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娼门女侯 >

第118章 贬为庶民

时间:2013-09-26 21:28来源: 作者: 点击:
阅读娼门女侯 满座衣冠雪,俱是观潮人 第118章 贬为庶民.

    赫连胜拍了拍手掌,便有一名身穿绯衣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匍匐地跪倒在地上,连眼皮都不敢抬起来。

    “你是何人?”太子率先发出声音,语带质问。

    年轻男子瑟缩地抬起头来,竟露出一张妖冶艳丽的面孔,一时人人皆吃惊不已。

    这年轻男子名为李龙,人称五郎,天生白皙貌美,兼善音律歌词。原本算是名门公子,奈何父亲早逝无人管束,他又性喜眠花宿柳,常常挥霍无度,花光了钱财后就开始典当珍宝古董,接着卖了祖宅田地,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他甚至连同祖坟也都一卖了之。等一切都卖完了,这位除了糟蹋钱外什么也不会的公子便只能流落街头,好在他还写得一手好词,便漫游秦楼楚馆以此为业,不知怎么便讨了金玉的喜欢,成了她的入幕之宾。

    李龙一直瑟瑟发抖个不停,几乎连腿脚都软了。他的目光不时悄悄抬起来,在满堂华客身上一一扫过,当最后落在江小楼身上的时候,对方只是向着他微微一笑,目光清澈无比,像是压根感觉不到暴风骤雨即将来临,他不由惊得眼皮一跳。瞬间只觉畏惧的心情一下子膨胀开来,几乎迫得他透不过气来,只能手里死死攥紧了袖口,一言不发。

    赫连胜的唇畔缓缓勾起一丝笑意:“你自己告诉大家,你是什么人。”

    “回禀各位贵人,我……不,奴才是国色天香楼的词客。”他的声音隐隐颤抖,面上的肉皮在抖动个不停。所谓词客,不过是替青楼女子写曲的落魄文人罢了。

    赫连胜的笑容更深,眸子里难掩得意之色:“你是国色天香楼老板娘的相好,时常在楼中一住就是半年,楼中的女子你应当全都认识才对。那我问你——”他突然伸手一指,径直落在江小楼的身上,“你认识她么?!”

    江小楼垂下眸子,面上含着不动声色的冷笑,一旦被李龙证明自己的来路,等于间接证明刚才赫连胜所言的一切都是真的。事实上,李龙的确见过她,不但见过,还曾因为与金玉的婢女私通被江小楼发现过,但那时候小楼并未告诉金玉,她并非同情可怜他,不过是觉得那个只有十六岁的婢女太傻太冤枉。如果李龙与人有染的事被金玉知晓,她舍不得自己花言巧语的情郎,第一个放不过的就是那婢女。但李龙今天可不是感恩图报来了,他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要指认江小楼。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为利益作恶,卖身也好,杀人也罢,在他们看来都是理所当然。

    庆王面上弥漫了一层寒意,他并不信赖这自称是郡主的年轻女子,因为不管如何今日庆王府的脸面都丢尽了。一个曾经沦落青楼的郡主……想想都觉得头痛欲裂。他忍住满腔的怒气:“还不快说!”

    庆王妃只觉喉咙里一阵火烧火燎,想要开口争辩,却硬是发不出一句声音。她的心头此刻也涌起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怀疑,难道自己当真认错了人,难道雪凝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难道小楼不过是利用自己,难道……难道这女子才是……

    尽管她从前一口咬定郦雪凝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但如今当另外一个与自己形容无比酷似的女子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她却又起了一丝无法自控的希望,如果这才是她的女儿,那雪儿等于还活着——虽然现实冷酷,她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活着啊!

    李龙遭遇逼问,却一直颤抖着肩膀,不敢吭气。

    萧冠雪已经放下了酒盏,目光慢慢落在了李龙的身上,不知为何,他隐约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这预感来得如此突然,连他都有一种捉摸不定的感觉。原本一切顺利是好事,可如果太顺利了呢?江小楼,独孤连城……谁都不是省油的灯,竟然这样轻松就叫赫连胜大获全胜,简直是天方夜谭。如果现在江小楼步步紧逼,推翻证供,萧冠雪还会觉得胜利在望,可偏偏对方过于冷静,几乎是没有半点反抗,任由他们随便指责,不妙,恐怕是大不妙!

    赫连胜心头不禁有些急躁,上前一步厉声道:“刚才不是还说的呱呱的么,叫你说你怎么不说了?你说她们三人都是国色天香楼的红牌姑娘,还说过江小楼擅长琵琶,一曲惊鸿,是国色天香楼第一的摇钱树,甚至大吹大擂说连杨阁老也是她的入幕之宾!”

    “满口胡言乱语!”一直静默不语的杨阁老重重把酒盏掷在桌上,脸上是无比难看。他一直努力不让江小楼过去的经历曝光,因为他觉得这个可怜的女孩应当有一个顺畅的人生,不该再牵扯到过往中去。可他忘记了,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有些人在黑暗中蠢蠢欲动,随时准备把江小楼拉扯下来。

    “阁老,您是三朝老臣、德高望重,对陛下向来忠心耿耿,竭诚辅佐,遇有不平之事,您总是据理抗争,从不委曲求全,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真可谓陛下的肱骨之臣,国家的中流砥柱!可您与江小楼无亲无故,毫无瓜葛,为何总是竭力替她辩解,为何一心替她开脱?恕我设想一下,您与她是否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只怕……不是学生与老师这样简单吧?”赫连胜面上带着微笑,这笑容带着三分隐秘,两份暧昧,甚至是一分险恶。

    杨阁老气得脸色发青,一时恼怒到了极致,猛然站起身却突然又捂住了胸口,冷汗涔涔而下。阁老夫人连忙上去搀扶住他,对着赫连胜怒目而视:“你这个黄口小儿,竟然敢如此无礼?!”

    赫连胜冷笑一声,不以为意。杨阁老早已垂垂老矣,又有何惧?往日里人人都敬他、畏他,可若一个人被捧得高了,一旦拉下神坛,他就什么都不是了。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臣子,和一个美貌温柔的青楼红妓,想也知道彼此之间干净不了,杨阁老如此帮助江小楼,正好替他送来攻讦的借口,啧啧,好一段风流韵事!

    江小楼眼见杨阁老气急败坏,捂住胸口说不出话来,知道他定然是心口疼又犯了,心中十分难受,终于有起身反驳之念,恰在此刻小蝶附身过来:“小姐,醇亲王传信,小姐切勿轻举妄动,此事交由他处置。”

    江小楼一怔,旋即望向独孤连城的方向,对方正好向她望过来,那双静若幽潭的眼中含着静静的笑意,分明是胸有成竹的模样。她平日心思机敏,瞬间已经转过弯来。

    对,不能反驳,至少不是现在。

    太子轻轻叹息了一声,惋惜道:“阁老是文坛泰斗,受人敬重,只可惜他人老了,垂垂暮年,老迈不堪,想过有美人相伴、其乐融融的安生日子也不奇怪。安华郡王,你要求阁老如同年轻时候一样嫉恶如仇,甚至不惜和自己喜*的玩物决裂,岂不是太强人所难了吗?”

    赫连胜纵然恶毒,太子此语更是诛心。世人皆知,杨阁老是个秉性正直的人,当年陛下刚刚登基之时,听闻京城有一位王姓官员家中女儿美貌出众,品行高洁,便想要将其纳入宫中,备为嫔妃。杨阁老一听说这女子早有婚配,便立刻进宫觐见,皇帝以为此是小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区区一个女子何必大惊小怪,谁知杨阁老却极为恼怒,怒斥皇帝淫人妻女,触犯法律,皇帝听后便吩咐人去调查,王家畏惧皇帝权势,拒不承认女儿早有婚配,于是皇帝以诬告为由,下令杖责阁老二十。后来这王姓女子入宫前,却坚持自己早有未婚夫,竟赶在宫轿上门前投湖自尽。如此一来,皇帝大为追悔不安,很是自责,并且重重抚慰杨阁老。正因为阁老能够犯言直谏,从不退缩,所以皇帝和文武百官都对他很是感佩。按照道理来说,遇到这种事情大家都应当站出来维护阁老的声誉,可没有任何人这样做,大家都冷漠地望着,眼含着严厉的指责,那眼神带着审判与嘲讽、不屑。

    江小楼看得很清楚,这些权贵手握大权、身份尊贵,但他们并非内心强大的人,恰恰相反,他们十分担心有一日会失去手中握有的一切,所以他们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保持着冷漠、忌惮的态度。他们不能真正信任一个人,也不能完全膜拜一个人,他们内心隐藏的嫉妒与仇恨随时等待机会发泄。杨阁老平日里因为直言不讳得罪了许多人,这些人往日里畏惧他的权势和名声不敢与他当面为敌,现如今自然巴不得他倒霉。而另外一些曾经信仰过他的人,一旦阁老身上有了污点,就仿佛变得罪大恶极,在他们的眼中连半分可取之处都没有了。

    “天啊,江小楼真的是青楼女子,亏得我那日还和她同席!”周素素快人快语,此刻轻轻蹙起眉头。

    杨应莲袖子掩唇,难掩笑意:“为了掩饰自己的过去,居然与杨阁老……啧啧,偏偏挂着老师学生的名堂,真是龌龊!我都叫你不要与她亲近,偏是不听,这下可好了吧?!”

    孙归晚微微一笑,轻轻叹息一声:“可惜啊可惜,这样一个美貌温柔的姑娘,居然有此等出身。”

    第一次见到江小楼,她就替她觉得惋惜,若这女子生在朱门锦户,不知会何等风光,没成想商门小户出身就罢了,竟然还曾沦落青楼,好容易成为郡主却硬生生被拆穿,从此后必定打回原形,真是可怜人。

    赫连慧神色微微一变,似是无比哀戚的神情,唇畔却悄悄浮起一丝难以形容的微笑,慢慢地对江小楼说:“小楼,这可怎么办呢?”

    她的声音十分温柔,仿佛感同身受的痛苦,一副关怀的模样。

    江小楼置若罔闻,清丽的面孔沐浴在辉煌的烛海里,依旧是那样的动人心魄。漆黑的瞳孔里有一丝淡淡的冷嘲慢慢浮起来,然而面上却是一派温柔平静的神情,仿若别人谈论的不是她,鄙夷的也不是她。

    所有人从内心已经相信江小楼只是个出身卑微的青楼女子,一个娼门女子居然敢攀附上庆王府成为贵女,这简直是狂妄可笑,罪大恶极!他们不会同情她的遭遇,更不会怜悯她的人生,他们只会指责、指责、指责,不停地痛斥江小楼不知礼数,无耻之尤!

    “住口!”庆王妃突然站了起来。

    赫连胜望着她,眼底带着胜券在握的微笑:“母亲,我知道你十分心疼瑶雪,可你不想知道谁才是你真正的女儿吗?死去的那个瑶雪郡主不过是冒牌货,眼前人才是你亲生的女儿啊!你好好看一看,她的容貌与你是不是有三分相似?”

    女子闻言连忙道:“娘,我记得小时候您经常抱着我在梧桐树下唱歌,那时候家里的花园很大,池水是碧绿色的,里面有许多红色的锦鲤不停地游来游去,那时候我还曾问你那锦鲤能不能吃,娘还笑我说我糊涂,说那锦鲤是陛下所赐,父亲一直十分*惜,绝不许我胡闹,这些话……娘你都忘记了吗?”

    庆王妃浑身一震,眸子里满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一片质疑声中,江小楼语声漫漫:“瑶雪郡主走失的时候不过只有四岁,居然能记得家中的锦鲤,还记得当时王妃与她说的每一个字,可真是叫人稀奇。”雪凝印象里很多东西都是模糊的,包括童谣,包括母亲的容貌,包括王府里的一切,可眼前这个女子却说得一丝不差,显然是从安华郡王口中得到了准确的信息。王妃抱着瑶雪郡主纳凉的时候,身边不会没有婢女仆妇,这些人便是真正的突破口。瑶雪郡主不记得的事,她们这些成年人怎么会不记得?只要有心寻找到当年负责伺候的婢女仆妇,一切问题便会迎刃而解。

    赫连胜冷笑一声:“江小楼,到今天你还在强词狡辩。一个青楼女子居然敢如此大胆冒充郡主之友,更堂而皇之地成为庆王府的义女,甚至蒙蔽了皇后娘娘,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像你此等女子,最应该千刀万剐、以儆效尤!”

    庆王妃的脑海突然浮现起郦雪凝温柔甜美的模样,她轻轻转头望着江小楼,对方的面上并无责怪怨恨,只有淡淡的悲悯。过去的一幕幕从心间辗转而过,转瞬之间庆王妃便立定了主意,她大声地道:“不,你不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已经去世了,你才是冒牌货。”

    那女子吃了一惊,颤声道:“娘,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骗子连亲生的女儿都置之不顾?她根本就不是我的朋友,她只是国色天香楼的……”

    赫连慧轻轻扯了扯庆王妃的袖子,满面担心:“母亲,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您千万不要发表意见。”

    庆王妃看了她一眼,难掩眼底失望的神情,旋即她一点点在对方惊诧的眼神里抽出了袖子,目光直视前方,语气平静到了极点:“只有雪凝才是我的亲生女儿!至于你,我压根不知道你是何人找来,竟然如此诬蔑雪凝和小楼!小楼虽然出生商户,却是洁身自*、矜持有礼,连皇后娘娘都赞许有嘉,从头到脚她哪里像青楼女子?!赫连胜,原本家务事我不准备拿出来说,可你今日实在是做得太过火了,你想要为顺夫人报仇雪恨,直接冲着我来好了,拿一个无辜的弱女子开刀算是什么本事?亏你读了那么多年的圣贤书,自诩为文武双全,其实就是个心胸狭窄、不知廉耻的小人!往日里不敬嫡母,无视尊卑也就罢了,今天居然还敢弄个冒牌货来蒙骗大家,真真其心可诛!”

    赫连胜挺直了胸脯,大义凛然:“母亲此言差矣,江小楼不但害死了顺夫人,甚至还妄图霸占王府!我是在拆穿奸人阴谋,替母亲你擦亮眼睛,这才是真正的大孝!”

    为打倒江小楼,赫连胜先是找出一个假冒的瑶雪郡主,再接着又找出李龙证明江小楼的确出自国色天香楼。事实上,江小楼的确与当年红极一时的桃夭极为酷似,满朝权贵未必没有人能认出来,却从未有任何一人出来指认。毕竟从前大多时候她都是浓妆艳抹,与如今的素净妆容完全判若两人,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人有相似在所难免,谁能当真肯定她的身份。今日赫连胜本可以直接拆穿江小楼的身份,根本不必弄个冒牌郡主,但曾经沦落青楼虽然会给江小楼沉重一击,必将声誉受损、英名尽丧,但只要庆王妃护着她,根本动摇不了她的根基。因为出身青楼不是罪过,只是污点,但如果冒认身份、妄图欺骗,尤其对方还从皇后娘娘手中捞了一个郡主来做,那性质可就大不一样了。欺骗皇后娘娘,一样是死罪难免。

    一言以盖之,赫连胜要的是江小楼的性命!

    满殿的人都望着江小楼,眼神里满满都是恶意,鄙夷,折辱。此刻,独孤连城俊美的脸庞上忽然微现笑意:“安华郡王,话题扯开太远了,这位证人还未作证吧。”

    李龙瑟瑟发抖地抬起头来,面上渐渐显出一种豁出去的神色:“陛下,这一切都是安华郡王的阴谋,他先收买了这个女子,又给我黄金一百两让我指证明月郡主出身青楼、假冒皇亲!陛下,我与郡主无冤无仇,怎能做出这等丧德败行的污蔑,更何况殿前说谎是罪犯欺君,要诛灭九族的啊!”

    赫连胜脸色变得煞白,万没想到李龙竟然会当堂反悔,他急急扬声喝道:“你胡说什么!”

    皇帝目光变得冷沉,呵斥道:“你住口,让他把话说完!”

    李龙虽然极度害怕,却还是梗着脖子道:“我在国色天香楼里呆了三年,从未见过明月郡主,可你却偏偏说她是国色天香楼的红妓,还给我那么多的银子,就是为了让我冤枉无辜!我是害怕你的权势,所以才暂且答应下来,欺君之罪祸延九族,我怎可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害了李氏一族数百口的性命!陛下,求您替我做主,今日说了实话,只怕我就走不出宫门了!”

    赫连胜一颗心顿时沉浸在冰水里,他的手下意识地握紧成拳:“李龙,你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当初你口口声声要除害,今日竟然——”

    “陛下,我要揭发安华郡王的阴谋,这个女子是他找来的假郡主,其实不过是三百里外一介船娘而已,什么自小与亲生父母离散,呸!安华郡王千方百计找上她,不过就是看她容貌与王妃酷似,为了能够取信王妃,他还特意找来名医,想方设法替她点上那颗红痣,说……用什么水一洗就掉!陛下若是不信,大可以请宫中太医一试!”李龙还嫌弃临阵叛变不够狠辣,毫不犹豫再捅了一刀。

    若请了太医来验看,很快便会拆穿一切。女子吃了这一吓,猛然变得脸色惨白:“是……是郡王给了奴婢银子,奴婢实在是迫于郡王权势才不得不答应的呀,陛下,求您饶命,饶命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拼命地在地上叩头,心头无比悔恨自己一时贪财竟然应了此事,几乎连肠子都青了。

    萧冠雪长长叹了一口气,赫连胜大势已去,无可挽回。

    皇帝眉眼之间满满都是怒气:“赫连胜,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安华郡王的身上,他的脸孔由白变青,由青又转黑,最后化为一片死气沉沉,一张嘴唇张张合合,几乎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庆王妃冷冷睨视着他:“赫连胜,我断想不到你居然会为替顺妃报仇而出此下策,你那亲娘是自己做错了事才会被王爷惩罚,此事又与小楼有什么相干?你要记恨就记恨我好了,怎么可以想出这样的恶毒的招数来冤枉她!”

    众人立刻便想到上回在庆王府发生的一幕,曾有人口口声声说江小楼是他的妻子,拿出的却是谢瑜的物件。今天赫连胜故技重施,竟想出冤枉人家出身青楼的阴招,若非李龙当殿反悔,只怕江小楼真是跳进护城河也洗不清了!

    一个女子的名节何等重要,赫连胜一而再再而三挑衅江小楼,目的不过是为了打击庆王妃而已,这一切都是庆王府的内斗,却偏偏选在今日这样重要的宴会上抖出来,赫连胜简直是目无君王,无齿败德!

    江小楼这才起身,盈盈摆倒:“陛下,娘娘,小楼自入府以来就一直不得兄长喜欢,这一点大家都是知道的,可我万万想不到他竟会憎恨我到这个地步,甚至不惜犯下欺君之罪,也非要陷我于绝境。唉,早知如此,小楼情愿离开王府,也好过见到母亲为难——”

    赫连胜一口气没喘息过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面上是没有血色的惨白,他不是被江小楼压跨的,而是被欺君之罪四个字给生生压跨了。怎么办,怎么办,他该怎么办?李龙和假郡主都已经承认罪行,指证他是幕后主谋,他罪犯欺君,该怎么办!

    皇帝无比失望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向着庆王道:“这原本是你的家务事,朕不该随便插手,但是既然闹到朕跟前来了,朕也不得不管。”

    赫连胜额头一滴冷汗落到了青砖之上,他几乎立刻便要抬起头向太子求救,可现在若是他敢把太子拖下水,那太子第一个就绝不会放过他。至于萧冠雪……对方不过是送了个与王妃相貌酷似的美貌女子给他,一切主张都是他自己所为,人家压根没有插手此事。思及此,他的身子不由自主颤栗起来,他感到无比后悔,原本他不会做出这样自毁城墙的事,可问题的关键在于顺妃的死给了他很大的打击,他虽然表面上竭力装作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可事实上他感到畏惧,他畏惧江小楼的力量,也畏惧对方的残忍,于是想到先下手为强,谁知却会被人反将一军,落到这个地步实在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庆王跪倒在地,脊背隐隐颤抖,原本坚毅的面容此刻已经一派风霜之色。他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赫连胜罪犯欺君,若皇帝真正追究起来,只怕他一颗脑袋压根就不够砍的!自己如果贸然替他求情,非但救不了他,只会连累整个庆王府。

    皇帝看着庆王的模样,隐隐察觉到对方心里的难处,便转头道:“皇后,你认为如何?”

    皇后不冷不热地道:“陛下,养不教父之过,如果王府是个有规矩的地方,一个庶子也不会当众指责自己的母亲偏袒,更不会毫不知耻地当着众人的面自曝其短。这里是皇宫,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地方。陛下素来宽宏,不会计较这种不懂事的东西,但太过宽仁反倒放纵了恶人,将来上行下效,彻底失了体统和规矩。依我看……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看着王妃份上,这欺君之罪就罢了,只是从此以后他再不该立足于朝堂之上,否则定然贻害社稷,祸及百姓。”

    赫连胜一颗心猛然沉了下去,眼睛陡然燃烧起来,却只能死死佝偻着背,一动不动地跪着。

    皇帝便点了头:“既然皇后如此说了,那就免了赫连胜的死罪,剥夺他一切封号,贬为庶人,下去吧。”

    赫连胜跪着一动不动,如同化为一尊雕像,没有半点反应。

    皇后冷冷地挑起眉头:“为何还不谢恩?”

    赫连胜猛然闭目,深吸一口气,心头窜起一只长着獠牙的凶兽,已经就要当殿跃出。关键时刻,庆王狠狠踢他一脚:“不要命了!”

    他陡然清醒过来,浑身却已经被冷汗湿透:“谢主隆恩。”刚刚要站起身,却因为膝盖一软,几乎又跌倒在地。左萱并未站起来替他求情,不过是静静望着他,一步一步,脚步蹒跚地离开了大殿。

    众人很快转回目光,一个失败者而已,不值得任何人关注。

    皇帝微笑着举杯,若无其事道:“刚才发生的一切大家都不必放在心上,来人,起乐。”

    皇帝一声令下,便有无数美貌女子依次而出,她们的身形随着乐声,忽而散开忽而聚拢,轻盈旋转若雪花飘舞,妖娆妩媚像翩飞的蝴蝶,静态中含着一种自然的动感,兼具端庄文雅之美。只可惜没有多少人认真看舞蹈,大多数人的眼神都落在江小楼的身上。

    在一片神色各异的眼神中,庆王妃突然伸了手过来,握住江小楼的手,柔声道:“不要受那些人的影响。”

    江小楼只是轻轻点头,她很感激庆王妃在关键时刻替她说话,如果不是王妃在最后一刻选择站在她的身边,赫连胜不会败得如此惨烈。只是——今天独孤连城早已预料到了结局,所以才会请小蝶来传那句话……

    宴会结束,宾客各自归家,不少贵夫人却特意找到庆王妃,将她好生安慰了一番,而此刻江小楼却并未立刻离开,反而等到独孤连城出来,才微笑道:“今日,我得多谢你的鼎力相助。”

    冷冽的寒风中,独孤连城眸色深沉,俊秀至极,脸上却只是轻笑:“从今以后,不会有任何人再拿你的过去威胁你,冷饭是炒不香的。”

    江小楼一愣:“你——”

    独孤连城眼底光华璀璨,流光溢彩:“我比赫连胜更早一步找到李龙,所以这一场局注定他的惨败。既然揭穿你身份的事情已经被证明是假造,今后就不会再有人故技重施。”

    江小楼瞬间明白过来,赫连胜力证江小楼是国色天香楼的红牌姑娘,结果却落到一个被贬为庶民的下场,今后便有人想要旧事重提,也不会有人采信了。堵住别人的嘴巴只会让流言蜚语传播得更广,这才是真正釜底抽薪的主意。但一着不慎,就会满盘皆输,今天的一场戏着实是过于惊险。

    江小楼只觉一股暖意直撞向心窝,却忍不住道:“你该早日告诉我的,也免得我措手不及——”

    “你当然不会措手不及,你还有左萱……依我看,安华郡王妃不过是假意原谅丈夫,根本目的不过是为了暗中监视他而已,只是过早用出这步棋,于大局无益。”

    “不论如何,我应该谢谢你,和平地解决了此事。”江小楼并不直接回答关于左萱的问题,只是轻轻一笑,面带感激之意。

    独孤连城知道她为人谨慎,却也并不当面拆穿,只是看着她一笑:“如今局势越来越危险,裴宣也已经回京,我希望你可以暂敛锋芒,有任何事必须要和我先商量,明白了吗?”

    江小楼心头一动,竟被他那如同幽潭的目光给震了震,旋即她深吸一口气,才慢慢道:“我明白,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提醒。”

    一道声音却斜插进来,带着不阴不阳的笑意:“二位在这里谈些什么,怎生如此开心?”

    眼前的公子玉冠束发,锦衣翩翩,面孔比美貌女子更艳上三分,一双眸子里流光溢彩,正是顾流年。

    江小楼看了顾流年一眼,神色淡漠:“原来是顾公子,好久不见。”

    “郡主贵人多忘事,刚刚不是还在宴会上见过么——”顾流年深深望了她一眼,目光却陡然转向了独孤连城,愈发怒面上越是沉着,“醇亲王,商人难为,亲王更难为,从商人到亲王的感觉如何?”

    不知为何,当他远远瞧见江小楼和醇亲王并肩而立,心头便隐隐浮现一丝莫名的情绪,再眼见江小楼竟然没事人一般,压根就不曾注意到自己,慌乱便猝然涌上心头,话中难掩嘲讽之意。

    独孤连城神色自若,笑语寒喧:“由乞丐变成宦奴,感觉又如何?”

    顾流年脸色瞬间变了,独孤连城看起来文质彬彬,没想到居然如此毒舌,往日里他竟小看了对方!是啊,明明是前太子余孽,居然能在皇帝眼皮子底下活到成年,往日里太子不知使了多少阴招,他却依旧活蹦乱跳的,还有余力帮助江小楼……光是这份心智就非常人可及。好一会儿,他才发出声音,字字句句却是从齿缝里迸出一般:“醇亲王果然好口才,佩服,佩服!”

    “过奖,顾公子才是当时俊杰。”独孤连城面上蕴着淡淡的笑意。

    顾流年目中慢慢升起一丝寒意,似提醒似警告,语气阴晴不定:“醇亲王,如今太子殿下视你为眼中钉,预将你先除之而后快。与一国储君为敌实在是大大不智,你应当知道自身的实力,不该以卵击石。最重要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你若真心关怀明月郡主,离她远一些不是更好?”

    江小楼望向顾流年,一时莫名其妙。顾流年为何突然关心起自己的安危,她虽然帮助过他,可那不过是小恩小惠,似他这等狡诈阴险的枭雄,一心只想着往上爬,这点恩惠又怎么会萦绕于心?顾流年如今已经彻底取代了权督公,成为皇帝的亲信,专司负责整个京城的守备。皇帝给予他监督朝廷官员的特权,甚至连太子都在他的监视范围之内,所以他的权势极大,就连太子和三皇子都在竭力地拉拢他,他为何总是盯着对他毫无用处的自己,这不是太奇怪了么?

    独孤连城眼神微微一闪,早已看出了顾流年的心思,面上不动声色道:“顾公子,你结仇太多,敌人无数,说这话不会脸红么?”

    顾流年愕然,素来奸猾的他反倒被温文儒雅的独孤连城逼到了死角,一时冷笑一声正待反驳,却突然听见江小楼声音淡漠地道:“如今月光正好,二位既然有此雅兴,不妨就站在这里慢慢谈,小楼先告辞了。”

    眼见着小蝶替江小楼披上大髦,对方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顾流年本还有话要说,却终究忍住了,没有当场叫住她,独孤连城却轻笑起来:“喜欢一个女孩子,未必就要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摒弃其他人的接近。”

    “你说什么?”顾流年猛然转过头来,用一种极阴冷的目光看着独孤连城。在江小楼面前,他的神情还是温和的、嬉笑的,甚至是示弱的,可当对方离去,他眼底的血腥之气慢慢浮了上来,渐渐带了一丝隐隐的杀机。

    独孤连城并未因他面上狰狞神情而有丝毫怯懦,只是神情平淡地道:“小楼的个性你应当很清楚,她不喜欢别人勉强她,更不喜欢别人欺骗她。若要追求,你尚不够格。”

    “独孤连城!”顾流年突然在身后叫了一句,可是醇亲王却头也不回地径直走了。

    宫门口,顾流年站在原地迟迟未动,他的幕僚前来寻他,见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底似乎隐隐有血光跃动,不由心头一跳:“公子,您怎么了?”

    “独孤连城,他日必成我心腹大患!”顾流年的声音很慢,语气很平缓,神情却极为认真。

    “这……不会吧!”

    哼,不会?!这男人看起来性情温和,恬淡如水,可仔细一想,他的身世异于常人,各方势力警惕觊觎,表面看生活在富贵繁花乡,实则根本就是虎窝狼侧,危机四伏。从前顾流年也为对方的平静外表所欺骗,当真以为他是个淡漠无趣的人,可现在细细想来,光是这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度,把一切人等都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手段,就让人觉得赫然心惊。

    “公子,你可能是多虑了,独孤连城没有野心,寻常也不参与政务。”

    “不,绝非我多虑!”顾流年目光深沉,斩钉截铁地道,“从头到尾他的面上没有半点动容,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到这样平静如水、淡漠从容?能够做到这一点,是何等的忍功和心机,明明图谋甚大,却在所有人面前作出一派温文儒雅的君子之风,这种人不可怕吗?”

    ------题外话------

    有娃怀疑证人是吴子都,他是不会出来的,因为此君有把柄在江小楼的手上……而且为了指证江小楼,弄不好惹一身骚,对于他这样的世家子弟来说是赔本买卖……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