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娼门女侯 >

第109章 互飙演技

时间:2013-09-26 21:28来源: 作者: 点击:
阅读娼门女侯 满座衣冠雪,俱是观潮人 第109章 互飙演技.

    “是,不止如此,还有这张符咒。”楚汉递来一张*的符咒。

    江小楼接过他手中的黄符,上面画满了她看不懂的符号,不由紧紧皱眉:“你确定谢瑜和雪凝的死法一样?”

    楚汉喉咙有些哽咽,却还是坚持着道:“死法、伤痕,甚至那根铁钉都是一模一样,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我还将尸体也带回来了,如果你要看——”

    江小楼缓缓摇了摇头:“不必了。”

    庆王妃紧紧攥紧了手心,语气难掩恨意:“是她,一定是她!”

    看庆王妃面色发白,江小楼轻轻叹了一声:“母亲,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事已至此,伤心也是于事无补,请你保重。”

    庆王妃手心几乎掐出血痕来:“就因为雪凝与太子曾经有过往来,所以才会遭到她的毒手,她的嫉妒之心,实在是令人发指。”

    江小楼望着手中黄符,目光慢慢变得深沉。她一直想方设法试探太子妃,可对方十分狡诈,寻常方法都没有办法撼动,唯一能用的鱼饵只有谢瑜。所以江小楼才会明知谢瑜故意设下陷阱,却依旧一脚踏进去,根本目的就是引太子妃出手。若太子妃果真内心失衡,对待自己的情敌不遗余力,那这一回她也很难忍住。过去江小楼一直以为铁钉入脑是对情敌的痛恨,但目前看来,似乎并不止如此。

    庆王妃实在难以忍受,禁不住失声痛哭,她的肩膀不停地抖动着,泪水顷刻间打湿了衣襟:“那……顺夫人和安华郡王,在此事中又扮演什么角色?”

    江小楼望着她,语气平缓:“雪凝是王府郡主,要杀死她不是光靠太子妃就可以,必须要有内应。看样子,顺夫人是为了对付母亲,才会毫不犹豫地出卖雪凝。”

    庆王妃气得浑身发抖,一手把桌子上所有的茶具都扫在了地上:“贱人!”

    江小楼将手中符咒折起收进袖子里,微微一笑道:“母亲不要心急,第一步咱们先从解决内患开始。”

    庆王妃猛然抬头,眸中一亮:“你有法子?”

    江小楼只是轻轻弯起唇畔,道:“小蝶,替我去请翩翩姑娘来一趟。”

    第二日一早,翩翩在小蝶的引领下,进门穿过别致的门楼,走过一条铺花小路,进入宣和厅。这里临轩遍植挂花树,长年绿叶扶疏,是江小楼专门用来接待客人的小花厅。此时,江小楼正扶着厅内栏杆远眺,身上只穿了一袭旧藕荷色罗裙,显然是家常的打扮。听见窸窣的脚步声,江小楼回过身来。

    翩翩面上立刻恭敬地带了笑:“郡主传唤翩翩,有什么事吗?”

    翩翩是靠着江小楼的提携才能进入庆王府,不管是身份还是背景,一切都是江小楼帮她安排得妥妥当当。若无对方伸出援手,她又怎能成为王爷的新宠。但江小楼行事谨慎,从未在人前流露出特别的亲近,也从未召过她来见面,今日的破例叫人心生疑窦。

    江小楼只是笑而不语,将一只锦盒推到了她的面前。

    翩翩面上露出一丝疑惑,美丽的眸子依旧闪闪动人:“这是?”

    江小楼神色温和地道:“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你的容貌再美丽,手段再高,也不过就这两三年风光,还是早日生下儿子,才能在王府真正立足。”

    翩翩当然很清楚这一点,顺夫人之所以多年来屹立不倒,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她有二子一女,在王爷心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别看翩翩现在受到庆王宠*,但想要真正站稳脚跟,第一要务就是得生下一男半女。毕竟庆王如今已不年轻,若有个万一……等待翩翩的将是被发卖的命运。

    “可是……这和锦盒有什么关系?”

    江小楼唇畔带着浅浅的笑意:“你打开来瞧瞧。”

    翩翩打开了锦盒,里面装着十颗赤金色的丹药,不由眼皮一跳:“郡主,这是何意?”

    “庆王已经人到中年,再想得子十分困难,王妃和侧妃都已经有了儿子傍身,只有你一无所出。这是能够帮助你求子的丹药,只要每天定时给王爷服下,一切就会水到渠成。只是生男生女……要看老天爷的意思和你自己的造化了。”

    翩翩面上露出喜色,旋即却又忍不住狐疑:“郡主,这药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翩翩是个精明的女子,她很早就意识到生子的重要性,为了有孕,她甚至还请了一位风水先生来看,把她的房间分出吉利的四个方位和不吉利的四个方位,并且大动干戈,将大床、梳妆台、桌椅的位置都摆放在延年方位,以求大利子嗣。所以从这方面出发,立刻便引起了她的兴趣。江小楼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不由轻笑起来:“你放心吧,我是王爷的义女,总不至于要下毒害他。更何况,你是我引荐入府,这药又是我给你的,若真的出了事,我哪里跑得掉。”

    翩翩当然不是傻瓜,王妃不得宠,所以才需要自己来固宠,如今翩翩已经把顺夫人挤兑到了一边,王妃自然心情大好,对她更是和颜悦色。如今江小楼说得入情入理,翩翩也自然信服。她知道江小楼和伍淳风关系很好,那武道长很有神通,曾帮助不少大户人家看过风水、求过子嗣。若这次果真能成,她何愁不能在庆王府彻底站稳脚跟,于是不禁喜上眉梢,盈盈拜倒:“若我果真得子,一定不忘郡主大恩大德。”

    江小楼伸手虚扶了一把,翩翩顺势在一旁轻轻坐下,却是已经面上绯红。

    江小楼见对方眉梢眼角难掩得意,却只是淡淡道:“翩翩姑娘,不要高兴得太早,王爷这一个月来虽然大多在你那里,可却也没有完全忘记顺夫人,不是吗?”

    翩翩眼眸一沉,下唇咬碎了唇上红红的口脂,口中却只是温柔道:“郡主,顺夫人得宠多年,深得王爷宠*,绝非我一朝一夕可以撼动。我出生微贱,能得到王爷青睐便已心满意足,再也不敢多求。”

    江小楼眼睫扑闪了几下,扬起一丝灿烂的笑:“真是个傻姑娘,男人的宠*都是有限的,分给对方越多,留给你的就越少。好好想想,你要用什么样的手段,才能夺走王爷全部的注意力。”

    翩翩蓦然就觉出什么,在她年轻的心中,自然也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成为王爷身边最重要的人。王妃毕竟是正妻,身后有雄厚的家世背景,顺夫人努力多年都没办法撼动,更遑论是出身卑微、无法立足的自己。可顺夫人却完全不同,她独霸王爷宠*多年,地位看似不可动摇。但论起来美貌和手段,却远逊于自己……翩翩当然希望自己可以完全取代顺夫人。但她在王府中地位未稳,必须好好筹谋才敢动手。此刻被江小楼三言两语一挑拨,翩翩的心立刻就活络了。

    “郡主,顺夫人多年来嚣张霸道,横行无忌,对王妃再三不敬,连我这个外人瞧了都心有不忿,若是王妃有心,我愿意效犬马之劳。”翩翩明眸朱唇,容光慑人,年轻的眼睛里扬起的是毫不掩饰的野心勃勃。

    江小楼一声轻笑:“王妃说过翩翩姑娘是个懂事的人,如今看来果真如此,将来定是前途无量。”

    翩翩隐约觉得江小楼别有用心,可是眼前那巨大的利益和繁花似锦的前程,让她不由自主动了心。她绽开一丝笑颜,很妩媚地道:“一切听凭郡主差遣。”

    两人各怀心思地一笑,初步达成一致。

    傍晚时分,庆王回府。按照他平时的习惯,每天下朝之后他都会先到顺夫人处看望,然后再去翩翩处歇息。他刚走进院子,远远就看见顺夫人在门口候着,乌黑发间戴着白玉簪花,碧翠色的衣裙素淡雅致,他快走两步,*怜地道:“怎么特地站在风口上等我,快进去吧。”

    顺夫人的房间与奢望的王府看起来有些格格不入,她不喜欢在博古架上摆满珍品古玩,反倒装满了各种古代典籍,墙上舍弃了价值连城的名画,只选择淡雅幽深的山水图,让人一走进其中,就不由自主地感受到内心的安宁。伺候着庆王在宽大的塌上坐定,她亲自为庆王献茶,然后一面给庆王削梨,一面与他闲话。

    顺夫人将洁白的梨递过去,微笑道:“王爷整日忙于国事,十分疲惫,我替您捏捏肩膀,去去乏。”

    庆王想想觉得不错,换了副笑脸道:“还是你最懂我。”说完他便放下梨,除去外袍俯卧在软塌上,顺夫人柔弱无骨地趴上去,细细地替他按摩起来。见庆王嘴角微勾,心情愉悦,顺夫人微微上挑的的眼角,划过一丝试探:“王爷最近似乎心情很好,可有什么喜事?”

    庆王觉得筋骨舒适,展了眉头道:“最近翩翩送了我一种丹药,每服下去都让人心情愉快,健步如飞,就连身体也比往日强健了许多。”

    顺夫人惊得一呆:“王爷,翩翩姑娘只是寻常女子,她又不懂练丹,不知从何处找来的野方,王爷怎敢用自己的千金之体来试药?”

    话没听完,庆王皱起眉头,唇角不耐的抿成线:“翩翩不会害我,你莫多心。”

    顺夫人心中暗恨,眸子里漾起火,却果断转了话题,柔声细语道:“王爷,最近我千方百计寻了一张百寿图来,想要请您品鉴。”

    庆王颇感兴趣,坐起身道:“拿来我瞧瞧。”

    顺夫人立刻命人把百寿图仔细地捧了来,笑靥如花道:“这和外面出售的百寿图大不一样,乃是我邀请京城百名长寿老人各写一小寿字,再亲自整理写入大寿字的笔画内,如果您将这幅图献给陛下,他定会很高兴的。”

    庆王十分惊讶,又仔细端详片刻,发现笔画紧凑,笔力遒劲,勾如露锋、点似仙桃,比寻常正楷更庄重肃穆、古朴圆润,不免赞赏道:“你果真有心——”

    顺夫人面上浮起红晕,声音柔和:“能替王爷分忧,是我的福气。若是王爷有心,我这里还藏了一些珍品,不若今晚王爷留下来,我替您细细介绍。”

    “嗯,”庆王应了一声,顺夫人心头立刻涌起一阵喜悦,然而庆王紧接着就是一盆冷水从头浇下:“这就罢了,今儿我还有事要办。”

    “王爷,您要去哪儿?”眼看着庆王下榻,顺夫人心头一沉。

    “我还有事,你先休息吧!”庆王挥挥手,毫不犹豫地离去。

    顺夫人抬头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满脸皆是愤怒。庆王虽然还按照往日的习惯,时常来她这里坐一坐,可是三不五时又会被那狐狸精勾走!她用尽了手段,竟然都没办法留下庆王过夜!越想越气,几乎手脚发颤,一把将那装着百寿图的锦盒惯在地上,随即快速把百寿图拉出来,一双鲜红丹蔻的手疯狂撕扯起来,一下、一下、又一下,直至将整张图撕成碎片。

    赫连笑在此刻掀开帘子进了门,一眼瞧见顺夫人满脸恼恨,一身是汗,连妆容都花了,面上大惊:“娘,怎么啦?”

    顺夫人面上神色几变:“瞧见你父亲了吗?”

    赫连笑犹豫了一下:“是,我刚瞧见父亲向那翩翩姑娘的院子而去。”

    顺夫人极为嘲讽地一笑:“如今他的心中已经没有我了,整天只想着那个小妖精!是啊,人家年轻又漂亮,自然比我强上百倍!”

    顺夫人的话尖酸刻薄,生生透出一股酸意,细细分辩,怨气极大。

    赫连笑一怔,转眼间却堆了满脸的笑:“娘,你和她置什么气,不过是个玩物,仗着年轻美貌才得了父亲青睐,从前又不是没有过的!五年前不是还有一个绝色倾城的女子么,容颜更胜翩翩三分,也不过就是半年的新鲜,父亲就把她忘在一边了,这个翩翩也不会例外。很快父亲就会回到您的身边,何必如此心急。”

    顺夫人却有一种敏锐的洞察力,她隐约觉得这回跟往常任何时候都不一样。那翩翩的确很有本事,把庆王迷得团团转不说,连自己都要靠边站。尤其从庆王服用丹药之后,他对自己越发冷淡,甚至连一晚上都不肯留宿。如果将来翩翩生下一儿半女,自己在这府中的地位便会大受动摇。她跟王妃不同,这辈子唯一的依仗就是庆王。如果失去了王爷的宠*,于两个儿子前程也没有好处,她越想越是惶恐,竟一时有些心颤。

    对王妃而言,庆王不能随随便便更改她的地位,哪怕再宠*顺夫人,祖宗家法在那儿摆着,由不得他全权做主,所以王妃可以不懂得讨好王爷,甚至可以对他冷脸以待、不理不睬。但顺夫人却不同,她的一切可以说都是王爷赐予的。庆王就是她的一切,因此这么多年来她不得不千方百计琢摩王爷的喜好,曲意奉承,万般讨好。让王爷高兴,就是她活着最大的目的。自己这么多年来精心筹谋,甚至不惜宠妾压主,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熬死王妃,凭借着自己二子一女的功劳上位。虽然从侧妃到正妃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一步她走了二十年,眼看就要成功了,却突然冒出来一个翩翩。现在她日思夜想,越发恐惧,因为自己这多年来的行为根本就是以下犯上。若非王爷护着不知道死了多少回,如今王爷的宠*越来越淡,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赫连笑见对方面色越发不好,连忙劝慰:“娘,无论如何你有我们这些子女,难不成还能叫她越过了你去?”

    赫连笑说的不错,不论翩翩如何受到庆王的宠*,顺夫人都为庆王生下了二子一女,女儿还即将成为三皇子妃,想也知道这门婚事会给她带来多大的荣耀。只要从今往后顺夫人谨言慎行,不再挑衅王妃,说不定还能有一条活路……可赫连笑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顺夫人是个女人,还是个已经被庆王捧在手心里宠*了二十多年的女人。她的心中对庆王除了算计之外,也是有无限指望和企盼的。一旦这种专注的宠*被别人夺走,掀起的将是滔天的怒火与嫉妒。赫连笑的劝慰并不能抚慰顺夫人,她的心反而变得更加暴躁。

    顺夫人口中道:“是,我不会跟她计较,你放心,我还有这个度量。”然而她的目中却燃起触目惊心的怨恨,不,这个翩翩绝对不能留下!

    送走了赫连笑,顺夫人立刻招来了一个人。这婢女一身青衫,面皮白净,恭敬地拜倒下去:“夫人,奴婢按照您的吩咐,一直悄悄监视着翩翩姑娘。果真发现她和明月郡主时有来往,而且关系十分亲密。奴婢还发现……那丹药便是明月郡主赠与的。”

    “哦,果真如此?”顺夫人的欣喜如同洪水一般的蔓延开,瞬间疯长。

    “是,奴婢已经偷了一粒丹药出来,请夫人验看。”

    顺夫人接过那粒金中泛红的丹药,面上滑过一丝冷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偏闯进来,这回可抓个正着,看你们如何狡辩!面上却越发温和地望着眼前的婢女,微笑道:“小慈,你果真机灵能干,我很满意。”

    小慈满脸笑容,悄声道:“不只如此,奴婢还发现翩翩姑娘昨儿下午跑到东边小花园的后门,特地支开了丫头,悄悄见了一位年轻公子。”

    “你说什么?”顺夫人温柔的眸子里,瞬间迸发出惊人的亮光。

    “奴婢眼睛瞧得真真的,绝不会有假!下午她在凉亭里赏景,突然只说身上冷,便让丫头回去取披风,又吩咐人去门口候着王爷,把四个婢女全都支走。奴婢觉得不对劲儿,就悄悄的跟着她,才发现她买通了看门的萧妈妈,悄悄放了外人进来!那年轻公子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两人虽然只是说了两句话就分了手,可若无古怪,为何要支开咱们。”

    顺夫人深吸一口气:“是不是有古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爷怎么想。你替我去仔细打听一下,那位年轻的公子到底是什么来路。记住,不可打草惊蛇!”

    “是,奴婢遵命。”

    目送着小慈离去,顺夫人笑得更深:“江小楼,翩翩,你们两人要抱在一起死,我也拦不住啊!”她的唇畔扬起一丝温柔入骨的笑意,但这笑意在深夜里,竟带着渗人的寒意。

    第二日下午,郑浩在王府的后门转了许久都不见翩翩出来,一时有些心急。他这边正焦虑着,忽然见到王府的后门打开,不见往日里看门的萧婆子,反倒跑出来年轻婢女,汗流气喘地道:“翩翩姑娘请您进去。”

    听了这话,郑浩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便要往外走,谁知那婢女又一招手,立刻上来两名护卫立时把他拽住,一起拥入府中去了。一路雕梁画栋,锦绣风景,他却因为心头过于惶恐而来不及欣赏,不知走进了几层屋舍,终于来到一座华丽的院落。婢女微笑道:“翩翩姑娘请您房中见。”

    这声音吹入郑浩耳中,他心头惶恐到了极点,失声叫道:“不,不,我不去!”

    这话还没说完,那眉清目秀的婢女却将他的手紧紧一捏:“怕什么,这是我家姑娘叫你进去呢!”

    慌乱之中,婢女已将他扯入房中。他猛然一下子跨入房门,迎面便是层层珠帘,珠帘后头的绣凳上端坐了一个十八九岁的美貌佳人,身着一身桃粉色艳丽长裙,腰间串以玉佩,轻轻压着裙幅。对方见了有男子进来,突然立起身子,惊诧地道:“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小慈立刻禀报道:“这位公子在外面死活闹着非要见到您不可,恰好碰着了明月郡主,郡主怕他闹出什么事来惊动了王爷,反倒不美,便令奴婢悄悄将他领了进来。翩翩姑娘,您放心,郡主做事十分小心,万没让他人瞧见,你们有话就快快说吧。”

    今日约翩翩在这里见面的是江小楼,领来的却是郑浩,实在是让人惊骇欲绝。然而小慈是一直在翩翩身边伺候的,平日里很是得力,翩翩面色变了数遍,终究长叹一声:“你出去守着。”

    小慈笑道:“那奴婢便在外面守着。”说完她便走到门外,悄悄将门掩上,却并不关死,只是凑到门缝细细听着。

    郑浩见房内已无旁人,一眼盯着翩翩,好半晌说不出话来,反倒是翩翩含着眼泪道:“依我的主意,你再不该上门来的!”

    郑浩生得一张俊俏的脸,同样含着满眼泪水,哽咽道:“你我的交情又不同外人,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难道叫别人知道了我还能害你不成!”

    翩翩叹息一声:“今日你这一来,若是让外人知道,还不知要给我惹出多大的麻烦。”

    郑浩连忙安慰道:“侯门似海,料想今生再难见面,我只盼着能见最后一面,也不枉费一场情分。你如此算是享福了,可怜我却日日夜夜替你担心忧愁,生怕王爷待你不好——”说到动情处,年轻英俊的公子泪如雨下。

    恰在此时,一个年长的妈妈领着一群人冲了进来,见到屋内情形不由满面怒色:“翩翩姑娘,王爷不在府上,你却收留男客,这是什么道理?”

    翩翩吃了一惊,震撼道:“高妈妈,您怎么在此处?”

    高妈妈专门负责掌管各院子的治安,算是王府的内总管,素来很受敬重,她刚才得了禀报,生怕闹出事来,立刻带着人赶到,此刻面色阴沉地道:“王府的规矩翩翩姑娘是知道的,要见外客必须通过王妃,你私自将男人领进府上,还有什么话说?来,与我去见王妃,咱们倒要当场说个分明才好。”

    翩翩满面惊骇,呼吸略见急促,望着高妈妈几乎说不出话来……

    庆王刚一回来,便听闻出了一桩公案,一时十分吃惊,赶忙进入大厅,见到全家都是面色沉沉地坐着,竟然一个不差,不由开口询问:“怎么回事?”

    王妃指着跪在地上的翩翩和郑浩,声音沉郁:“王爷回来的正好,这事我处理不了,还是你自己看着办吧。”

    庆王大为震惊,几乎可以说是目瞪口呆,捉奸?!

    顺夫人在一旁开了口,难得面色满是忧虑:“王妃,这管家的可是您,无论如何您也不能丢着不管呀!翩翩姑娘莫名其妙收留了一个男客,如今她又解释不出此人到底是何身份,依我看,必须重重严惩才是,免得乱了家里的规矩!”

    庆王脸色阴沉:“顺夫人,你说这话可有依据?”

    顺夫人淡淡一笑:“人证物证均在这里。”她一努嘴,王爷便看到跪在那里瑟瑟发抖的一对年轻人,不由火从心起:“翩翩,这是怎么回事?”

    翩翩刚才一直一言不发,让顺夫人得意到了极致,此刻她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越哭越是伤心,期期艾艾地道:“王爷,我虽出生微贱,却也不是那等不知礼数的人!这人不是旁人,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呀!”

    庆王浑身一震:“你说什么?”

    顺夫人冷笑一声:“这位公子,刚才你自报家门说自己是姓郑的,这位翩翩姑娘却是姓姜的,二位不同姓,如何是同一家出来的?”若说往日,她完全可以让别人出头指证翩翩,可如今她宠*渐失,那些人见风转舵,少有再愿意替她卖命的,不得不自己淌这场浑水。

    翩翩泪如雨下,满面凄楚,似是怯弱不胜的模样:“夫人有所不知,我在兄弟姐妹中最小,可惜家中贫困实在难以养活,父母不得已便将我送给了姜家抚养,后来跟着养父母四处奔波,说起来我们也失散了多年,近日刚刚相逢,我还没有来得及向王爷禀报。”

    “满口胡言,刚才你们在屋里说些什么,当没人知道吗?”顺夫人看向了婢女小慈,不动声色地示意她开口。

    小慈立刻道:“奴婢虽然离得远,却听见什么情啊*啊,他们两人还紧紧相拥……”

    听了这话,庆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

    顺夫人哀叹一声,眼底愤恨隐匿得极好:“翩翩姑娘,王爷如此宠*你,你却做出对不起他、有损王府声誉的事。事到如今,你大方承认就罢了,王爷心软,说不准还会放你一条生路,你何苦要编造出这样的故事,倒叫王爷心里更不快……”

    翩翩仰着脖子道:“王爷,你信我,我怎么会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子!”

    王妃轻轻一叹:“事已至此,这种事情必定得好好调查,不可误了人,也不可放纵。”

    翩翩含着眼泪,越发美艳不可方物:“是,请王爷查个清清楚楚,还我一个清白,我便感激不尽!”

    庆王瞧见她一副可怜模样,又说的痛心疾首,不禁有些迟疑,翩翩知道对方怜惜自己,心里一酸,不由放声大哭起来。

    庆王终究下了决心:“你们马上就去把郑浩的父母带来,我倒想知道,到底谁在撒谎!”护卫立刻急匆匆地去了。

    顺夫人也不着急,该调查的她早已调查过,郑家从未有过翩翩这个女儿,王爷注定白跑一趟。她只冷眼看着对方,慢慢地道:“这事暂且不提,还有一样——”说完,她取出一只锦匣,打开后露出丹药,语气带了三分警醒:“王爷,这丹药您还是不要再服了。”

    “这丹药怎么会在你手上?”庆王面上无比吃惊。

    顺夫人面上才有三分愧疚:“王爷,我只是担心您的身体,便想方设法取这丹药来,还求您先不要生气,听我把话说完。来人,请周大夫进来。”

    周大夫进了客厅,他一直都是王府的老大夫,可是自从王妃的药出了问题,庆王妃便不再用他,转而请傅朝宣来看诊。但周大夫医术高明,庆王对他还是十分信赖,所以他得以继续出入庆王府。此刻庆王妃目光冷沉地看了他一眼,周大夫心里一跳,只垂着头道:“见过王爷,王妃。”

    庆王妃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周大夫,好久不见。”

    周大夫只死死垂着头,不敢面对庆王妃冷漠的眼神。

    顺夫人提醒他别忘记正事:“周大夫,这丹药你应该已经验过,现在就请你向王爷说明,究竟这丹药里有什么?”

    周大夫咬了咬牙,立刻道:“这丹药乃是用铅沙和松青所炼,还含着地黄、茧丝子、鹿角胶、虎骨、人参等多种药方调配而成。”

    “好啦,直接说功效吧。”庆王妃满脸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周大夫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道:“这药固然一时有助房事,但若是长久用,必定会严重耗损,怕是服个半年……就会、就会静脉耗损,一命呜呼!”

    闻言,庆王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

    顺夫人面上难忍得意,目光格外阴冷地看了一眼江小楼,而对方却只是低头喝茶,对这一切恍若未觉。顺夫人以为她是在故作镇定,面上冷凝道:“王爷,您都听见了吧,想不到这翩翩姑娘为了固宠竟然不惜伤害王爷身体,真乃罪大恶极!您是知道的,我素来不是那等拈酸吃醋的人,许多年来从不曾与任何人为难过,若非她行事超过底线,我也绝不会在王爷面前揭露她,我全心全意……都是为了您啊!今天哪怕您要误会我,我也非说不可,这等蛇蝎女子,断不能容她!”

    翩翩哀泣不已,仿若难掩满心悲愤欲绝:“顺夫人,这丹药根本就不像你所说的那样,只不过是一般的养心之药,你分明是收买了周大夫,故意来陷害我!”

    顺夫人看她一眼,忍不住眉宇之间的痛心道:“翩翩姑娘,你我无怨无仇,我又为什么要陷害你?这丹药可是从你房中搜出来的,难不成我还能暗中做手脚吗?”

    庆王看着翩翩的眼神越来越冷,几乎结成了冰。

    江小楼抬起眼皮轻轻看了一眼,恩,两人互飙演技,要容貌有容貌,要眼泪有眼泪,要痴心有痴心,唱得一台好戏,简直妙极了。

    翩翩一张粉面哀婉动人,瞪大眼睛一瞧,突然失声大叫起来:“不,这不是我给王爷的丹药!王爷您瞧,这丹药是您平时服用的吗?”

    庆王半信半疑地取过丹药,登时面色微变,“不,这不是!”

    顺夫人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她猛然看向了小慈,小慈也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样。而此刻翩翩的眼泪如同水闸一样再也收不住,梨花带雨痛苦至极:“顺夫人,我知道你恨我夺了你的宠*,可也不应该如此陷害我呀!王爷,我房中还有数枚金丹,您大可以找人验看,是否如周大夫所说,是害人的丹药!”

    庆王立刻吩咐找其他大夫验看,半个时辰之后,自有大夫证明,翩翩给庆王服用的丹药只是养身健体所用,并不含有铅毒,更没有所谓毒气攻心、死于非命的说法。听完验证结果,顺夫人的心猛然沉了下去,她意识到这是一个局,而自己竟然愚蠢地一脚踏了进来!

    安华郡王起身,向庆王道:“父亲,顺夫人只是为您着想,可能过于心急弄错了丹药……”

    庆王挥了挥手,止住了赫连胜未出口的话。赫连胜不得已与赫连笑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都看到了不安的神情。

    江小楼捧着茶盏,眼底的笑意很淡很淡,几近于无。

    局势一下子扭转过来,顺夫人只觉得从脊背处窜起一股寒意,瞬间笼罩到了全身,一时整个人都僵住了。她的脑海在急速地思考着对策,以便应对接下来更大的风暴。

    似乎嫌顺夫人的脸还落得不够,很快护卫便带着郑浩的亲生母亲进来。那一身深棕色马面裙的中年妇人原本满脸惶恐不安,一瞧见翩翩,立刻泪如雨下,扑过来道:“儿呀,娘对不起你!”

    见她如此,庆王不由心头一松:“这位夫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妇人不过四十年纪,眼角眉梢却满是沧桑的纹路,伸出的手指也是坑坑洼洼,哭哭啼啼地道:“启禀王爷,这孩子生来是个闺女,家中又太穷,实在养活不了。我没法子,便将她丢在郊外……谁知她福大命大,居然三天三夜都不曾断气,我于心不忍,便把她重新抱了回来。只可惜终究养不起,只好把她送给自己的表姐,她早年远嫁到云州,日子倒还过得去……这次翩翩回京城便是为了寻找我们,可一来二去错过多次,好容易前两日她大哥才收到音讯,找到了这里,可翩翩到底不是自由身,不能名正言顺的见面,我又没脸见她,便让浩儿来看看——”她说到这里,满脸皆是为难神情,“我们的日子实在太难过了,就是上门来打秋风的,翩翩不好告诉王爷有这门亲,只好变卖了首饰来接济,她心里苦啊!”

    翩翩不由泪水流得更凶:“王爷,翩翩一直不敢说,全是因为家中贫穷,不得已变卖了王爷送给翩翩的首饰,求王爷责罚!”

    看着对面好一副母女情深的模样,顺夫人猛然跌坐在了椅子上,她缓慢地转过头,机械地看着江小楼,神情越变越冷,口中却突然嗤笑了一声:“好啊,原来在这里等着我!”

    捉奸,丹药,小慈的证言,一连串的事情加在一起,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与顺夫人有关!庆王脸色阴沉如冰:“顺夫人,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妒,居然会想出这样恶劣的法子来诬陷别人!”

    看到庆王阴沉的脸色,顺夫人顾不得怨怪江小楼,只变得面色煞白,喉咙里仿佛有沉沉棉絮堵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从前只有她陷害别人,何曾被别人陷害过,现在她总算知道山穷水尽的滋味。而此时赫连笑身上一个寒颤,连忙跪倒在地:“父亲,我娘不过是一时糊涂,才会冤枉了翩翩姑娘!看在我的份上,请您饶了她吧!”

    安华郡王也跟她并排跪在一起,面色焦急:“父亲,妹妹说的是,如今她出嫁在即,若是传出什么消息,三皇子那边咱们实在是瞒不过去呀!”

    一双心*的子女都跪下求情,庆王原本暴怒的火气慢慢平息,心头一软正欲说话,却突然看见翩翩满是泪痕,一脸娇弱无助的模样,简直楚楚动人到了极致,庆王原本想要宽恕的心一下子就冷了下去……

    江小楼把茶盏轻轻搁在桌子上,唇畔的笑意渐渐加深,想要蒙混过关,简直白日做梦!

    ------题外话------

    编辑:来来来,大渣小渣排队领盒饭,不要抢不要抢,全都排好队!

    小秦:→_→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