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娼门女侯 >

第108章 谢瑜之死

时间:2013-09-26 21:28来源: 作者: 点击:
阅读娼门女侯 满座衣冠雪,俱是观潮人 第108章 谢瑜之死.

    江小楼眼睛微微垂下,似乎正在思考,就在谢月以为没有指望的时候,她才轻轻抬起眸子,轻轻吐出一个好字。

    谢月面上露出一丝喜色:“请。”

    江小楼低声吩咐小蝶:“告诉太子妃,她等的机会到了。”

    小蝶一怔,立刻反应过来:“是,小姐。”

    转过蔷薇花丛,前面便是一座三面依水的飞鱼轩。轩门呈半圆形,如湖面明月初升,一路走上高高的台阶,地坪皆是梅花形状,锦缎绣鞋踏在其上,犹如梅花盛开,隐有暗香浮动。一名青衣小婢无声拱立,静静在轩门外伺候。

    金色的阳光下,先是瞧见一双粉红绣白海棠的绣鞋,慢慢抬头时,素色衣裙衬着白皙面孔,唯有一双冷艳的眸子潋滟闪烁,动人心弦。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谢瑜的话里隐隐带着一丝讥讽。

    江小楼唇畔笑意淡淡的:“外面人声鼎沸,谢侧妃却独坐小轩,真可谓用心良苦。”

    谢瑜仿佛听不出话中深意,眸色深深:“说话何必夹枪带棒,我可不是为了与你争执才在这里等着。”

    谢月眼见场面又一次僵持,连忙道:“四妹,不过是一点小误会,说开就没事了,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谢瑜面上似有触动,浓密的长睫遮住了眼底的神情,看似平静无波:“我在谢家呆了十多年,虽然众人当我是累赘,可父亲的疼*却是实实在在,从无半点虚假。每次我受了委屈,他都会千百倍的安慰我;每次受到排挤,他都会送给我最好最美的礼物;每次我偷偷哭泣,父亲都会说不要紧,我永远都是他最宝贝的女儿。可是后来你来到了谢家,一切就变了。”

    见她眼底泛起泪光,谢月连忙递上帕子,柔声劝慰:“四妹——”

    谢瑜却不接那帕子,只定定瞧着江小楼,眉梢眼角掠过一抹阴霾:“倘我是谢家的亲生女儿,至少和大姐一样在谢家拥有立足之地,可我偏偏不是,我不过就是个被人丢弃的孤女。若父亲舍弃了我,我不知该往何处去。所以从一开始我就不喜欢你,因为你抢走了父亲的宠*,也抢走了我唯一的希望。大哥的个性我很清楚,若非真的喜欢,绝对不会多看你一眼。他为你做了很多的事,很多从来没有为我做过的事。”

    江小楼望着眼前女子,依旧是花容月貌,锦绣朱颜,眸子却已生生染上一层霜色。

    如花一般的谢瑜,心头却早如六十老妪,沧桑不堪。

    谢月头皮一紧,只觉太阳穴上青筋在突突的跳,声音不由自主发颤:“唉,又说这个做什么,都过去了!如今四妹你可是太子身边最宠*的人,等这个孩子生下来,地位就大不一样。将来太子殿下荣登大宝,说不准能有贵妃之份,到时候咱们谢家可全都要依仗你呀!”

    谢月极怕谢瑜提起她对谢连城的感情,因为这种感情是畸形的,不正常的,更不能为人所谅解,谢瑜每每提起,谢月便露出惶恐的神情,生怕被人听到。

    谢瑜殷红的唇弯起一丝嘲讽的弧度:“你放心吧,我既敢约你们在这里见面,就自然不会将话传出去。”

    谢月尴尬地浮起一丝笑意,她今日被谢瑜邀请来到太子府,却总是与那些官家千金格格不入,若非有重要目的,她真是一刻都呆不下去,怎能不如坐针毡。

    江小楼听谢瑜所言,分明没有忘却谢连城,便只是微笑:“既然如此,有什么话就一次都说个清楚,我也想听听看,谢侧妃心中到底有多恨我。”

    谢瑜瞳仁瞬间紧缩,目光蓦地一颤:“江小楼,我唯一*慕、在乎的便是大哥一人,自从你来以后,他的眼睛便只看着你,他的心里也只有你。隐隐的惶恐让我觉得不安,随着他对你感情的加深,我对你的怨恨也就越深。那时候我几乎无数遍的想,若是没有你该有多好,我至少还可以静静看着大哥。哪怕我知道,总有一天他要娶妻生子——”

    江小楼闻言倒有三分惊讶:“你能眼睁睁看着谢公子娶妻,为何不能容我?”她与谢连城根本没有任何暧昧行为,这谢瑜是不是疯了?

    “因为我无法容忍他真心*上一个女人!”谢瑜猛然道,冷冽的气息瞬间扑到江小楼身上,带着愈来愈浓烈的敌意。

    江小楼转眸望去,小蝶已经悄悄回到了自己身后,轻轻向她眨了眨眼睛。

    谢瑜一双明眸似隐约有恨意流动:“娶妻生子不过是一个人的正常生活,那并不能代表什么,如果没有你,大哥只会找一个寻常的女子,出于责任却不是出于心。我可以容忍他娶妻生子,但不能容忍他*人。如果你是我,你应当明白这一点。”

    谢瑜的逻辑十分奇怪,江小楼无法理解,可以容忍一个人娶妻生子却不能容忍他真心*上一个人,这到底是什么心态。

    谢月心中越发惶急不安,口中却越发柔软:“四妹,瞧你怎么还说这些事!”

    谢瑜陡然轻笑一声:“大姐不愿意听?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当初我进入太子府,就是为了摆脱出家为尼的命运,希冀有朝一日凌驾于众人之上!我要让你们都知道,那个被你们弃若蔽履的谢家四小姐,从今以后会成为展翅凤凰,只有受人仰视的份,再无一丝被践踏的可能!”

    谢月强忍住心头恼恨,面上无比谦卑:“四妹,我们都知道错了,从前总是计较那些蝇头小利,直到父亲重病,我们才意识到谢家缺了哪个人都不完整。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过去那些事就宽恕了吧。”

    谢瑜扯开唇,轻叹一声:“时过境迁,我们的身份都和过去不同。若还拘泥以前的仇怨,只会让人趁虚而入。”说到这里她稍稍停顿片刻,转头望向江小楼,“没有娘家的倚仗,我在太子府举步维艰,纵然生下儿子也未必能保住。现在我需要谢家,所以才同意与你讲和,你意下如何?”

    江小楼轻轻扬起眉头:“谢侧妃是真心的?”

    谢瑜面上慢慢变得平静,看不出一丝的心绪:“谢家虽然只是区区一介商门,毕竟也是豪富之家,总比我孤身一人要强得多。”

    力量总是越聚越多,谢瑜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然而江小楼却是不动声色,毫无反应。

    “江小楼,刚才……发生了一件事,恐怕连你都以为,是我策划的吧?”

    江小楼眉峰一挑,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谢瑜缓缓吐出一口气:“我必须提醒你,这府中有人故意引导,让你以为一切都是我的所为,她正好坐山观虎斗,乐得轻松自在。”

    谢瑜字字句句,分明直指太子妃,江小楼对她凝视良久,方才低声说:“谢侧妃果真心思细腻,无所不知。”

    谢瑜只是淡淡微笑,眼底似有火光闪烁:“挑拨离间,引人上钩,就是她最大的本事。挑动你我纷争,她却坐收渔翁之力。你信么,若是你真的不自量力与她联手,下一个要死的就是你!”

    今天可真是有趣,先是太子妃,再是谢瑜,这两个身份敌对的女人都向江小楼伸出了橄榄枝……江小楼不禁弯起唇畔:“与太子妃相比,我自然更相信四小姐。”

    她叫对方四小姐,显然有几分亲近之意,谢瑜不免笑意更深,一丝喜悦已无法抑制的流露出来。

    “既然如此,咱们明日一早便同回谢府,告诉父亲我们已经冰释前嫌。”谢瑜这样说道。

    江小楼还未动作,谢月已经心急地上前拉过她的手:“小楼你还在等什么,难道要眼睁睁看着父亲带着遗憾离去么?”

    江小楼轻轻抽出自己的手,慢慢向谢瑜走去。

    谢瑜看着她向自己走来,始终面带微笑,然而宽大的袖口掩映下,白皙的手指却不由自主攥紧了,紧得几乎连指甲上鲜红的丹蔻都隐隐发青。

    江小楼默默瞧着她的笑意,眼底的冷漠越来越浓。

    谢瑜站起身,轻轻挽住江小楼的手臂:“来,我们一起去花园,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感情十分要好。”

    素白的裙裾拂过地面,开出朵朵淡梅,带出异香扑鼻,她的动作轻柔如水,笑容无比温和,任是谁也不忍拒绝。

    小蝶惊诧地看着这一幕,小姐竟然真的相信谢四小姐这只狐狸,难道是疯了不成!

    江小楼和谢瑜慢慢走出去,谢瑜抓住江小楼手臂的力气越来越大,近似一种焦虑的情绪笼罩了她。眼看要下台阶,谢瑜忽然侧头,望着江小楼,笑容几似没有:“江小楼,你真是一个出色的女子,只可惜这辈子我们都做不了朋友——”

    江小楼正欲答话,谢瑜却突然踩了个空,整个人竟然从高高的台阶上摔了下去。江小楼被那大力一带,差点也跟着踩空,好在身后小蝶眼明手快,一把扯住了她的裙带,江小楼堪堪站稳,却听见尖锐的叫声响起。

    “四妹——老天啊!”

    谢月连滚带爬地冲到谢瑜身边,只觉浑身发冷:“四妹,你怎么样?!”小轩外的婢女飞快地冲过来,谢瑜却已经满面发青,额头冷汗滚滚。

    江小楼快步下了台阶,恰在此刻,谢瑜从谢月的臂弯中望了她一眼。那双极尽冷艳的眸子,绽出凌厉的光芒。一种近乎可怕的痛快,让谢瑜的脸部表情变得极为可怖、狰狞。然而这情绪只是一瞬之间,很快就化为无边无际的痛苦。

    谢月勉强撑起谢瑜,却觉得自己手上湿漉漉的,不自觉低头一瞧,却是鲜红一片,不由几乎惊厥。

    原本在花园里听戏的众人闻讯赶来,太子第一个到来,瞧见这一幕几乎目眦欲裂,一把上前从谢月的怀中抢过谢瑜,感觉她身子轻得如同薄薄一张,心越发抽紧了,俊朗的面上满是震惊:“瑜儿,瑜儿,你这是怎么了?”

    谢月急得花容失色:“谢侧妃一直在流血,太子殿下,快请大夫来吧!”

    众人心急火燎之间,猛然想起在座有一位老太医,一时呼唤声此起彼伏。王太医快速拨开人群:“都让开,让我看看病人!”

    谢瑜的脸那么苍白,身子那么弱不禁风,整个人仿佛是雪人一般,太阳一出来就化了。太子心头越发惶急,不停地催促王太医:“太医,她到底怎么样?”

    王太医一直在把脉,左手下意识地去抚自己的胡须,时间不是一分分的过,而是一寸寸的熬,太子脸上的血色,也被这漫无边际的沉默给熬没了。太子妃也满是焦急,赶紧吩咐人在周围架起幔帐,切莫让谢瑜失礼人前。婢女仆从则在疏导客人,尽量让他们不要围在周围,回到宴会上去,可每个人都是伸长了脖子站着,谁都不肯错过这样的突发状况,那看热闹的劲头简直比看戏还兴致勃勃。

    小蝶越发惊恐,下意识地攥紧了江小楼的袖子,小小声地道:“小姐——”

    江小楼向她摇了摇头,示意不必着急。

    王太医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来不及了,谢侧妃她……已经小产了。”

    谢瑜脸色瞬间变得更加惨淡,几乎是难以形容的悲痛,她抓住太子的手臂,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瞬间被泪水胀满:“殿下……殿下……”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出这样的事!”谢瑜已经怀胎五月,太子指望她给自己添个儿子,正在欢喜之时一盆冷水浇下去,愤怒之情溢于言表,他厉声责问站得最近的谢月,声色俱厉。

    谢月一时惊住,娇艳的面上满是惊慌,眼圈瞬间就红了:“我……我……”

    太子妃柔声细语地道:“谢小姐,请你照实回答太子的话。”

    谢月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脸色变得越发苍白,几乎不敢抬头:“原本一切都是好好的,侧妃还与明月郡主握手言和,谁知下楼梯的时候,郡主竟然把……把侧妃推了下来!”

    太子已然愤怒到了极致,额头上青筋爆出:“明月郡主,你作何解释!”

    小蝶只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一直冷到心里,忍不住大声道:“你撒谎!我家小姐根本就没有推侧妃,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江小楼只是神色淡漠地看着谢月:“谢大小姐,你亲眼瞧着我推她下去的么?”

    谢月忍不住面上愤慨,贝齿轻咬:“我们好歹相识一场,我万料不到你如此狠毒,若非亲眼所见,我也断然不敢相信!”

    “不,绝不可能,小楼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庆王妃忍不住面上发白,大声辩解。、

    众人议论纷纷,只觉今天这场宴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简直是半刻都不消停。

    江小楼望着谢瑜,面上染了一丝淡淡的冷笑:“谢侧妃,请你亲口说,是我推你下去的么?”

    谢瑜脸色本已憔悴不堪,闻听此言登时脸色大变,眼底平添无限哀婉:“江小楼,我与你的确是有旧怨,可今天我已经找你和解了,你便是不肯原谅,也不该下此毒手!这孩子的确在我肚子里,可他是太子殿下的亲生血脉啊!”

    庆王妃一时只能愣愣看着,几乎忘了言语。

    江小楼定定望着对方,不怒反笑:“谢侧妃,凡事都要讲究证据,似你这等空口白舌冤枉别人,只怕是不太好吧。”

    谢瑜仿佛中了一箭似的,眼神近乎狂乱,几乎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全身都开始颤抖不已,谢月连忙扶住了她:“侧妃,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人后叫四妹,人前叫侧妃,谢月很懂得把握分寸。

    谢瑜的声音似哭似笑:“保重,保重什么呢?老天爷,如果我做错了事,你就罚在我的身上,为什么要降祸给我的孩子?我做错了什么呀,谁叫我得罪了明月郡主,谁让我是她记恨的人啊!”她的面孔在笑,声音却是带着哭腔,痛苦到了极致的情绪一下子感染了众人。

    “明月郡主,你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可以下这样的毒手!”

    “这是太子府,你都敢公然行凶,太可怕了!”

    “王妃,瞧你真是引狼入室,这样的女子怎么可以认作女儿!”

    “你们能不能都闭上嘴!”一片议论声中,安王妃却勃然大怒,发间的猫眼红宝石在阳光下熠熠闪光,她的眸子也似是燃烧起来,“你们有谁当场瞧见明月郡主把人推下来了吗?没有的话,光凭这对姐妹的三言两语,你们照单全收?江小楼不是疯子不是傻子,要害人也不选择隐蔽的地方,故意等人证物证都全了,让你们来责备她?”

    庆王妃一时愣住,她没想到素来讨厌江小楼的安王妃竟然会开口。

    众人都知道安王妃的泼辣霸道,便都纷纷噤声,不敢与她当面叫嚣。事实上对方说得不错,若江小楼果真要害人,为何不找个隐蔽的地方,找个更好的时机。

    谢瑜透过一双朦胧泪眼,泣不成声:“安王妃的意思,是我故意用这孩子来陷害明月郡主么——您怎么说得出这样的话!”她一边说,一边珠泪滚滚,神色似是无尽凄惶和悲伤。

    众人瞧见心头不免升起同情与怜悯,谢侧妃进府不久,立身未稳,她的全部指望就在这胎上,若能为太子殿下生下儿子,从今以后便会高枕无忧。哪怕与江小楼真有仇怨,她也绝不可能用自己下半生的荣华富贵作为赌注。他们哪里会想到,谢瑜本就是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为了除掉江小楼,她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更遑论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子,尤其这个孩子还属于太子……

    太子目光阴冷:“明月郡主,你可知道谋害皇室是什么罪名?”

    庆王妃刷白了脸,却是停止了腰杆:“太子殿下,明月是我的女儿,今天她到这里也是我领来的,但凡有任何的错处,冲着我来就是!”

    太子冷笑一声:“庆王妃,我敬重您是长辈,可有些事情不知情就不要随便插手。瑜儿在入府之前就和江小楼多有龃龉,今日她借机报复是顺理成章。”

    谢瑜泪流满面,声音却现出尖锐的锋芒:“江小楼,我们之间是有误会,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我已经千方百计向你道歉,你口口声声既往不咎,一转脸竟然害死了我的孩子!连一个未出世的孩子都不放过,天下间竟然有你这样狠毒的女子!”

    太子妃目光投向江小楼,神情若有所思。

    江小楼目中现出极冷的笑:“谢侧妃,从前我看在谢伯父的份上,一直对你多有忍耐,可你却步步紧逼,毫无愧疚。至于谢大小姐,从前你处处为难谢瑜,今日却对她百般袒护,是指望着她提携你,就连良心都不要了?”

    听江小楼毫不客气,谢月脸色一白:“江小楼,我跟你之间可没有仇怨,在谢家之时一直对你客客气气,为什么要恶言伤人?我可以对天发誓,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绝无半点谎言,若有违誓,叫我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众人都怔住,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居然说出如此恶毒的誓言,可见江小楼真是推倒谢瑜的人。

    江小楼看了太子妃一眼,目中似乎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太子妃向她轻轻颔首,开口道:“殿下,我觉得明月郡主并不是这样的人,您且暂时息怒,我瞧太医似还有话要说——”

    王太医素来德高望重,是太医院数一数二的杏林高手,也是太子府主人们的专用太医。此刻他闻听太子妃所言,目中一动,便立刻点头道:“太子殿下,您不必如此生气,这孩子还是不要为好。”

    “你说什么——”谢瑜一怔,目中泫然欲泣,“太子殿下,您瞧太医说的什么话!”

    太子连忙安抚她,向着太医道:“王太医,请你谨言慎行。”

    王太医叹了口气道:“谢侧妃,我在半月前给你诊治的时候就已经提醒过你,我给你诊脉的时候,发现孩子有两个胎心。”

    太子呼吸一窒:“什么叫有两个胎心,是双胞胎吗?”

    王太医摇了摇头:“刚开始我也以为是双胞胎,可惜后来我才发现……因为在母体中发育的不好,未能形成两个健康的婴儿,如果生出来,便会一个身体两个头,是真正畸形……。”

    谢瑜心头隐隐浮现一丝极冰凉的预感,厉声道:“不,你胡说!王太医,你明明说过我的孩子很健康!”

    王太医轻轻一叹:“谢侧妃,我知道这事很伤人,但我看过的孕妇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哪怕是隔纱诊脉,我也能瞧出你肚子里的到底是男还是女,我说了孩子不健康,绝对不能留下,你却哭着求我不要立刻公开此事,还说将来会找机会向太子说明,怎么一拖就拖到现在,若是再大一些,怕连你都要受大罪啊……”

    太子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几乎不能反应过来。

    谢瑜更加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她难忍心头的愤恨,怒声道:“殿下,是太医和江小楼合伙来骗您,太医从未说过此事啊,我真的不知道……”

    江小楼唇畔带着淡淡的笑,依旧是一派云淡风情的模样:“谢侧妃,我和王太医素不相识,我又有什么样的能耐去收买他,您若要冤枉别人,真该找个好些的理由。我受到冤屈倒是不怕,可王太医素来很有声名,您连他都不肯放过,就实在太——”

    一出戏急转直下,剧情变幻万千,简直比今天看的猴戏精彩多了,众人一时都反应不能,完完全全呆住。只有人群里的白衣公子,星眸含情,默然微笑。

    太子妃神情满是抱歉,上前一步挽住江小楼的手道:“明月郡主,今日都是谢侧妃的不是。我也没有想到她竟一时糊涂做出这样的事,实在是抱歉,太对不起你了,我替她向你和庆王妃道歉!”

    庆王妃心头一震,连忙道:“太子妃不必多礼,我们……不见怪就是。”

    太子妃的话一锤定音,她没有明说谢瑜便是幕后黑手,却让大家都不由自主想到,难怪谢瑜会拿这孩子去冤枉江小楼,原来这孩子先天就是畸形儿,若是生下来只怕会被皇家看作妖孽,一个身体两个头……啧啧,想想都可怖!但她不敢向太子明说自己怀的是畸胎,只能借由江小楼的手,一则除掉这个妖孽的胎儿,二则还能把自己的宿敌拉下马。

    众人再看谢瑜那张惨白如纸的面孔,原本的同情全都化为了鄙夷与畏惧。

    谢瑜只觉那道道目光瞬间刺穿了心肺,带起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情不自禁尖声地道:“不,不是!是她推我,就是她推了我!”

    谢月一颗心已经猛沉了下去,她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太子妃和江小楼早已设计好了一切,自己以为唱主角的是谢瑜,谁知不过是演了一场猴戏叫人耍弄而已。亏得自己冒这么大的险要扶谢瑜一把,她连那两人早有安排都不知道,实在愚蠢透顶!思及此,她咬住贝齿,面色发白,若非是为了傅朝宣,她又何必站在这里!

    谢瑜死死抓住太子的袍子,眉梢眼角满是哀求。不,不能让江小楼成功,否则一切就全完了!

    太子慢慢地垂下头,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慢慢伸出手,将她有些凌乱的发扯了一丝,慢慢缠绕上自己的手指,动作很轻很柔,最后却将那发丝绕在她的耳后,眼底没有一点感情:“做错了就要承认,你——太让我失望了。”

    谢瑜只觉浑身如坠冰窟,她从未感觉到如此绝望,绝望得眼前发黑,心头阵阵猛跳不止,豁然放开太子,扑向江小楼的方向,鲜红的指甲徒劳地伸在半空,声声冷厉:“你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江小楼只是神色平静地望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而谢瑜也的确是发疯了,这个孩子原本很健康,她可以靠着对方在太子府站稳脚跟,但她实在是太过仇恨江小楼,恨得日日夜夜咬牙切齿,不将对方置诸死地就寝食难安!更何况太子妃一直虎视眈眈,她一个不留神这孩子就无法保住。今天太子妃秘密约见江小楼,只要策划得宜,一扯就是一串,定能缓解她在太子府处处受制于太子妃的困局,太子也会对她更加怜*——

    太子终于忍耐不住,一把攥住她的手腕,脸色阴沉地道:“够了,你今天还没有丢尽颜面吗!来人,把谢侧妃带走!”

    太子妃望着江小楼,眼底含着满意的微笑。这丫头的确是毒辣,谢瑜不过约见她,便迅速想到了这样的方法。谢瑜撞在她的手上,真可谓是自投罗网。

    庆王妃看着被人强行押走的谢瑜,心头不免惊骇。

    江小楼轻轻叹了一口气,向着庆王妃道:“母亲不必过于惊慌,太子殿下自会处理好他的家务事。”

    太子心头一震,深吸一口气:“请二位放心,我定不会放纵这样的恶妇。”

    江小楼的眼睛轻轻扫过太子,眸子含着理解的柔光:“太子殿下,谢侧妃不过是一时糊涂,你也不要过于苛责,她失去孩子本就是十分伤心的,我受点委屈也没有关系——”

    受到极大冤屈的江小楼充分体现出自己的善良、温柔,对比无耻之极的谢瑜,便越发显得高贵得体,温和宽容。

    太子只觉得胸口憋了一口怨气,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江小楼转眸望向谢月,眼神冷漠,语气却温和:“谢大小姐,以后定要仔细擦亮眼睛好好瞧清楚了,千万别助纣为虐。”

    谢月一时心颤,垂下头去,实在难忍心头的沮丧与恼怒,只觉全身直直坠入深渊。

    庆王妃轻轻松了口气,她握了握江小楼的手,低声道:“我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留,咱们赶紧回去吧!”

    江小楼闻言,温婉一笑:“是,母亲。”

    众人眼瞧着江小楼陪着庆王妃离去,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也都有些尴尬,当下纷纷告辞离去,太子夫妇亲自将他们送到门口,一一告别。

    见安王妃和庆王妃告别,顾流年仿若是上前慰问的模样,面上满是钦佩的表情靠近了江小楼,却是压低了声音:“你和太子妃,到底是谁在利用谁?”

    江小楼想不到对方如此一针见血,不觉笑道:“当然是她利用我,你没瞧见她借着我的手顺利除掉了谢瑜吗?”

    顾流年一声轻笑:“江小楼,你从来不会做赔本的买卖,今天你帮太子妃,目的到底是什么”

    江小楼神色无比温柔,语气也更和缓,外人看来就像是在对顾流年的关心表示感谢:“谁说我是帮她,谢瑜冤枉的人是我!顾公子,闲事莫管,方能长久,希望你大鹏展翅,一飞冲天,咱们就此别过吧!”

    待宾客全都散去,太子回到后院,谢瑜一身素衣上满是鲜血,身体极为虚弱,却满面眼泪地扑了过来:“殿下!”

    太子扬起铁腕,狠狠就是一个巴掌,竟将谢瑜打得整个人侧翻过去,她裙角还在滴血,染红了地上的青砖,刚才也没有任何人敢来照顾她,此刻形容极为凄惨,声音更仓惶:“殿下……”

    太子目光极为阴冷:“谢瑜,你可知道自己做了不可原谅的事?”

    谢瑜怔愣,不敢置信地道:“殿下,难道你真相信那个贱人所说的一切?”

    太子慢慢地道:“不,我一个字也不信。”

    谢瑜惊恐的瞪大双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既然不信,又为何要这样对待她?

    太子的目光越发冷峻,神情也无一丝往日的*怜:“我不在意你和江小楼之间有什么恩怨,也不在意你要用什么手段去对付她。我在意的是,你竟敢在太子府动手陷害对方!如今你连累的是整个太子府,明白了吗?”

    谢瑜满面泪痕,绝望和恐惧化为一只手,将她的心脏捏得几乎不能呼吸:“殿下,我……我也是一时糊涂,但孩子的确是健康的啊,那王太医分明是被人收买!”

    太子毫无动容:“不,你从始至终都不懂,我不关心你是真的受了冤屈,我只看到你没有将我放在第一位,做事都由自己的性子来!瑜儿,我以为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子,应当知道自己的身份,可是如今……”

    大厅内,一道柔和的嗓音响起:“殿下,谢侧妃也只是一时糊涂,依我看,您还是饶恕了她这一回吧。”

    太子妃缓缓步入,金丝织就的流苏从腰间长长垂下,衬着一身绚丽的华服,越发光华璀璨。

    谢瑜猛然抬头,遮不住冰寒刺骨的心惊。

    太子转头看向太子妃,语气冷淡地道:“怎么,我应该饶了她吗?”

    太子妃流转着优雅的眼,淡淡扫过谢瑜:“谢侧妃的所作所为,实在是给太子府抹黑,今天她不但狠狠得罪了庆王妃,还在众人面前自暴其短,的确十分可恨。可她毕竟年纪还轻,做事不懂轻重,也不知该为殿下您的声誉着想,一时犯了糊涂……毕竟是上了玉碟的人,殿下若是轻轻揭过,料想外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太子妃语气格外温和,看似在为谢瑜求情,却从背后狠狠捅了她一刀。她分明在提醒太子,众人都盯着太子府,轻轻揭过,岂非滑天下之大稽!

    太子望着谢瑜一张粉中带灰的面孔,轻叹一声:“太子妃说得不错,她已经把庆王妃彻底给得罪了,还在众人面前丢了我的颜面,这样的女子若是再留在身边,只怕是贻笑大方。”

    谢瑜心头无比绝望,第一次感觉死亡的恐惧,她匍匐在太子的脚下,泪如雨下:“殿下,看在瑜儿伺候你这么久的份上,饶了我吧!瑜儿真是受了冤屈啊!”

    太子弯下腰,轻轻抬起谢瑜的下巴,见她满面泪痕,楚楚可怜,绝色更胜从前,一时心头微动,却听太子妃不冷不热地道:“谢侧妃,地上冰凉,身子要紧,还是起来吧。”

    太子垂下眼去,注意到谢瑜满身污血,脑海中骤然浮现白天发生的一切,他眉头一皱,陡然松了手:“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这回饶了你,非但无法向庆王交代,在其他人面前也抬不起头来!谢瑜,不要怪我心狠,饶你一条性命已经是宽大处理了。”说着,他挥了挥手,对着外面的护卫道:“来人,把谢侧妃送到城郊三河农庄,没有我的吩咐,不允许任何人探望!”

    谢瑜整张脸变得煞白,她没有想到陷害不成,反而会沦落到这个下场。不错,她是想害江小楼,而江小楼明明也上当了,可为什么事情竟然会有这样急转直下的变化!还不待她再向太子求情,太子已经一把甩她开的手,冷声道:“滚!”

    谢瑜摔倒在地,太阳穴挨着冰凉的地面,让她的头脑瞬间清醒,她猛地抬起头来,盯着太子妃,厉声地道:“是你!你和江小楼串通起来害我,你们好毒辣!”

    太子妃唇畔含着一丝淡淡嘲讽,不动声色道:“谢侧妃,乱攀咬是无用的,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去吧,说不定过个三年五载,殿下还能把你想起来。现在么,殿下正在火头上,你还是不要火上浇油为好。”

    两个高大健壮的护卫上来,一把提住谢瑜,谢瑜尖叫道:“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可她哪里犟得过两个健壮的男子,很快就被押了出去,那声音还连绵不绝地传回来:“你这个贱人,贱人!”

    太子颓然地坐在椅子上,扶住了自己的额头。太子妃亲自端了茶盏上前,温柔体贴地道:“殿下,别为此等不知轻重的人心烦,小心伤了身体。”

    深夜,一辆马车从太子府的后门驶出,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然而驾车的人并未发现,就在他离去不久,一道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跟在了马车之后。

    庆王府

    庆王妃和江小楼二人都坐在桌前,江小楼望着跳跃的烛火,眼中似也有点点星光。庆王妃则看着门外空荡荡的庭院,面上难掩焦虑。

    足足一个时辰后,楚汗一身风尘仆仆赶回来,迅速跪倒在地:“见过王妃、郡主。”

    庆王妃眉心一动,快速追问:“不必多礼,追踪的结果如何?”

    楚汉深深垂下头,拳头紧紧握起:“我跟着那辆从王府出来的马车,发现马车并不是驶向田庄,而是去了一个秘密的别院,他们将谢瑜关在地窖里,有数名黑袍人来来去去,我不敢靠得太近,只能远远瞧着。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他们把人拉出来装上马车,来的时候是装在麻袋里扛进去,走的时候麻袋已经一动不动。我一路跟着他们,发现他们将尸身悄悄埋在京郊十里的树林里。等他们走了之后,我就把那尸体扒了出来,发现……”

    “你发现了什么?”

    “发现她浑身都是伤痕,头部被钉入了一根铁钉。”

    江小楼猛然站了起来,眼底明亮得瞬间带上寒芒:“你说头部有一根铁钉?”

    ------题外话------

    感谢叶词君的666朵花花……这真是个吉利的数字吖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