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娼门女侯 >

第111章 顺妃之死

时间:2013-09-26 21:28来源: 作者: 点击:
阅读娼门女侯 满座衣冠雪,俱是观潮人 第111章 顺妃之死.

    年轻得宠的姜夫人煞白着脸被抬出去,一时震惊整个王府。好端端的去王妃院中赴宴,出来的时候却是脸色苍白、身体虚弱,实在是引人疑窦。

    大夫匆匆忙忙地赶进去诊治,其余人等都坐在外间等候,因为情况特殊,庆王妃拘了所有人都不许回去,都在外头熬着。

    江小楼捧着一盏茶,看着婢女们来来去去,行色匆匆。她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面上扫过,唇畔浮起淡淡的笑容。在王府里呆的时间不长,她已经全看明白了。在这里生活的主人,每天吃着山珍海味,穿着绫罗绸缎,出门前呼后拥,言谈受人吹捧,看起来过得极好。可惜任何一个人都是孤孤单单,身边伺候的婢女心怀鬼胎,不知何时就会把你给卖了。王府上下,每个人都像是戴着面具,一睁开眼睛就得登台,夫妻之间疏远,婆媳之间较劲,兄弟姐妹之间也没有真心话。所有想说的想做的都必须憋着,一切都是预先编排好的台词。什么时候不小心犯了错,这一生也就走到头了。现在想想,她到底把雪凝送到一个怎样的地方来了啊……

    庆王急匆匆地赶来,目光在每一个人的面上阴沉扫过,最终却是一言不发,冷冷地坐了下来。

    帘子一掀,大夫走了出来,所有人立刻将目光投向他,他面色沉凝地禀报道:“姜夫人这不是病,而是服了毒。”

    “服毒?!”庆王妃怔住,猛然站了起来,面上竟无比意外。

    庆王连忙追问:“夫人服用了什么东西,为何会无缘无故中毒?”

    “这——”大夫看向庆王妃。

    庆王妃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立刻道:“王爷,今日我请大家聚一聚,姜夫人也在被邀请之列,考虑到她身怀有孕,我特意命人准备了适合她的菜肴,就连酒都是不醉人的樱桃汁酿制,出事之后我已经命人封存了所有物品,若是王爷心存疑虑,还是一一检查为好。”

    庆王的目光笔直地望着庆王妃,见她满脸坦然,心头疑虑稍稍减轻,立刻吩咐人带着大夫去查验。大夫急匆匆地去了,剩下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

    左萱脸上满是惊讶,道:“若说今天这桌菜有人下毒,咱们可都是服下了,谁也没问题啊。”

    蒋晓云瞧她一眼,只是低头垂眸,一言不发。

    顺姨娘一身素衣,发间不戴钗环,只有鬓边戴一根小小的秋菊簪子,悄悄依着墙根站着,与往日里的春风得意判若两人,看着十分楚楚可怜。庆王一眼看见她,立刻想起当年她第一次进府的时候也是这样怯生生的,很是惹人怜*,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除了眼底下有了三两根细碎的纹路,那眉毛那眼睛还与从前没什么分别。

    “别在那里站着了,你也坐吧。”庆王突然开了口。

    顺姨娘眼汪汪地看了他一眼,只是在最末尾的红木椅子上坐下,偏着身子一副受欺压的模样,庆王看着心头变得更软,心中想到或许自己太过疏忽了,等过段日子就恢复了她的位份,也好让她日子好过些。毕竟给他生下出色的两子一女,这功劳铁板钉钉,谁也比不上的。

    顺姨娘把一切看在眼中,心头暗暗一喜,面上却不动声色。

    大夫很快进来,向众人道:“夫人不是中毒,而是有人在酒里头下了附子粉,这东西寻常人吃了不碍事,但因为含有乌头碱,乃是孕妇大忌,若非我来得及时,只怕夫人这回非得流产不可——”

    庆王满面不敢置信,他看着庆王妃,目光陡然变得阴寒:“这是怎么回事,你在酒里下了附子?”

    庆王妃倒抽一口冷气:“王爷,我无缘无故下附子做什么,翩翩姑娘的位份还是我抬上来的,我若真要害她,何必把人弄到自己院子里来再下手,法子不是多得是么?”

    “王爷!”突然一道清凌凌的声音响起,众人向幔帐方向望去,只见翩翩一身单薄的衫子,脸色惨白地依在婢女身上勉强支撑着走过来,“您怎能责怪无辜的王妃,她若想要害我,怎会用这么愚蠢的法子,分明是有人栽赃嫁祸,挑拨离间啊!”

    庆王妃亲自设宴招待众人,出了问题第一个受到怀疑的当然是王妃本人,她应当没有这样愚蠢,此其一。王妃地位尊崇,乃是王府主母,翩翩入府不过二月,身份到底卑贱,王妃若要处置了她压根不必下毒,直接拖出去发卖王爷也说不出什么,此其二。

    “自从翩翩进府之后,王妃一直对我多加照拂,小心*护,若非是她的抬举,翩翩哪里能成为王爷的身边人。我相信王妃定做不出这样恶毒的事,请王爷切勿怪责无辜之人,冷了王妃的心肠。”翩翩条理清晰,轻言细语,口口声声都是在替庆王妃申辩。

    庆王未料到出现这种局面,一时完全愣住:“若非王妃,又会是什么人这样恨你,竟然要害你流产——”

    翩翩眼角瞥了一眼顺姨娘的方向,只是垂下眼去,长长睫毛抖动得厉害,却只是声音低微地道:“这……这我也不能知晓,可能是我终日陪伴在王爷身侧,又得到王妃*护,引来小人的妒忌吧。”

    翩翩身边婢女彩霞此刻终于怯生生地道:“王爷,奴婢瞧见是——”

    “不许胡言乱语!”翩翩急忙呵斥,一副不愿意多言的模样,分明打算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说,你在大家面前说个清清楚楚!”庆王却沉了脸,大声吩咐。

    翩翩眼圈立刻就红了,彩霞赶忙道:“奴婢瞧见在斟酒的时候顺姨娘仿若不经意地把右手小尾指伸入酒杯里头——”

    “你说什么?!”顺姨娘正在心头暗自得意,巴不得翩翩这一胎流产才好,此刻听了这话一时如坠冰窟,猛然站了起来,声音都变了。

    蒋晓云心头咯噔一下,立刻转头看向赫连笑,两人的脸色都隐隐发白,她们分明瞧出,眼前这出戏码就是针对顺如意而来的。赫连笑手指无声地攥紧了,绣着牡丹花的帕子一下子团成小小一团,开口的时候就连声音都是发抖的:“彩霞,你别血口喷人,这些话也是随便可以浑说的!”

    彩霞被呵斥了这一声,顿时扑通一声跪下,头上朴素的蝴蝶簪子一抖一抖,倒叫每个人心头都跟着一颤:“奴婢若有半句虚言,但凭主子们发落!奴婢人微言轻,不敢诬蔑顺姨娘,但姜夫人待奴婢不薄,奴婢绝不会眼看着外人下毒而不做声,哪怕事后王爷要打要杀,奴婢都认下,只求王爷看在我家夫人对您一片痴心的份上,好好护着她,切莫让她着了那些奸诈小人的阴谋诡计!”

    江小楼轻轻放下茶盏,抬起眼皮瞅了顺如意满脸震惊的神情一眼,不由轻轻叹了口气。当初你怎么对别人,今日便有人怎么对待你,可见不是没有报应,而是要耐心等待罢了。

    庆王妃目光慢慢变得冷漠,声音亦如寒冰:“顺姨娘,我只是一时好心摆下宴席让你们重归于好,你嫉恨姜夫人得宠就罢了,万不该用这样毒辣的手段,冤枉我也就罢了,姜夫人还怀着身孕,你也是做母亲的人,怎么下得去手!”

    听她口口声声严厉指责,顺如意的脸色变得雪白。她目光猛然射向翩翩,那如同淬了毒箭的眼神,几乎恨到了极致。

    江小楼慢条斯理地开了口:“顺姨娘,不管如何气恼、如何嫉妒,也不该做出这样恶毒之事。一石二鸟本是好计策,可一旦被人拆穿,只会落到被人嫌弃的地步,你是个聪明人,何苦因为一时妒忌做出这样愚蠢的决定呢?”

    “明月郡主,不过凭着一个丫头三言两语,你就断定姨娘有过错,未免太过武断了。难道这丫头不会被人收买,难道姜夫人不会一早和丫头串通好了来陷害?你说顺姨娘因妒生恨,我看却是未必,说不定是姜夫人瞧见王爷旧眷仍在,心头不忿,才会故意给自己下毒,借机会除掉姨娘——”赫连笑忍住气,一字字清晰地分析道。

    顺姨娘立刻被提醒了,旋即换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扑倒在庆王脚下,声声泣血道:“王爷,我与你这么多年情分,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好好想一想,过去我是如何待王爷,如何待王妃的!如今不过翩翩进了门,难道就能抹煞我的一片痴心?王爷,从来只闻新人笑,哪听旧人哭,我早已断了争宠的心思,只想着远远望着王爷就够了!纵然我千不好万不好,自己也有三个子女,哪怕为了子女计,也断做不出这种毒辣的事儿啊!”她一边说,那珠泪越发哀婉动人地流了下来。

    庆王微微蹙眉,他看着顺姨娘死死扣住自己衣摆的纤细手指,脑海中莫名浮现很多年前的一幕。那时候顺姨娘还年轻着,她总是喜欢把各种彩线放在笸箩里,静静坐在他的身侧,每逢他从烦扰的俗务中抬起头,便瞧见她姣好的面容,那洁白的贝齿轻轻把线咬紧,十个手指上下翻飞,打出的络子漂亮得叫人移不开眼睛。

    那时候的顺姨娘美好、青春,到如今她的鬓发已经染了风霜,眉眼生出了丝丝细密的纹路,唯一不变的是她在他心中的地位,不论到了什么时候,他都不会忘记正是这个女人陪伴着他度过了整整二十年的春秋岁月。庆王刚硬的心不由自主软了下来,正想开口,却听见翩翩悲伤至极的声音:“王爷,我知道我陪伴你的日子短,情分比不上顺姨娘。翩翩明白事理,更不愿意王爷为了我舍弃旧*。只求您拨给我一座小宅子,不,哪怕送我去庵堂,让我在那里老死残生也好,省得别人瞧我不顺眼,千方百计的要害我。我怕,我真的是怕极了!”

    庆王一时急了,一把甩开顺如意,冷声道:“不许去,哪里也不许去!你是我的夫人,要去哪里得经过我的同意!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辱你。”他停顿片刻,终究下定了狠心,“来人,把顺姨娘捆起来,执行家法!”

    听到执行家法四个字,顺如意整个人如坠冰窟,她看向庆王,满脸不敢置信。从前她最拿手的哭闹,最拿手的哭诉,如今都被另外一个女人学了去,不,翩翩根本是青出于蓝胜于蓝,配上那楚楚可怜的容貌,凄楚动人的哀求,庆王如何能不动心?只是这一幕实在是太过讽刺,讽刺得她心头几乎在滴血。

    立刻便有人遵命上来拉扯顺姨娘,她突然咧开嘴巴,仓惶大笑了起来:“翩翩,你好本事,果然好本事!我不如你,但你也别太得意了,别人不过利用你来打击我,等我倒了台,人家未必放得过你!”

    翩翩见对方形容憔悴,状若疯癫,立刻受到惊吓,一下子投入庆王怀中,不安地颤抖着。

    “别怕,不过就是一个疯妇而已。”庆王搂着娇娃,语气不由自主温柔下来。

    庆王妃坐在旁边看完了全程,顺如意陪伴庆王这么多年,一直被他当作心肝宝贝宠着,旁人碰一下都是羞辱。可今天在他的口中,顺如意竟然变成了一个疯妇。大凡以色事人者,色衰而*弛,*弛则恩绝,顺如意容颜渐渐衰老,从前的百般手段再也施展无力,便是攻陷庆王的最好时机。可新人不过三言两语,二十多年的情分就变得无足轻重,男人的心肠实在太狠、太冷,让她瞧了都觉得心灰意冷。

    赫连笑额头上冒出冷汗,肩膀抑制不住瑟瑟发抖,张了张嘴似乎要求情,蒋晓云却扯住她的袖子,向她轻轻摇了摇头。从伦理上来说,顺如意的确是赫连笑的亲生母亲,但她如今只是一个侍婢,不管她是否在姜夫人的酒杯里下毒,王爷只听从一个婢女的话便判了罪,这是从未有过的,说明顺如意的宠*已经彻底消亡。在这种情况下,为一个侍婢求情,无疑是主子们贬低身份的行为。

    江小楼默然望着对面每一个人的反应,心头冷笑:有奶便是娘,这一家子的品行也真够可以!

    “啊——”门外传来顺如意的凄厉惨叫,赫连笑心惊肉跳,手指不由自主地藏进了袖子里,只有死死扣住掌心,才能控制住心头惊恐的感觉。她一眼瞧见对面的江小楼,对方身上穿着粉紫色八幅褶皱裙,银白色镶边,却有一颗*琥珀别针嵌在领口,别致而有趣。然而那琥珀之心却藏了一只极为细小的昆虫,显然是猎食之时困死其中——赫连笑心头一颤,赶紧低下头去。

    很快,尖叫声变成了打板子的闷响。挨板子,痛得发狂不算大事,丢人现眼才是第一等的。让下人们把衣服一扒,外袍褪下来,不管你是下人也好,姨娘也罢,半点情面都不会留下。作为主子,她当然可以拥有豁免权,最多不过是被幽禁罢了,谁也不会有胆子把板子落在她的身上,可一旦变成侍婢,情况就大不一样。按照王府的规矩,挨打的时候肉直接挨到板子,不许垫中衣,因此顺姨娘必须裸着下半身,趴在众妈妈跟前,一五一十地挨打。

    江小楼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对付非常之人,当用非常之手段。刚进入王府的时候,她先是按兵不动,观察庆王和顺如意的习性、脾气,再挨个击破。多方寻觅后,她选择了翩翩,这个女子比顺如意更美貌、温柔,手段也更高超。先拢住庆王的心,离间他和顺如意之间的感情,待到顺如意因为女子天性的嫉妒开始发狂,就是江小楼动手的时候。故意露出丹药的破绽,然后请来了郑浩,让他们兄妹二人合演一出戏。这计策原本有不少错漏,却也因为顺如意的配合变得天衣无缝起来。等顺如意被贬为侍婢,便将她送到翩翩身边,耳濡目染,日夜刺激,叫她亲眼看到翩翩和庆王是如何恩*,叫她也感受一下王妃这么多年来忍受的痛苦。

    庆王不想再听人求情,只是吩咐道:“王妃,要打多少,你自己看着办吧。”

    庆王妃应道:“是,王爷。”

    顺如意被打得皮开肉绽、奄奄一息,忽然板子却停了。她隐约听到有人慢慢走到她的身边,那声音极轻,极浅,却步步恍若踏在她的心头。微微抬起眼睛,看到一双五福捧寿的绣鞋,鞋帮两侧是用大红丝线绣成的四只蝙蝠,鞋尖正中有一只大蝙蝠,翅膀整个鼓起来成为一个寿字,中间则嵌着一颗明珠,熠熠闪着光华。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温柔美丽的面孔,那声音无比柔和,却在此刻叫人觉得心惊胆战。

    “顺如意,现在你可后悔?”

    顺如意已经被堵住了嘴巴,不能回应。小蝶上前拔掉了木塞,顺如意呸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水来,冷笑道:“江小楼,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怪只怪我小看了你这个贱人,竟以为你已经黔驴技穷,谁料还有这种奸招!”

    江小楼不觉微微一笑,这二十多年来,顺如意凭借一己之力与庆王妃分庭抗礼,王妃有的是雄厚的娘家背景,还有皇后的鼎力支持,可顺如意又有什么,她什么都没有。说到底,她是凭借自己的力量才站稳了脚跟。身为女子,最重要的就是争夺丈夫的宠*,这点江小楼并不认为她错了。可她用的手段太过卑劣,完全超过了正常妻妾之争的范围,甚至把脏手伸到雪凝的身上,不惜出卖对方巩固自己的地位,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不过,顺如意有句话说的不错,并没有什么是非善恶、正义邪恶,有的只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失败者没有资格抱怨,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吞!若就这么轻松被打死,委实太过轻松了——

    江小楼转头向庆王妃,笑道:“母亲,毕竟顺姨娘是郡主的生母,郡主出嫁在即,还是不应闹出什么风波来,不如顺水推舟,放了她吧。”

    顺如意吃惊地看着江小楼,一时分不清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庆王妃望着皮开肉绽、狼狈至极的顺如意,轻轻叹了一口气:“难为你如此宽容,好,就放了她吧。不过从此之后将她贬去下人房,我再也不想看见她。”

    顺如意被人放下来,却还睁大了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她,口中冷笑不止:“江小楼,你以为除掉了我,这事就解决了?你可别忘了,真正的罪魁祸首还逍遥法外,那人是可是你得罪不起的!”

    江小楼淡淡一笑:“顺姨娘,你是想要拿此事与我做交易么?”

    顺如意面皮抽冷一笑:“不用说的这么难听,不过是等价交换罢了。端看你是不是愿意拿人情来换,不,也要看我愿不愿意告诉你。”

    江小楼神色平静如水,语气也是无比和畅:“顺姨娘,世上终究没有不透风的墙,你所说的一切早已经没有价值,你就慢慢留着吧。”

    顺如意不禁浑身颤抖起来,她瞪着江小楼,像是看见什么恐怖的怪物,颤抖道:“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江小楼并不回答,只是轻描淡写道:“你让王妃吃了这么多年苦头,多少也该收些利息回来。更何况雪凝的事你也参与其中,放了不少烟雾故意迷惑我。人一死就万事皆空,这笔账我总不好追到地狱去与你算,你说对不对?”

    顺如意只觉得浑身开始颤抖,牙齿也不住咯咯作响,隐约觉得对方留下自己一条活路绝非是善意,只怕是……

    江小楼明澈的眼望着对方,眼神清亮,笑意分外温柔:“你放心,我不打你,也不骂你,从此以后你就是王府里一个倒夜香的婆子。只要你老老实实倒你的夜香,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不,这绝不可能!我为王爷生下二子一女,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我不服,我不服!”顺如意心中砰砰一跳,脸色比刚才挨打的时候还要苍白,失声叫道。

    庆王妃见她如此执迷不悟,不由摇头:“婢妾永远只是婢妾,若你超过了自己的身份,妄图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必定要付出代价。来人,送顺姨娘去下人房,从明日起这府里的夜香就都交给她了。”

    听到王妃所言,众人对视一眼,便将顺如意提了起来。

    顺如意那连绵不绝的咒骂骤然响起:“江小楼,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吧!我不要倒夜香,我不要!”她一边大声喊着,一边双腿拼命踢蹬着。从身上流下的鲜血弥漫了一地,一阵风过来,满腔都是血腥之气。

    庆王妃远远望着,眉目哀凉,心头不知为何却又涌起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

    王府上上下下共有一百八十一间屋子,却没有一间厕所,各屋子都是把炭灰积存起来,解大手用恭桶盛炭灰,完了必须用盖子盖好;解小手用便盆,然后倾倒在恭桶里。从上面的主子到下面的奴婢,每人都有一个恭桶,装满之后自然需要清空。刚开始王府每天清晨必须有专人收集各屋恭桶里的秽物,将它用小车一直运到门外,交给挨家挨户收集夜香的人。然而京城如今居住人口达到百万之众,每日产生的粪便数量极为可观。如果等着粪夫一家一户来收集,只怕等到明年也排不上队。于是王府早在一年前便专门修建了一个化粪池,专门挖在王府最偏僻之处,经过精心设计,上面用盖子盖得严严实实,防止臭气熏出来。

    顺如意现在的工作便是天不亮就收集各屋的恭桶,把污秽之物倒入化粪池,然后把所有的恭桶刷洗干净,确保王府里没有臭味。当然,这份工作量大,沉重,王府内从事这项工作的一共是十名粗使妈妈,顺如意因为是被王妃贬斥,便被分配到最苦最累的活——倒马桶、刷马桶。

    顺如意从来都是养尊处优,何曾做过这种活计,三天不到就已经消瘦得不成人形。到了第四日,她实在忍受不了,趁着看守的人不注意,悄悄溜到花园的假山后面藏了起来。等到赫连笑从假山旁经过的时候,她才突然扑了出来,一把扣住赫连笑的手臂,嘶声道:“女儿,救救娘吧!”

    赫连笑只闻到一股恶臭袭来,一连惊骇地倒退了两步。

    顺如意以为对方没有认出自己来,连忙道:“女儿,怎么你连娘都不认识了吗?”

    赫连笑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一声粗布衣裳,钗环全无,泛着红丝的眼下两个乌青的眼袋,一双原本白皙柔嫩的手上此刻满满都是黄褐色的不明物体,浑身都散发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臭味。赫连笑不自觉地转身预呕,婢女们也纷纷掩住了鼻子,只是垂着头不敢吭声。

    “笑儿,你怎么了?娘在和你说话,你为什么不应?”

    赫连笑好容易才克制住那翻江倒海的呕吐,忍了又忍,终究没能忍住,勉强说道:“顺姨娘,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你说什么?”顺如意把脸一沉,“别人都踩着我的头这也就罢了,你可是我的亲生女儿,难道也跟着一块把我往下踩?”她一边说着,一边眼泪鼻涕齐下,显然是伤心到了极致。从前她还是侧妃的时候,赫连笑也亲亲热热管她叫一声娘,可如今身份却大不一样,对方是主子,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奴婢,但这也无法改变她们是亲生母女的事实啊!

    赫连笑面上难堪,只能装作听不懂:“姨娘这是说的哪里话,好端端的你怎么又哭又闹,是谁欺负你了?”

    顺如意抹了一把眼泪,眼睛越发怨毒:“我是你亲娘,你却把我当作外人看,口口声声都是姨娘,这是谁教你的道理!”

    “姨娘!”赫连笑恨她不知轻重,从前叫她一声娘,是因为她有侧妃的位分,哪怕是个夫人,叫声娘也算名正言顺。可如今她被罚了去倒夜香,自己难道还能认她做亲娘不成?从前她也想方设法替她周转,可如今已然知道无望了。一个马上就要做皇子妃的人,却有这样寒碜的母亲,叫她如何是好?顺如意如果识相,就不应该再在人前出现,偏偏她日日夜夜都在自己跟前晃荡,简直就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折磨。

    赫连笑显然是恼羞成怒,发间的金步摇一颤,珠玉缠金散发出流光,碧玉串珠轻轻荡漾,说不出的贵气逼人。

    顺如意盯着对方,胸中气血都在翻滚:“眼下我连下人都不如了,看到我这样,你有脸面吗?”

    赫连笑咬了咬牙:“姨娘,这是父亲的意思,人人都依从着,难道你要我忤逆不成?一切都是你自己造的孽,做错了事就该自己承担,从前我是如何劝你的,偏你就是不听!如今落到这个地步,还来怪我?依我说王妃到底是个厚道的人,只要姨娘安静些,切莫再到处胡说八道,过个几年说不准王妃还能原谅你。她如今正要替我备嫁妆,若是姨娘心疼我,就再莫生事,等我嫁出去有了依靠,到时候自然会想法设法让父亲宽恕了你。”

    “你说什么,王妃给你备嫁妆?”

    赫连笑忍住气道:“王妃今日请我去便是要让我亲眼看一看嫁妆,她从自己的箱笼中找了许多宝物要为我添妆,王妃对我这么好,姨娘却偏来作贱我!你在这里大吵大嚷,倘若被王妃知道了,那才正经没脸!你口口声声说是亲娘,言行举止却是在羞辱,是要逼死我么?!”

    赫连笑一面说,一面不由自主滚下眼泪来,她的意思很明显:首先,顺如意是自己犯了错,怪不得别人。其次,这是王爷亲自下的指令,顺如意现在如果识趣,就应当安安分分,跑到这里来闹只会让彼此都没有颜面。最后,王妃如今正在为赫连笑准备嫁妆,万一把对方逼急了,随便找个什么借口推了这婚事,到时候才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彼此都没什么好处。

    赫连笑说来说去,不过是怕婚事黄了,简直自私自利到了极致!顺如意没想到自己教出白眼狼,不由咬牙切齿:“光想着庆王妃,上赶着去攀附,你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吗?小心人家翻脸,第一个收拾你!”

    一听见顺如意这么说,赫连笑一张俏脸煞白:“姨娘,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若总如此执迷不悟,我也没有法子!”

    顺如意早已气得浑身发抖:“好啊,你果然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翅膀都还没长硬,就把我这个亲娘给忘了,任由我在这里倒夜香,风吹日晒受尽苦楚!好,你攀你的高枝去吧,我倒要瞧瞧,你能有什么好下场!”

    赫连笑满面怒气,用力想挣脱她的手指,扯了几下都没能挣脱,当下怒气更大,简直眼睛喷火,扭头怒声道:“还不快把顺姨娘拉走,在这里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

    原本已经赶来却躲在一旁不敢吱声的仆妇这才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顺如意。顺如意大声地道:“我是顺妃,谁敢拿我如何?!放手,你们都放手!”

    赫连笑抓紧机会,匆匆离去了。一名仆妇冷笑一声:“什么顺妃,你如今不过就是个倒夜香的婆子,和我们也没有什么两样,没瞧见连自己亲生的女儿都不认你啦!快走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按照现实的规矩,赫连笑必须认王妃为母亲,从前顺妃得意的时候,赫连笑还能叫她一声娘,可是如今她已经是一个下人,被王爷所摒弃,若是赫连笑再不跟着见风转舵,只怕王府很快就没有她的一席之地了。但顺如意此刻顾不上许多,她心头把这几个儿女也恨到了极致。从她倒夜香开始,赫连笑就对她避如蛇蝎,向来孝敬的安华郡王也是避到衙门再不回来,这摆明着就是眼不见心不烦!她越想越是生气,偏巧看守她的人又道:“那边的恭桶还没刷干净,还不快去?”

    顺如意气得浑身发抖,却是被人硬逼着去了。

    傍晚时分,庆王妃正和江小楼坐在屋子里叙话,一口茶含在嘴巴里还没有咽下去,却突然瞧见朝云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朝云一矮身,道:“王妃,出事了!”

    庆王妃抬起眸子,看了她一眼:“出什么事了?”

    朝云面上有一丝犹豫:“顺姨娘在倒恭桶的时候不小心摔进了粪池,人救上来已经没气儿了!”

    “摔进粪池?”庆王妃心头一震,一下子站了起来,随即满面愕然地看向江小楼。

    江小楼只是两手一摊,面上表情十分无辜:“母亲不必这样看着我,我好端端在这里坐着,什么都没有做。”

    庆王妃难以置信,情不自尽喃喃自语:“好端端的怎么会摔进去……”

    朝云把打探来的消息和盘托出:“听说是今儿早上顺姨娘跑到花园里见丹凤郡主,谁知反被训斥一番,兴许是伤了心,一时想不开就栽进粪池里去了。”

    庆王妃又缓缓地坐了回去,摇了摇头道:“要死也得找个干净地方,栽进那种地方算是什么意思……不,不会是想不开的,她那个人最是心窄,决不肯自杀的。”

    朝云面上似有些嫌恶,低声道:“王妃不知道,那顺如意被人拉上来的时候满头满脸都是阿堵物,鼻孔里眼睛里塞得满满的……浑身又脏又臭,连收尸的人都不肯上前。丹凤郡主听说以后,却是压根连最后一面都不肯去瞧,当真薄情得很……”她说到这里,意识到自己太过多嘴,不由赶紧住了口。

    庆王妃却忍不住叹息一声:“从前她的儿女们依附她、仰仗她,现在却都纷纷厌弃她,连亲生母亲死了都不肯去一眼,不知叫我该说什么才好。”

    江小楼冷笑一声:“这是她教育儿女的方式有问题,没有教育出孝顺的孩子,只拼命叫他们奔着利益去。所以母亲,虽然雪凝不在你的身边,世子又是个十分腼腆的孩子,可他们毕竟都是*着你、关心你的人,你比顺如意要幸福。”

    庆王妃沉默良久,终于说道:“算了,给她一口薄棺,安葬了吧。”

    朝云应了一声:“是,王妃。”

    待朝云退出去,庆王妃却还是望着江小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江小楼不觉莞尔:“母亲,真的不是我做的。”

    “那就是翩翩——”

    “对,姜夫人只是其中一个可能,但我觉得也有可能是某人不愿意她再活在世上现世,所以才想出来这样阴损的招数。”

    庆王妃却是满脸惊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说赫连笑?!不,不会的,她虽然不孝顺,却也不可能做出这么可怕的事啊!”

    “母亲,让一个人痛苦的活着,比让她痛快的死去要有意思,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顺如意。而翩翩么……她的目的不过是争宠,顺如意变成一个倒夜香的婆子,王爷再也不会多看她一眼,顺如意早已经没有任何危害,她根本没有必要在对方身上费心思。其实,若没有发生早上那件事,我不会怀疑到赫连笑的身上去。母亲还记得吗?当时她想要为自己的亲生母亲求情,可当你提起那门婚事,她的口气立刻就变了。为了自己的婚事,她可以眼睁睁看着顺如意受罚,可见她有多想成为三皇子妃。而如今的顺如意,非但不能帮助她,反而成为她的耻辱,将来更会不断拖累她……所以,她会动手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庆王妃瞪大了眼睛,实在难掩心头的惊骇。赫连笑高贵典雅,柔弱矜持,她或许是对亲生母亲淡漠了些,但杀人——这可能吗?

    江小楼看着庆王妃的表情,面上仍旧淡淡的笑着:“一旦人想要得到某件东西的欲望到达巅峰,她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会做出许多违反常理和伦常的事。”

    庆王妃说不出话来,只觉得一股阴寒之气从足底升上来,连全身的骨头都跟着痛。

    ------题外话------

    叶词姑娘送花花求表扬啦,大家一人一口,扑过去亲她,用热情的口水糊她一脸!

    亲*的们,中秋节快乐!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