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娼门女侯 >

第105章 拆穿真相

时间:2013-09-26 21:28来源: 作者: 点击:
阅读娼门女侯 满座衣冠雪,俱是观潮人 第105章 拆穿真相.

    书房外的婢女屏息道:“王爷,顺夫人求见。”

    庆王眉头微微一皱:“进来。”

    顺夫人稍稍整了整发间宝蓝点翠珠簪,这才盈盈踏入书房。迎面正撞见一双波光漫漫的眸子,眼前女子穿着一身玫粉色缠枝花卉的长裙,青丝黑眸,红唇粉嫩,年轻的面庞被温柔阳光抹上一层淡淡的金粉,更衬得面如美玉,色如春花。

    顺夫人按照往日习惯弯起了眼睛,尽管她已经不再年轻,每次笑起来的时候都会暴露眼角细密的纹路,可她从未在任何人面前掩饰自己的笑容,因为她深深知道:男人总是喜欢*笑的女人。可不知为何,今日在这个小美人的面前,她几乎能从对方清澈的眼底看清对自己容色衰减的怜悯与同情。她面色一凝,转眼又端上一副温婉的笑容:“这位就是翩翩姑娘吧?”

    庆王微笑:“你们俩还是第一次见面吧?”

    顺夫人今年也是上了四十的人,而这翩翩年方十八,正是花一样的年纪,美丽得像是枝头含苞待放的梨花,尤其一双水波盈盈的眸子和当年刚入府的顺如意一模一样。庆王第一次见到她,恍惚以为见到了年轻时候的顺夫人,惊讶之余也很是亲切,心头一动便破天荒地留下了对方。

    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女子,温婉,可人,知书达理,柔情似水,不经意间还流露出些许妩媚的气息,看一眼就让人心头痒痒。严格意义上来讲,翩翩极为美貌,便是盛年时候的顺如意也无法匹敌,更别提她还比之多了一分风情万种,妖娆入骨。

    顺夫人惆怅地看着眼前的翩翩,胸口的恐惧开始逐渐蔓延开来。年轻美貌的女子并不可怕,可眼前这个翩翩,莫名让她感觉到一种熟悉。与自己如出一辙的柔情似水,更胜一筹的美貌风情,尤其是与王爷的对话,简直比自己还要体贴入微、打动人心。她仿佛可以预见到,庆王的宠*像水流一样从自己身边溜走,转眼不见痕迹。思及此,她原本还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的心情,瞬间跌落深渊,冰冷彻骨。

    这个翩翩,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顺夫人强忍着心头酸涩,向翩翩微笑道:“一直听说翩翩姑娘美貌卓绝,才艺逼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翩翩怯生生地看了庆王一眼,这才拜倒下去:“见过夫人。”

    顺夫人恨不能捏碎那颗漂亮的小脑袋,却表现得极为欢喜,连忙将她扶起来,向着庆王道:“恭喜王爷得此美人。”

    每次庆王纳下美妾,顺夫人都会这样说。她和善嫉的庆王妃完全不同,永远表现出落落大方的模样,这正是庆王最欣赏她的地方。而那些美人他大多宠个把月也就抛之脑后,又会重新到顺夫人的身边。

    顺夫人试探着道:“听说翩翩姑娘到京城是来为了寻亲?”

    翩翩脸上一副可人的神情:“都说夫人在养病,没想到您病中也这样关心我的事,不错,我正是来京城投亲,可却没有找到亲人……”她说到这里,眼圈却微微红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庆王连忙柔声道:“傻丫头,从今往后你就是这庆王府的主子,人人都敬着你、*着你、护着你,这样不好吗?”

    “这自然是好,只怕翩翩福薄——”

    “不许这样说,有我看着,你的福气会连绵不绝的。”

    庆王当着顺夫人的面竟对翩翩一副*护有加的样子,而翩翩亦是面红耳赤,十分羞涩。眼前这一幕仿佛时光倒流,顺夫人长袖下死死攥紧了手心,当年她也曾和庆王二人在王妃面前大秀恩*,当时她表面恭顺,内心无比得意。如今见到这仿佛情景再现的温馨场景,她忍住心头愤恨,强笑道:“王爷说的是,从今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翩翩只是面颊绯红,满脸不安:“多谢夫人的关怀,翩翩感激不尽。”

    顺夫人几乎恨得要喷出一口血,好你个小狐狸精,把我的本事学了个十成十!

    凉亭

    庆王妃捧起茶盏,终究忍不住好奇道:“这翩翩——你是从何处寻来的?”

    江小楼嘴角含着一缕笑:“从我进王府的第一日开始,就一直在观察顺夫人。二十年的长盛不衰,秘诀在哪里呢?”

    庆王妃不觉一愣:“你现在明白了吗?”

    江小楼笑得更加嫣然:“王爷位高权重,性情又有些急躁,所以他很喜欢温婉如水的女子,从顺夫人以及王爷这些年来挑中的妾室来看,多是美貌温柔、善解人意的。顺夫人自然是个中翘楚,只可惜——她会老的。”

    再温柔体贴的女子,容颜也会慢慢衰败。同样一句暖人心扉的话,从满脸褶子的女人嘴巴里说出来便会大打折扣。而这点就是顺夫人最不幸的地方,也是庆王妃最幸运的地方。江小楼本不欲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对付别人,但顺夫人已经超过了她的底线,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不惜一切代价转移视线隐瞒真相。对付这样的人,只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

    “不过,我还是觉得对母亲有些抱歉——”

    庆王妃却轻轻笑了:“诚如你所言,他要回头早已经回头,我不会再对他有什么期待。从前我也曾精心挑选了两名美人送给王爷做妾,可她们谁也斗不过顺夫人。不过三年五载,一个因为难产而去世,一个自请出家为尼,都被她斗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这个女人的手段很是厉害,我怕你请来的这个翩翩——也未必能够熬得住啊!”

    一次次的实践早已证明,庆夫人厉害的不是手段和头脑,而是她笼络庆王心的本领。这是她最大的本钱,也是最有利的倚仗。只要王爷的心在她身上,不管做下任何错事,都能被原谅。

    江小楼轻笑:“一个女子看着自己青春美貌逐渐随着年华而去,心中本就是十分痛苦。顺夫人保养得宜,可再如何也抵不上年轻美貌的翩翩,更别提这翩翩的手段与她如出一辙,几同翻版。可想而知,她此刻心头一定会十分愤怒。人在愤怒之时就很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而这时候就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你是用翩翩来刺激她?”王妃恍然大悟。

    江小楼轻轻一叹:“母亲这话就不对了,这不是刺激而是叫她认清现实。她的确很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可有一天如果有人比她更好、更美、更温柔,最要命的是更年轻,那她的地位就会受到严重威胁。从新人变成旧人,她的麻烦大了。”

    “我觉得这位翩翩姑娘,不太像是良家女子——”庆王妃忍不住说出心头的疑惑。

    江小楼轻轻放下手中的葡萄纹缠枝茶盏,笑容和煦:“寻常良家闺秀又怎会如此懂得风情,她从小被人收养,却不愿意倚门卖笑,一心想着攀附豪门做权贵的*宠,可惜身份过于低贱,又无人引见,所以蹉跎至今——”

    江小楼的话十分隐晦,却透露出对方出身的不同寻常。寻常柔弱女子是没办法与顺夫人抗衡的,翩翩在风月场上打滚良久,深知男人的心思,也知道自己应当如何才能把庆王牢牢握在手中。在江小楼的指点下,她秘密洞察着顺夫人的一言一行,了解对方勾住王爷心魂的手段。如今的翩翩不但如顺夫人一样温柔婉转,又能保持自己独特的风格,仗着青春无敌和妖娆风情将顺夫人远远甩在后头。

    这就是江小楼一直在等待的原因,她必须等到翩翩可以完美出击,才会让她出现在众人面前。

    香初阁

    顺夫人回到屋子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发间的簪子,身上的外衣全都剥了下来,一下摔在地上。婢女连忙去捡,谁知她却忽然将脖子上的珍珠项链哗啦一下子扯断,名贵的南海珍珠啪嗒啪嗒全掉在了地上,她嘴唇不觉已经咬破,面孔亦是青白一片,厉声道:“去查,马上去查!”

    “夫人,您要查什么?”

    “去查这翩翩的底细!”

    婢女愕然,不得不应道:“是,奴婢这就去办。”

    “等等。”顺夫人突然叫住了她,“早不进府晚不进府,偏偏在我被幽禁的时候,实在太过巧合了。替我留意一下,看这个翩翩和江小楼可有往来。”

    “是。”

    顺夫人走到铜镜前,镜子里的女子依旧是花容月貌,却因为过度愤怒暴露了眼角和唇畔的纹路,目视着自己的面孔,她的脸色越见阴沉:“居然能想到釜底抽薪这一招,算是我小看了你。”

    若那翩翩果真夺走王爷宠*,这么多年来自己付出的一切都将付诸东流。不,这绝不可以!顺夫人恨极了,手指抓住桌前的四叶鸟凤铜镜,用力地一把将之掀翻在地……窗外的红梅开得依旧鲜艳,一阵风吹来,花枝映在窗上,却是盛极而衰,摇摇欲坠。

    谢府

    谢康河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病情原本有了起色。可是偶然的一次风寒,却又将他彻底击溃,一连病在床上数日,连门都出不去。当江小楼闻讯赶到谢府的时候,谢康河的声音已然全哑了。他看见江小楼,虚弱地笑了笑。

    床前的太无先生回头望着江小楼,不由自主轻叹了一声。

    江小楼一颗心猛然沉了下去,谢康河的身体一向健朗,可上回谢瑜所做的一切,给了他沉重的一击。在这样的重击之下,他对整个谢家都十分失望,对那些自私无情的子女也冷了心肠,人一旦没有牵挂,身体便会在不知不觉中垮了。

    江小楼目光温柔地望着谢康河,语气温婉:“伯父,你有什么事想让小楼去办吗?”

    谢康河轻轻咳嗽了一声,看着江小楼道:“我今天把你和太无先生都请来,是想让你们为我做个见证。”

    江小楼是故人之女,而太无先生是他多年的好友,见证无异留下遗言,防患于未然。江小楼听到这句话,面色不由微微变了。

    谢康河面色隐隐泛白,声音却还镇定:“把他们都召过来吧。”

    这句话说完,原本在外室等候的谢家众人都进了内室。除了漂泊在外来不及赶回的谢三公子外,都已经来齐了。江小楼一眼瞧见谢连城,他依旧是一身素雅的衣袍,俊雅一如往常,唯独那双潭水般的眸子带了一丝从未有过的沉寂。不知为何,她的心头微微一动。不由自主地,一声叹息落在心头,越来越沉。

    谢康河的眼神在人群里搜寻,灰白的瞳孔竟流露出失望的情绪。他轻轻地喘出一口气,自己已经是行将就木、病入膏肓,可谢夫人却始终不愿意原谅他,明明他已经解释过自己的苦衷,她的冷漠却从未有丝毫削减。他盯着谢连城的眼睛,笑容十分苦涩:“我很后悔!”说完这四个字,他的喉咙突然被堵住了,他清了清嗓子想把喉中的痰吐出来,却无济于事。

    “我真的很后悔啊!”在众人惊讶的表情中,他又重复了一遍,每个字都很僵硬。

    江小楼眸光只有真切的关怀:“伯父,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谢康河青白的面色变得越发衰败,他只是摇了摇头,重重咳了两声,终于提起力气,慢慢地道:“我这辈子没有做错过什么,即便是谢瑜那件事,我也没什么愧对她的。可只有一件事,我多年来都放在心中,我愧对一个人……”

    众人脸上的神情各异,可谢康河说完这句话,似是不准备继续往下说了。王姨娘走上前,轻言细语地道:“老爷,若有什么吩咐您就说吧,我们都好好听着。”

    谢康河看她一眼,似是读懂了对方眼底的期盼,面上却并无动容,只是伸手指了指自己的枕头底下。王姨娘正待上前,谢康河却向她摇了摇手。太无先生明白过来,主动上前翻开枕头,竟从下面取出一张纸笺。

    “先生,麻烦你把里面的东西念给大家听听。”谢康河这样说。

    信上详细记录了谢家全部产业,太无先生一字一句认真读着,每个谢家人的眼中都在隐隐发亮,他们似乎从那几张薄薄的信纸中看到金钱的希望。不,那是金山,是银海,是下半生挥霍快活的保障。

    太无先生的声音十分沉缓,细细绵绵地滑过所有人的心扉。

    江小楼的目光带着审视,在每个人的面上轻轻扫过。如此泼天的富贵,富可敌国的家业,谁会不动心思?但谢康河患了重病,眼看奄奄一息,这些人便毫无顾忌表现出觊觎之心,实在是叫人心中发冷。

    唯独谢连城眼眸沉沉,神色平静,他对于这一切没有丝毫的兴趣,至于兄弟姐妹脸上露出的狂热情绪,他也压根就没有去瞧。跟那些眼睛放光、神色激动的谢家人比起来,他像是一尊容颜绝俗的躯壳,早已没有灵魂。或者说,他的灵魂已经不知飞去了何处。

    终于,太无先生读到最要紧的部分,然后谢家人的脸色慢慢变了。谢康河将大半的产业都留给了谢连城,分给其余子女的不过是五分之一,这么多人平分那五分之一啊,每个人能剩下多少!不待其他人出声,一直默然无语的谢倚舟瞬间开了口:“父亲,这就是您的遗嘱吗?”

    谢康河声音虚弱,却是毫不犹豫:“这些年来你大哥一直帮着我做生意,期间经过无数的风浪,好几次谢家都危在旦夕、濒临破产,是你大哥苦苦支撑、力挽狂澜。如今谢家的一切,大半的功劳都属于他。但我也没有忘记你们,家中的女孩子各人可得一份丰厚的嫁妆,各陪四座田庄,百亩良田。至于你,好好读书,求取个功名,这些俗物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处。”

    谢香实在忍不住,红着眼圈道:“父亲,你也太偏心了些,大哥是你的儿子,难道我们就是外面捡来的吗,凭什么好东西都留给他!”

    甜美的声音因为贪婪变得尖锐刺耳,江小楼不由轻轻蹙起眉头。

    谢连城眉眼平静,仿若没有听见似的,那双漆黑的眸子,流动着不属于尘世的冷淡漠然。

    谢康河眉宇不自觉染上一丝怒意:“我没多少日子好活了,我死之后这个家必定分崩离析!财富越多带来的祸患越多,没有你大哥这家是守不住的!你们若是老老实实在家中呆着,他自然会照拂你们一生,如果觉得我分配不公就滚出去,我一个字儿也不给!”

    他素来性情温和,少有这样疾言厉色的时候,显然是动了真怒。江小楼垂下眸子,财富太多果真不是一件好事,到了这种时候,亲生儿女们想的不是谢康河的病体,而是遗产分配是否公正的问题。

    谢倚舟俊朗的面孔上眉毛抽动了一下,突然勾起嘴角冷笑一声,语气格外冰冷:“我不过是父亲砧板上的一块肉,横切竖切都由您!我虽然不成材,可这么多年来你的每一句教导都铭刻在心,时刻不敢忘记!过去父亲认为家中已经有了大哥,便不许我经商,我就刻苦攻读!但这并非出自我的本心,仅仅是为了让您高兴,为了让您觉得与有荣焉!可是您今天却说,这个家是由大哥一个人支撑起来的,那我呢,我算什么?这么多年来,父亲只给了大哥表现的机会,何曾给过孩儿?从前我一直觉得父亲正值壮年,精力过人,并不需要我指手画脚,故而只是埋首书堆、拼命苦读,谁曾想竟使父亲视我为无用之人!今见父亲重病在床,儿子不敢放纵下去,这些天来经过反复的思考,已经写好一份发展谢家产业的计划,请父亲审阅,看看我到底有没有经商的天分,到底是不是比不上大哥!”说罢,他把袖中一叠宣纸双手捧在谢康河的面前。

    谢康河听到这番话后,不由盯着自己的二儿子,神色中有几分陌生。

    太无先生从他手中接过那份计划,轻轻递给谢康河,谢康河刚刚勉强看了两眼,面上却已经勃然大怒:“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份计划对谢家将来各项事业如何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规划,更可以免于谢家遭受不相干的外人干扰,彻底毁于一旦!”

    言之凿凿,声声入耳,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不相干的人,他是在说谁?

    谢连城缓缓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弟弟,勾起唇角微微一笑,笑容中带着无尽的嘲讽。

    谢倚舟却只盯着谢康河,神色中难掩焦灼:“父亲,到了这个地步,难道您还要替他隐瞒吗?”

    谢康河猛烈地咳嗽起来,旁边的婢女连忙倒了杯热茶,双手捧到谢康河的嘴边,可他一把将茶杯推开,怒声道:“孽子,你到底说什么?”

    谢倚舟毫无愧疚之色,猛然起身面向所有人,一脸凛然:“大家还不知道吧,我这位风雅绝代,文武双全的大哥,根本不是谢家的亲生血脉!”

    空气中有一种凝重的气氛瞬间扑面而来,紧张的局势一触即发。

    江小楼微微一怔,目光瞬间落在谢康河的身上,满是震惊。恍惚间,她突然想起上回谢康河所说的那半句话……“可惜他不是……”不是,难道当初谢伯父不知不觉透露的就是谢连城的秘密?

    王姨娘倒吸一口凉气:“倚舟,没有根据的事情你可不得乱说!”

    谢月、谢柔、谢香、谢春等人皆是面面相觑,几乎说不出半句话来。老天爷,谢连城如果不是谢家的血脉,那谢夫人岂非……这样严厉指控,真是太可怕了!

    谢康河挣扎着要坐起来,却又颓然地倒下,只能开口重斥:“胡说八道,你这个孽障,竟然如此污蔑你自己的亲生大哥!”

    “亲生大哥?”谢倚舟挑眉笑了笑,嘴角抽动着,隐隐现出狰狞的恨意,“是不是亲生的其实父亲心中早有预料,既然大家不信,何妨做个证明。”说着,他拍了拍手,扬声道:“请那位夫人进来吧。”

    帘子一动,走进来一个身着宝蓝色盘锦绸缎的女人,容长脸,吊梢眉,满头的银丝紧紧挽在脑后,看起来纹丝不乱。看到她的瞬间,谢康河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更苍白,他望着谢倚舟,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谢香娇媚的面上涌出一丝惊讶:“二哥,她是什么人?”

    谢倚舟冷冷一笑:“陈妈妈,你自己说吧。”

    “回禀各位主子,奴婢年轻的时候是产婆。”她垂着眼睛,说话声音不紧不慢。

    陈妈妈经验老道,于女人产子方面极有手段,名气很大。

    谢倚舟语气平淡:“陈妈妈,还记得我大哥是哪一年出生的吗?”

    陈妈妈淡淡一笑,神色从容地道:“辛酉年二月初三。”

    “时间过去这么久,你为何还记得?”江小楼眸色一闪,开口问道。

    “谢夫人生养的时候难产,过了三个时辰孩子都下不来,药饵符水全都用上了,最后谢老爷把我请来,我用热汤暖她的腰腹,又用手上下按摩。谢夫人才觉肠胃微痛,不多时便产下大公子。当时谢老爷对我千恩万谢,还特地问我怎么办到的,事实上大公子出生的时候,一手误扯夫人肠胃,无法挣脱,所以我悄悄在按摩的时候隔着肚腹针其虎口,他一痛便松了手。谢老爷您忘了,大公子刚出生的时候,右手虎口还有针痕呢!”

    江小楼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她看着这一屋子的人,隐约之间明白了什么。

    谢康河怒道:“胡说八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马上把她赶出去!”他一边说一边没命地咳了起来,太无先生怕他有个好歹,连忙上去扶住他道:“谢兄,千万不要如此恼怒,身体要紧!”

    可是,谢康河却咳嗽个不停,气息梗塞:“把她赶出去,立刻就赶出去!”

    在众人的震惊中,谢倚舟却是微微一笑:“父亲,陈妈妈说是辛酉年二月初三,可咱们大家一直以为大哥的生日是六月初五,整整差了四个月,到底是你老糊涂了,还是家中所有人都记错了日子……十月怀胎,原来夫人在嫁给你之前就已经珠胎暗结!我可是已经查访过当年的老管家,他说那时候父亲从束州刚回来,在辽州遇上夫人的时候,她早已是个身怀有孕的寡妇了!”

    谢香面上无限震惊,却又难掩怒意:“大哥果真不是我们谢家的人吗?那父亲你为什么还要把家产传给他,您是不是疯了!”

    “三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辞!”江小楼再也听不下去,清冽的声音陡然响起。

    谢香微微扭头,发上七宝琉璃簪垂下的流苏轻轻晃动了一下,似笑非笑地瞧着她:“这是我谢家之事,你一个外姓之人,有什么资格来管?”

    江小楼只是不动声色地微笑起来:“既然伯父请我来,就是要请我做个见证,你们为了得到家财,竟然会想到此等污蔑之法,实在是叫人叹为观止!大少爷究竟是不是谢家的血脉,这一切都是要谢伯父说了算,作为子女,你们没有质疑父亲的权利。更重要的是,谢家每一分钱你们都没有份去挣,现在又有什么资格伸手来讨,难道谢家的儿女都是乞丐么?”

    江小楼的言语仿佛在谢香的脸上狠狠抽了一鞭子,登时抽得她秀脸扭曲,哑口无言。哪怕谢连城不是谢家血脉,只要谢康河一句话,身为子女又有什么资格质疑?说到底,不过为了钱罢了,简直是可耻又可笑。

    江小楼微微一顿,便看向那陈妈妈,面上的笑容越发深了:“敢问一句,二公子给了你什么好处,竟然让你这般冤枉大公子!按照大周律令,勾结庶出污蔑嫡子,妄图篡夺财产,这可是要被判流放的,陈妈妈,你可得好好想清楚!”

    陈妈妈神色大变,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谢倚舟厉声道:“江小楼你欺人太甚,你是说我收买这个产婆,故意冤枉大哥?”

    江小楼笑容一点点消失:“若大公子果真不是伯父的亲生子,他又何必隐瞒这么多年?不是为了谢家的万贯家财,何至兄弟反目,翻脸无情。你说出真相的时机不早不晚,恰恰在伯父要将一切都留给大公子的时候,这可真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二公子,不过为了点钱罢了,居然收买产婆胡言乱语,摆明是连读书人的名声都不要了,如果被你的学官知道,怕你再也别想于朝堂立足!”

    她可不管谢连城是否谢家血脉,只是不喜欢见他如此消沉,更不喜欢听任何人羞辱他。不过是一个产婆而已,年纪这么大,记忆力定然也不好,江小楼有一千种办法让她的证供变得毫无意义,大堂上京兆尹定会被判为庶子阴谋夺取家产,谢连城赢定了!

    江小楼这话一出,谢倚舟面色发白,他很清楚江小楼在杨阁老面前的影响力,若她将此事捅到杨阁老面前,他将来要在仕途上更进一步就绝无可能。因为这位老大人桃李满天下,连年来的主考官都是他的学生,他说一个不字,就会否决他多年来的艰辛努力。思及此,他不禁咬牙切齿地道:“江小楼你果然够狠,不过我告诉你,我虽然卑鄙,却还没有沦落到连这种事情都可以混淆视听的地步!”

    说完他微微侧身,直面谢康河,满面痛色:“大哥的确不是谢家的血脉,父亲您心里不是很清楚吗?可你只在乎他,只看重他,甚至从来不曾替我着想半分!这偌大的家业你全都留给大哥,那我算什么?早知如此,你不如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就溺死我,也好过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对待,恨不能从未活过!”声声句句,几乎愤怒得泣血。

    王姨娘也不禁上前,眼带哀求:“老爷,倚舟虽然有时候做事糊涂,可这么大的事……他是不可能拿出来开玩笑的,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们真相呢?”

    谢康河看着眼前一张张脸孔,几乎痛心疾首。这个秘密他守了这么年,难道现在要他把一切都揭破吗,不,他绝不!下意识地咬紧了牙关,他一字字道:“倚舟,你太让我失望了!小楼说的不错,你这么做无非是为了钱,可惜一分钱我都不会留给你!你滚,马上滚!”

    谢倚舟凄厉地笑了起来:“父亲,这就是你给我的回答?好,我走,我这辈子都不会回到谢家!不过我得提醒你,谢家的列祖列宗在上,他们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把家业传给一个外人,到时候你死了,扶灵的不是谢家亲生血脉,看你到底有何颜面到地底下去见祖宗!”

    谢康河气得浑身发抖,手臂突然挥舞着,几乎要从床上摔下来。太无先生连忙扶住他,大声道:“谢二公子,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

    谢倚舟已经反身向外走,王姨娘死死扑了上去,一把拉住他的袖子,哀求道:“倚舟,有什么话不能和你父亲好好说,都是一家人,不要伤了和气!”

    谢倚舟一把甩开她,声色俱厉:“娘,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事实早已摊开在大家面前,他们却说我是诬陷!若我真的收买了产婆,叫我不得好死!”多少年来,他受够了谢连城的压迫,只要谢连城出现的地方他几乎连站都找不到地方,愤懑绝望的情绪已经伴随着他二十年,他以为可以彻底摆脱,谁知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答案!谢康河情愿要一个外姓人继承家业,也不肯选择自己!

    王姨娘再也忍耐不住,转头泪眼涟涟地看着谢康河:“老爷,你这是在袒护外人啊!”

    谢月僵立当场,谢柔不知所措,谢香满面怒色,而谢春而是完全傻了,江小楼面上含着一丝浅笑,越看越觉得这出戏精彩。对方上蹿下跳,在她看来不过是跳梁小丑、垂死挣扎罢了。

    谢连城却慢慢走上前看,目光笔直地落在谢倚舟的身上,目光幽深难测。

    江小楼的睫毛颤了一下,用一种极为诚挚的声音道:“大公子,不要因为别人影响了你,尤其对方还是居心叵测。”

    不要认,无论如何都不要认!谢倚舟自私自利,根本目的还是为了一个钱字。今天谢康河将一切都传给了谢连城,这才是问题的根本。谢连城的血缘如何,这重要吗?不,只要谢康河认为他是谢家的血脉,那他就可以继承这里的一切。更何况谢家有如今的局面,离不开他的努力和支撑,凭什么要让一个整日只知道抱怨的谢二公子占尽便宜!

    谢连城神色微微震动,他轻轻闭了一下眼睛,再次睁开眼睛时,瞳仁已经恢复往日的平静,每个字都说得很慢:“二弟说的对,我的确不是谢家的血脉,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更没有权利继承家中的一切,谢府的一切本来都是你们的,我无权干涉。”

    江小楼面色陡变,心头一震,半响无言。

    说完这句话,谢连城便从这些人身边走了出去,从始至终神色淡漠,甚至不曾多看他们一眼。

    这个人,为谢家付出了一切,最终却这样离去。

    这个人,*护着谢家每一个人,最终被众人鄙夷厌恶。

    这个人,明明是那样温柔的性格,最终要与亲人决绝地对立。

    他独自一人走出院子,逐渐消失在明灭的光影中,江小楼只觉得那背影渐渐寂寥,终于化为烟尘。

    太无先生长长叹息着,谢康河说的不错,这些年来谢连城为了谢家鞠躬尽瘁,每日每夜在外面没命的奔波。谢家能有今天,绝对离不开他的努力,可到了现在,不过是一句与谢家没有血缘,竟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这谢家的人啊,全都是狼心狗肺,不,他们压根就没有心。

    谢康河一时无比绝望,仰面倒在床上,重重锤了一下床板,手背青筋暴起:“滚,都滚出去!”

    谢倚舟梗起脖子似要说什么,王姨娘却扯了扯他的袍子,示意他不必多嘴。今天的目的都已达到,所有人都知道谢连城不是谢家的血脉,对方必定不会再接受谢康河的丝毫馈赠。谢连城骨子里是个极骄傲的人,他甚至不会再留在谢府!

    不愿意再多瞧那些龌龊的人一眼,江小楼匆匆离开,当她走到凉亭的时候,却见到一个人静静坐在那里。

    她在原地默默地站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缓缓走上去,问了一句:“为什么要认?”

    谢连城用一种很平静的声音道:“因为我无法改变事实。”

    江小楼目光凝注在对方俊美绝伦的面孔,谢连城如此优秀,竟然不是谢康河的亲生儿子……想问什么,终究没有开口。思虑了半天,才轻声道:“将来你有什么打算?”

    谢连城站起身,凝望着远处青翠滴绿的竹子,不觉微笑:“我会离开这里。”

    “伯父之所以把他的家产传给你,与你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没有关系,这一点你早就知道——他是将一个巨大的包袱给了你!可那些人不清楚,还以为占了多大的便宜,真是一群蠢蛋!”

    接手谢家是一个庞大的负担,掌舵人必须保证这个商业帝国的有序运行,准确预见将来的一切风险与磨难。如果没有谢连城,谢家绝维持不了多久的富贵。谢家人自以为很聪明,难道竟看不出这一点?不,他们只是被眼前的利益蒙蔽了眼睛,只看到那金灿灿的黄金,看不出这一切背后将要付出的艰辛努力。

    “母亲已经准备搬去庙里,而我也很快就会搬出去,原本……我想送父亲最后一程。”

    江小楼心中暗自惊讶,谢连城早就料到会有今天,所以才会做好了一切的心理准备,可他真的不会难过吗?性情淡漠的人,也有心,也会受伤,也会流血。如果她没有看错,刚才他保持的平静外表,压根就是在遮掩满心的创伤。

    谢连城转过头来,静静看着她,目光像水一样清澈:“你会因为我是一个私生子而嫌弃我这个朋友吗?”

    江小楼轻轻笑了:“你觉得我会这样吗?”

    谢连城只是微微勾起唇畔:“你果真是这样的人,就不配做我的朋友。”

    江小楼毫不犹豫:“你应该庆幸我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你多了一个理解你、体贴你的好朋友。如果无处可去,我会收留你,一日三餐,管饱不饿。”

    这个玩笑仿若不经意间,穿透一片黑暗雾霾的内心,带来了光明与温暖。

    谢连城愕然,旋即唇畔不自觉地弯起,竟有一份若有似无的宠溺,眼神变得越发明亮。

    江小楼被对方笑容中的艳色所惊,眼睛不觉迷离了起来,一时竟逼得转开了目光。

    谢连城定定地看着她,低声道:“你要记得自己所说的话,我是不会容你后悔的。”

    江小楼理所当然地道:“这是自然!”

    ------题外话------

    古代真有用针刺孩子虎口的案例,虽然我很好奇针尖怎么穿破肚皮准确找到孩子小手位置的,那眼睛是X光么……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