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娼门女侯 >

第106章 好戏迭起

时间:2013-09-26 21:28来源: 作者: 点击:
阅读娼门女侯 满座衣冠雪,俱是观潮人 第106章 好戏迭起.

    刚回到庆王府,太子府的帖子便到了。江小楼将烫金帖子打开一看,不觉微微讶异:“太子妃的寿宴?”

    庆王妃点头微笑道:“不错,正是太子妃的寿辰。她邀请我们前去做客,不过你不愿意,我就想方设法替你推了。”

    江小楼不觉微笑:“太子妃的帖子,拒绝多有不好。母亲不必担忧,我会好好应对。”

    庆王妃也是作如此想,便欣悦道:“好,到时候只要跟着我就是,你不必紧张。”

    庆王妃让江小楼不必紧张,自己却十分重视,当天晚上便亲自来替她挑选首饰。打开黄花梨木的匣子,珍珠、翡翠、珊瑚、宝石、碧玺的首饰,一样样拿出来在江小楼的发上比较,一时满屋子光华璀璨,绚烂如霞。

    “这支凤凰点翠多宝簪漂亮是漂亮,却太老气了些。”庆王妃轻轻放下了。

    “这套白玉嵌碧玺的首饰确实很配你的气质,又太素雅了。”她复又叹了口气。

    当庆王妃再次从匣子里拿起一支金累丝玉兔衔仙草发簪的时候,江小楼实在忍不住了:“母亲,我这是头发,又不是宝石匣子,哪里能用得上这么多。”

    “你呀,这回太子妃亲自下帖子,各家都会有人参加,场面一定很大,若你到时候太失礼,别人会笑话的!”庆王妃对着铜镜比划了半天,终究还是放下,一副不太满意的模样。

    江小楼笑了,主动站起身扶住庆王妃的肩膀:“母亲你放心,我不会失礼的。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您应当早点回去歇息。好了,我送您回去。”

    庆王妃一脸无奈地被推了出去,还不忘回头提醒道:“那件浅紫罗的长裙很配你的肤色,干脆就穿那一套吧!”

    江小楼转回身,看着满屋子被翻拣出来的珠宝首饰,不由自主苦笑起来。

    待到赴宴那一日,江小楼便只是随意地挑出那套浅紫罗的长裙,配上白色绣金披帛,细细腰间两条长长的丝绦垂下,乌黑的发上只戴了一根白玉镶金边的簪子,便出现在庆王妃的面前。庆王妃抬眸望去,她的脸庞有一半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唇角不笑时仍微微地翘着,奇异的带了一丝清艳,完美的不见一丝瑕疵。

    庆王妃的面上现出一个愉悦的笑,这样动人心魄的容貌,即便是不施脂粉,也是美到了极致。

    太子府坐落于京城之南,一路进去,迎面是一座气势开阔的假山,沿妙道曲径蜿蜒穿洞而过,但见花木扶疏,葱郁碧翠,亭台楼阁,水廊萦绕,更有百鸟鸣啭,繁花满枝,观之恍若人间仙境。

    宴会设在大厅,步入其中只觉雕梁画栋,绮丽精致,堂檐下用百余种不同字体作出木雕的百寿图,窗格上则是凤凰、八仙过海等木雕图案,造型优美,栩栩如生。大厅的顶部藻井呈穹窿状,一百零八只金鸟展翅欲飞,中间是一面圆形明镜,设计精巧奇特,料想是为了聚音之用。大厅分为男女贵宾嘉座,清一色的红木靠椅和条桌,粗粗估摸有二百余座位。而当她们在女宾席坐下后,才发现整个大厅面对一汪湖泊,湖心停着一条小小的画舫,端是镂金错彩,精工细刻,画舫上有凤舞鸾吟四字题名,字体飘逸洒脱。

    太子与太子妃相携入场,谢瑜落后半步,与华服严妆的太子妃相比,她一身妆容十分素淡,乌黑的鬓发上选了一只古朴的玉簪,唯独配上一朵清秀脱俗的白海棠。如今天气渐渐凉了,她这朵白海棠却依旧娇艳欲滴,只有走得近了,才会发现整朵海棠其实是颜色清澈的白玉雕刻而成,因匠心独运,设计特别,方才显得含苞待放,恍若天然。

    太子妃望着满堂华客,只是满面笑容,细白如葱管的手指端起夔龙纹酒盏:“今日多谢各位的到访,我先干为敬。”

    众人纷纷起身,向太子与太子妃敬酒,谢瑜只是含笑坐在一旁,一派端庄亲和的模样。

    男宾席上坐着数名锦衣华服的公子,个个与太子兄弟相称,语气格外亲热。当今陛下一共有十一位皇子,二皇子便是如今的太子殿下,大皇子、四皇子、六皇子接连夭折,所以如今坐在太子左边下首第一位的便是三皇子独孤克,他一身石青色长袍,金*缎里,白玉冠式与腰带,面颊瘦削,双眸精亮,远远看去有种鹤立鸡群的挺拔傲态,年纪虽比太子轻,可光从气度上看倒显得更沉稳。因为他与赫连笑的婚约,江小楼倒是格外多瞧了他两眼。

    下一个是五皇子独孤钦,此人天生长目,鼻梁高且挺直,额角十分宽阔,嘴角的笑意十分温润而且阳光,看起来倒像是个温文尔雅的书生。他正在和身边的七皇子独孤彦谈笑,独孤彦只是微侧着脸,似听非听的神情,目光不经意间向江小楼的方向扫了过来,两人眼神正巧撞在一起。若是寻常女子,只怕早已低调地垂下头去,江小楼却向着对方微微一笑,面色如常。独孤彦在一众皇子间容貌最好,一双目若星辰的眼睛,斜长入鬓的双眉,面容更是说不出的英俊,举手投足间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流气度。

    他似是惊讶了一下,旋即眨巴了一下眼睛,回以友好的一笑。他喜欢美人,饶是他阅遍天下绝色,也不得不承认对面那张脸美得毫无瑕疵,整个人似最上等的白玉雕成,笑容更是柔软得可以轻易挑动世间最严酷的心肠。

    “那是母后刚刚册封的明月郡主。”独孤钦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微笑着道。

    “啊——原来就是她啊!”独孤彦恍然大悟,正待继续施展一下自己的魅力,江小楼的目光却已经移开了。

    俊美的男子江小楼见得太多,尤其是看多了谢连城那张脸,再看别人就完全免疫了,所以她的目光很快移向九皇子独孤豹。然而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失望。因为独孤豹与一众兄弟比起来可以说是相貌平平,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无一不端正,偏偏凑合在一起就让人觉得乏善可陈。据传这几位皇子中,他的资质最为平庸,读书不成,学武一般,琴棋书画也是基本不懂,个性更是极为老实,从不与兄弟们争着出风头。恰恰因为如此,反而在所有人当中人缘最好,广受好评。可见平庸的人才是最受欢迎的人啊……江小楼心头想着,却发现有一双眼睛从始至终瞪大了盯着自己。

    一眼望去,正是坐在最下首的十一皇子独孤丰,他的年纪最小,婴儿肥的脸颊还带着一点稚气,眼睛杏仁一般圆溜溜地睁大了盯着江小楼,长长的睫毛像是两把刷子,扑闪扑闪的。他的状态全是源于好奇,可明显是极为失礼的,所以就在他努力和江小楼对着瞪眼的时候,被旁边的十皇子独孤宇狠狠拍了一脑袋:“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许这样瞪着别人看,没礼貌!”

    独孤宇一双剑眉,气度不凡,明明是极为英武的长相,却有一双非常秀气漂亮的眼睛,发怒的时候眼尾轻轻端起,正是一派天然风姿。

    “哎哟,十哥,好痛啊!”独孤丰揉了揉脑袋,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模样。

    恰在此刻,一名宽衣窄袖的女子阔步走了上来,她的容貌寻常,气度却不俗,令人惊讶的是她身后还带着二十余名年轻男子,皆是清一色的短襟厨师装扮,全都候在外面等候,不曾进入大厅。

    她先是恭敬行礼,旋即朗声向太子殿下道:“殿下,宴席一共有三等,不知殿下想用哪一等?”

    太子还未说话,倒是独孤丰抢先问道:“这三等有何差异?”

    厨娘笑盈盈地道:“上等席需用羊五百只,中等席需用羊三百只,下等一百只,其它物品随用随取。”

    太子闻言,微微一笑道:“我朝提倡节俭之风,上等太奢侈,下等……只恐这里客人太多不够吃,你就上中等吧!”

    厨娘应了一声,拍了拍手掌,那二十余名年轻男子便齐齐退了下去,显然是做准备去了。众人继续喝茶谈笑,不过一个时辰,便有数名锦衣婢女端着托盘上来,将一盘盘用羊肉烹制的食物端上桌面。

    “这道是红烧山海参。”

    江小楼垂眸望去,见到的是爆炒羊唇,面上不觉莞尔。接下来的菜色都不难分辨,清蒸羊脑定名为雪蜂点翠;麻辣羊肚定名为八宝锦袋;清蒸羊髓定名为白玉如意;酱爆羊耳尖定名为招财进宝;红烧羊耳中定名为双凤献寿;烩羊眼皮肉定名为明开夜合;烩羊肝定名为满堂五福。整个宴席从羊头到羊尾,从羊脊到羊蹄,皆冠以美妙的菜名,取其吉祥如意。

    庆王妃见江小楼只看不动筷子,便主动夹了一筷给她,柔声道:“这是羊唇上的肉,绝对没有腥臊,你尝尝看!”

    江小楼咬了一块,果真鲜美爽脆,毫无膻味,不觉含笑点头。

    厨娘上前来领赏,独孤丰好奇问道:“中等宴席便如此美妙,上等的又如何?”

    “回禀殿下,如果是上等宴席,全部的羊宰杀后,我们只会留下羊鼻尖骨那一小块圆肉,用之烹饪全部的宴席。”

    “啊——那其他的羊肉呢?”

    “自然是全部丢掉。”厨娘微笑着回答,引来众人啧啧称奇,不禁心向往之,只不知道何等人家宴请,才会用上如此豪奢的吃法。

    “你做的很好,来人,赏赐一百两。”太子只是含笑吩咐。厨娘谢了赏赐,躬身退下去。

    太子妃见众人大快朵颐,神情欢快,不由微笑道:“这妙仙酒是殿下特地命人从云州运来的,成色极好,异香扑鼻,曾在窖中存放了二十年后方才取出。”

    庆王妃只尝了一口,便觉得酒香扑鼻,滑下咽喉之后,原本又烈又醇的酒气,变得香气缕缕,绵延不绝,清冽而且沁人心脾,不觉点头:“这酒的确是与众不同。”

    江小楼通常不*饮酒,她只抿了一口,便将杯子放下,目光向上首望去,却见到太子身侧的位置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空了。

    此时,湖心画舫上走出一名素衣女子,只是距离太远,她又轻轻垂着头,叫人看不出她的相貌。女子坐在画舫船头绣凳上,“铮——”,一声悠扬的琴声和着水声蔓延开来。湖心原本波光粼粼,琴音一波波荡漾开来,带着些许的意味深长。缓缓流动的音乐初始如缠绵流水,慢慢呈现出风起云涌之势,须臾之间便化为汪洋浩瀚的海洋,到了汹涌澎湃之时曲中竟隐有万千奔雷之象。众人认真谛听,只觉这波光温柔的湖面,竟瞬间仿若变成汹涌饕餮的海洋,他们所在的奢华大厅,也化为海心无依无靠的孤独小舟,油然而生一种惊心动魄之感。

    一曲方罢,众皆陶醉不已,不知谁先道了一声好,转眼叫好之声便如排山倒海一般涌来。

    女子收了琴,婷婷袅袅地站起身,慢慢抬起头来,只一双惊艳的眼波,冷艳绝丽的风情,就让人沉湎其中,几乎忘了周遭的一切。她微微一笑,轻启朱唇:“谢瑜向太子妃献礼,祝太子妃福如东海,芳华永驻。”

    太子妃面上含着矜持的笑:“谢侧妃的琴艺果然天下无双,这一曲流水被你奏出了十成功力,便是当年的琴仙在世也不过如此啊。”

    太子妃这样一说,众人便不由纷纷称赞起来。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了不得,真是了不得,恭喜太子得此佳人!不,应该恭喜太子双喜临门!”

    众人十分欣羡,太子则隐隐露出自得的微笑。

    江小楼神色平静,一双眼睛就像明亮的星辰,丝毫不曾受到眼前这一幕的影响。然而当谢瑜走过江小楼身边时,却稍稍驻足,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如同许久不见的朋友。庆王妃有一丝莫名的紧张,双眼不自觉盯着对方,始终难掩警惕的神情。

    眼见谢瑜重新落座,太子眉梢带笑,格外*重:“瑜儿琴艺更胜从前,真是可喜可贺。”

    谢瑜唇畔含笑,口中云淡风轻:“我这不过是些许微末伎俩,比起明月郡主……还差得很远。”

    众人的目光便都看向了江小楼,目露惊讶之色。

    庆王妃心头一顿,面上却赔笑:“谢侧妃也太过谦虚了些,你的琴艺可谓天下无双,明月万万无法与你相较,你就不要寻她开心了!”

    谢瑜眸光闪烁,嫣然一笑,双眸紧紧盯着江小楼道:“明月郡主的琵琶弹得出神入化,只是她为人低调,不轻易展露人前。”

    江小楼抬起眸子,一双清冽的眸子似要望进对方心底。

    太子闻言,不禁淡淡道:“不知郡主今天可否当场为众人演奏一曲,全当助兴而已!”

    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在江小楼的身上,难掩心头惊讶,却也有人流露出一丝嘲讽。上回在庆王府发生的事众人分明历历在目,这位谢侧妃摆明是要故意为难江小楼。早已有如此精彩的古琴珠玉在前,哪怕江小楼弹出花儿来也是无济于事,只会自爆短处。

    江小楼眼眸清亮,神色平静:“小楼技艺疏浅,又有好几年没有碰琵琶,早将琵琶忘得一干二净。”

    谢瑜并不知道江小楼的琵琶弹得如何,只是瞧见对方入谢府的时候带了一只花梨木琵琶罢了。今天她的目的是让江小楼丢丑,又怎肯轻易放弃,只是娇柔地道:“太子殿下,你瞧,明月郡主不肯赏光呢!”

    太子目光微动,朗声道:“明月郡主,今天在座的各位也都不是外人,你若肯弹奏一曲,我便将这柄玉如意送给你作为彩头如何?”

    不管江小楼的演奏技巧如何,一旦中了谢瑜的激将法,就已经落了下乘,更何况锋芒太露未必是好事,自己的琵琶太过独特,若是被人认出,便会带来极大的麻烦。江小楼眉眼轻弯,笑容温婉,身体却是不动如山:“这玉如意我是真心想要,可惜——”她伸出自己的左手,轻轻在众人面前晃了晃,那白皙的手指几乎能泛出阳光的荧彩,偏偏指尖却是留了修剪得宜的指甲,足有半寸长,“指甲这么长,带着兽甲也很不便了。”

    她的笑容略带抱歉,一副极是不好意思的模样。

    这个理由十分充分,太子妃笑眯眯地道:“谢侧妃,看来你是不能如愿了。”

    费那么大劲儿要力压对方一头,人家压根就不接这茬,犹如一刀捅进棉花,无处着力。谢瑜深吸一口气,目光变得幽深难测:“没关系,以后还多的是机会。明月郡主,你说是不是?”

    江小楼笑了一笑,笑容如同初冬白雪,洁净亲和,却压根没有回答的意思。

    谢瑜气恨难平,须臾却轻笑起来,江小楼你躲得过一次,未必能躲得过第二次。

    此时,有一道轻柔的嗓音在大厅外响起:“对不起诸位,我来晚了。”

    众人随着这声音向门口望去,只见到一个锦衣公子翩翩而来。一身白衣本已格外耀目,再配上一副绝世姿容,硬生生带出十二分的妖娆,衬得在场诸人皆是黯淡如光。

    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顾流年快步走了进来,面上含着一丝笑,口中不急不缓地道:“殿下,我是为太子妃准备寿礼才来晚了,抱歉。”

    太子并不生气,反而笑道:“顾公子到底准备了什么礼物如此神秘,先说好,若是太子妃不满意,你可要罚酒三杯。”

    顾流年只是微笑,顺手揭开红色锦帕,露出礼物的真容。

    众人眼前出现一尊象牙镂空雕刻的龙船,整个船身由多块象牙拼接而成,龙头为船头,龙尾为船尾,龙身为船体,船上共有十八名水手持桨划船,船尾则只有一人掌舵。船头蓝采和、何仙姑、钟汉离等八仙身穿彩衣,贡献贺礼,坐在大厅中央的高贵女子正面带微笑,接受四方祝贺。整体看起来,龙船质地莹润,精镂细刻,光是找到适宜雕刻的象牙素材,便已经费了极大的心思。

    太子妃果然十分满意:“真是精美绝伦,顾公子当真费心。”

    顾流年身份十分特殊,旁人不好称呼他的官职,便都唤他一声顾公子。此刻他满面笑意,将礼物呈了上去,随后便轻轻落座。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的眼睛落在了江小楼的面上。

    江小楼却并无太大反应,虽然眼前这位是故人,却没有什么特别的交情。

    坐在太子妃右下首第一位的锦衣女子原本兴致缺缺,眼见顾流年进门便不自觉地盯着对方,直到如今却还悠然出神。她一身锦瑟华服,上面绣着祥云图腾,面容比枝头盛放的梨花还要清雅,眉梢眼角美若流霞,举手投足灵气逼人,正是当今皇帝*女华阳公主。她手中的美人团扇猛扇了两下,心头那阵激动的情绪却压不下去,眼神中突然有了三分迷醉的神采。婢女轻声提醒:“公主,太子妃在和您说话呢!”

    华阳公主一愣,才回过神来向太子妃望去。

    太子妃恍若未觉她的失态,只是问道:“华阳,今日你特地来为我祝寿,我心中十分欢喜,只是在座的许多客人,想必你还不熟悉吧?”

    华阳的眼睛迷离了起来,不自觉向顾流年溜去,却只能压下扑通扑通的心跳,强笑道:“这两年我总是到处跑,也没有闲下来的时候,果真有许多贵客都不认识……”

    华阳公主非常孝顺,主动替皇帝皇后上山祈福,常常一去便是数月,回来后恩宠自然更胜。朝中新贵天天在变,她不认识也是人之常情。但顾流年她却是认识的,不,或许她的梦中,从未忘记过那天的惊鸿一瞥——转瞬之间,她的目光不由凝住,心头一跳,是她多心么,顾流年刚才多瞧了江小楼一眼。

    华阳公主美丽的笑容微微沉寂下来,太子妃笑着问她山中见闻,她却心不在焉地应着,目光一直停在顾流年和江小楼的身上,似乎要把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瞧个清清楚楚。

    小蝶提醒江小楼道:“小姐,从刚才开始,华阳公主就一直盯着您瞧。”

    江小楼眼睛一瞥,华阳公主的眼神和她相触的瞬间,便轻轻一弹,转向别处去了。

    庆王妃却轻轻蹙起眉头,低声道:“这位顾公子居然也被请来了——”

    江小楼眯起眼睛,压低了声音道:“母亲不喜欢这位顾公子?”

    庆王妃素来脾气温和,稍有流露出嫌恶之色:“不,我并不认识他,不过听说了许多关于他的事。这个人是权海的义子,经常为陛下执行一些秘密的任务。听说只要他出马,别说违逆陛下的人,便是对方家中的仆役牲畜也是一个不留。我从前以为他三头六臂、阴险丑陋,却万料不到竟然生得如此俊美,实在让人无法把那些罪恶与他联想到一起……”

    江小楼轻轻一笑,不以为意:“天策军本就是为陛下清理一些不想看见的东西,他又怎么会手下留情。”

    庆王妃轻轻叹息:“如此残忍好杀,戾气太重,终究不是好事。”

    用完膳,太子率先起身,笑道:“花园里的戏台子已经准备好了,诸位可有兴趣与我一同欣赏?”

    太子开了口,众人自然赏光,纷纷起身离席。平日里交好的贵夫人、小姐们便三五成群地走在一起,慢慢随着太子、太子妃离去。

    趁着庆王妃被安王妃扯住说话,顾流年走到了江小楼的身边,笑容极为轻巧:“好久不见江小姐。哦,不,现在应该叫你明月郡主。”

    庆王妃正说着话,闻声转头瞧见是他,一时面露不悦。顾流年丝毫也不顾忌对方,只是恭敬有礼地道:“见过庆王妃。”

    庆王妃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又望向江小楼,似是在询问她的意思。江小楼并未表现出厌烦不安的情绪,庆王妃只好又专心应付起安王妃来。

    顾流年笑道:“为什么不回答我?”

    江小楼神色如常:“你希望我说些什么?好久不见,甚是想念。顾公子,我们两人的交情好像还没到那份上吧。”

    顾流年闻言,不由自主笑容更深,他的牙齿雪白,眼眸晶亮,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散发出异样动人的神采。

    “郡主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我是你的朋友。”

    江小楼淡淡一笑,声音更见柔婉:“我从来不会和刽子手做朋友。”

    当听到刽子手三个字的时候,顾流年的脸色微微一变,旋即他却轻叹一声。江小楼没有认出他,更不可能知道他的过去。她不明白,他经历了太多人的白眼,经历了太多的践踏,纵然有一身才华、锦绣满腹,却到处碰壁、受人构陷。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没有势力和背景,他的优秀只会招来无数人的唾骂与嫉恨。他们想方设法把他从天才的神坛上拉下来,用尽天底下最恶毒的语言和招数,千方百计的践踏他。他早已看透了所有人可笑的嘴脸,再也不想尝受惨败的苦果。

    思及此,他的声音变得很轻、很慢:“我以为这世上谁都会误会我,但至少你不会。”

    江小楼凝视着他,语气冷漠:“哦,顾公子哪里来这样的自信?”

    顾流年静静地笑了:“我没有好的出身,也没有登云之梯,有的只是自己不屈的斗志和野心。我知道很多人在背后议论我,他们说我为了自己的野心不惜一切代价,他们说我不该成为权阉的义子,不该率领天策军屠戮无辜,不该对着权贵卑躬屈膝、谄媚攀附。可他们忘了,我也曾经拼命靠着自己上进,从正常途径求取功名,那时候他们怎么说我来着?我想想——他们说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一个毫无背景的穷小子,光凭着天才的头脑就想要成功,可笑之极!如今我已经将他们远远甩在后面,于是这些人立刻转换了嘴脸,摆出一副清高冷傲的姿态,说我有今天的一切全都是用卑劣的手段窃取而来!”

    “江小楼,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我付出了巨大代价才会爬到今天这个位置,而那些人的义正言辞与正义凛然全都是假面具,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掩饰他们内心的肤浅与可笑!因为自己费了吃奶的劲儿也爬不上去,因为自己毫无能力与建树,因为他们内心粗鄙与无知,便不惜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想方设法把别人扯下来踩在脚底。这样的垃圾,早就该死了!”

    他轻言细语,不动声色,说出的话却比谁都毒辣,那其中的隐隐恨意让人心惊。

    “请你告诉我,这世上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因为我杀了人,所以我就是邪恶的吗?可我告诉你,当那些曾经践踏过我的人,转眼披上正义的面具,用最恶毒的手段去攻击别人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他们内心的黑暗与丑陋,暴露了他们内心的害怕与空虚,变成这世上最肮脏与恶心的存在。”

    江小楼心头巨震,脚下步子稍缓:“你——”

    顾流年活得很真实,非常潇洒与自由。他成为权海的义子是第一步,执掌天策军,杀人立威是第二步……可他绝不仅仅是为了这样的目的,他一定还另有所图。那么,他到底想要什么?

    见到江小楼如此惊讶,他的面上却又恢复往日里俊逸潇洒的笑容:“我命途多舛,际遇不幸,想要出人头地,平步青云,必须使用非常手段。当一个人出身在社会的底层,可他的骄傲却比天还要高的时候,他应当如何生存下去?江小楼,如果是你,会做何选择?”

    江小楼深深吸了一口气,她赞同顾流年的这番话,因为自己也有相同的际遇。当她落难的时候,极少有人向她伸出援手,当她得意的时候,那些人便跳出来指责她身份卑贱、攀附权贵。若果真那么正义,为何秦思平步青云,仕途得意?为何这世上奸人横行,好人受害?不过是欺善怕恶,装腔作势的蠢人而已。这些人明明责怪顾流年杀人如麻,却畏惧他的权势,甚至连当面斥责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在背地里悄悄责骂羞辱,实在是很可悲。

    但——她与顾流年却还有本质的不同,因为她有底线,也绝对不会伤害任何一个无辜的人。

    经历不幸,深怀仇恨,并不能成为滥杀无辜的理由。

    “我的选择,对你来说并不重要。”她这样回答。

    顾流年唇畔微微勾起:“当然重要,或许你已经不再记得我,但我会永远记得你,记得你曾经对我的帮助,记得你说让我一直努力下去——”

    回忆瞬间如同潮水般涌过,江小楼脑海中电光一闪,猛然记起了眼前这个人:“你是——”

    “不错,我是当年曾经受你之恩的街边乞丐。当然,你认不出我也是自然的。那时候的我,又脏又臭又恶心,不会有人在意我长的什么模样,也不会有人仔细倾听我说些什么。在他们的眼中,我不过是街边的一摊烂泥。现在,这滩烂泥在问你,你也觉得我做错了吗?”

    江小楼难以相信,眼前俊美绝伦的顾流年竟然是她曾经在街边救过的那个少年……难怪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她,他们曾经见过的——可她又如何会想到世上竟有这样离奇的事!

    “我记得那时候你只是一个文弱书生。”

    顾流年只是勾起唇畔:“人都是会变的。”他是书生,却从不文弱,若非是被那些人打成重伤,他何至于流落街头,如同丧家之犬。

    江小楼轻叹了一口气:“可你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我几乎没办法认出来。”

    “从前我是个流落街头的乞丐,如今我是臭名昭彰的天策军首脑,是奸诈无耻的权海义子。世上每个人从生下来就分贫贱与富贵,分聪明和愚笨,更分幸运和不幸。从前我一直受人欺辱,被人瞧不起,全都因为我出身卑贱,所以就连往上爬的权利都被人剥夺。可是现在,那些挡在我面前的人——都已经死了。”

    江小楼的表情变了又变:“你无需和我解释这么多,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甚至连朋友都不是。”

    “不,我们当然是朋友。”顾流年笑容无比优雅。他从来不认为自己需要朋友,别人瞧不起他,他也瞧不起对方。这种性格的形成是来源于他过去的不幸经历,与其寂寂无闻过一辈子,他情愿花费毕生精力,去争、去抢、去夺、去厮杀!他要所有人看见他的时候都露出惊恐畏惧的眼神,他要所有人都臣服在他的脚下!谁若是威胁到他,他会毫不犹豫把对方送入地狱。纵然如此,他也是个人,再冷傲也希望身边可以有朋友,所以,他需要江小楼。

    “如果要从一万个人当中找一个理解我的人,你就是那万中之一。”

    江小楼眼眸微闪,惊讶地看着对方:“为什么是我?”

    “你不必遮掩自己的内心,因为我们骨子里都是一样的人,出身微贱,被人轻视,不顾一切也要往上爬,为此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为什么要否认,因为你对自己没有自信吗?”

    江小楼良久无言,顾流年说得很对,她出身商门,经历不幸,人生的唯一目标就是复仇。而顾流年在经历了种种不平和打击之后,他依然很骄傲地活着。表面上看他的行为十分偏激,但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现实。人生下来就不平等,日后的遭遇更是天壤之别。他胸怀大志,腹有良谋,又心怀天地之志,自然不肯龙困浅滩,妄图一飞冲天。

    哪怕羽翼被人硬生生折断,也拼命想要冲上云端,这就是顾流年。

    但——在赞同他的同时,她的心底隐隐有巨大的黑洞,似乎吞噬着自己仅剩的良知与坚守。她的父亲一直在教她善良,教她忍耐,教她顺从,后来她把这些都给抛弃了,可是如果连最后的底线都抛弃,彻底认同顾流年的理论,她会变得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可怕。

    可是,我不想变成那样的人。

    江小楼眼底闪过一丝阴霾,最终唇畔却只是浮现出一丝冷漠的笑:“那我就先祝公子,得偿心愿。”

    顾流年深深望着她,眼底流动着一种莫名复杂的情绪。

    一个美貌少女恰在此刻走了过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我没有打扰二位吧?”

    江小楼闻声望去,只见一个明媚的少女站在他们面前,不觉淡淡笑道:“见过华阳公主。”

    华阳同样望着江小楼,面上无比好奇:“早就听说庆王妃收了一个美貌的女儿,今日一见果真是个绝色人物。刚才二位在说什么,竟然如此开心?”

    江小楼敏锐地从公主口中闻到了一丝酸意,浓密的睫毛扬起,声音清澈如水:“刚刚——顾公子正在问我是否认识公主,可否替他引见。”

    华阳公主一听,原本倨傲的脸色立刻变得通红,一时竟然哑巴了。

    顾流年似笑非笑地盯着江小楼,换了旁人早已如坐针毡,偏偏她神色自若,语笑嫣然:“顾公子怕您觉得唐突,所以才想借我与公主结识。可惜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公主。正在向他解释,您就来了。”

    华阳公主脸色变得红红润润煞是好看,声音也千娇百媚起来:“怎么明月郡主也喜欢拿人取笑?”

    江小楼含笑:“公主,我先行一步,二位慢聊。”说完,她便向公主微微颔首,带着小蝶翩然离去。

    顾流年刚要追上去,华阳公主却缠了上来,满脸笑容道:“父皇的宴会你很少参加,我在宫中都没有见过你。”

    顾流年目光追逐着江小楼的背影,口中淡淡:“天策军事务繁忙,委实无法抽身。公主抱歉,我还有事要做,请恕罪。”

    另一边,好容易甩脱那两人的江小楼轻轻松了一口气,却瞧见庆王妃去而复返,原来是久候她不至,有些急了:“那个顾流年没有为难你吧?”

    “自然没有,母亲放心。”

    “那就好,今天唱的是大闹天宫,前头可热闹着呢!”庆王妃笑着挽住她的手臂。

    今天这场戏,人才刚露了个脸儿,下头才叫真正热闹!江小楼的面容沐浴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明亮,却是连眼神都已经微笑起来……

    ------题外话------

    太子府大厅的原型是豫园戏台;谢瑜童鞋弹奏的流水其实是著名大师张孔山老先生的七十二滚拂《流水》。

    全羊宴大家应该都听过吧,我很好奇羊鼻尖骨怎么烹饪,可这做法好像太残忍了:>_

    预告是:第一个要和大家挥泪告别的是谢瑜童鞋……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