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娼门女侯 >

第65章 再见秦思

时间:2013-09-26 21:28来源: 作者: 点击:
阅读娼门女侯 满座衣冠雪,俱是观潮人 第65章 再见秦思.

    从谢连城的书房出来,一路回了画楼,小蝶还有些心有余悸:“小姐,谢四小姐眼神好可怕。”

    江小楼看她一眼,笑道:“胆小的丫头,真没出息。”

    话音刚落,她已经瞧见走廊尽头不经意间露出一只尖尖的绣鞋。

    江小楼微笑着向小蝶招了招手,在她耳边耳语数句,指了指那双鞋。小蝶狡黠地一笑,领命而去,江小楼则径直进了屋子。

    半个时辰后,小蝶满面笑容地进来,道:“小姐,一切都准备好了。”

    “去叫那丫头来吧。”

    不一会儿,小蝶便带了箐箐进来,箐箐未语先笑:“奴婢见过小姐。”

    箐箐平日里嘴巴跟抹了蜜一样,手脚又很勤快,在院子里混得如鱼得水,哪怕是江小楼面前也很有几分体面。江小楼看着她,也不叫站起,只是坐着慢慢饮茶,若有所思的模样,直到半盏茶喝完了,才轻轻放下茶盏,道:“绑起来!”

    箐箐心头一沉,不敢置信道:“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奴婢不知道所犯何事——”

    小蝶一挥手,立刻有四个粗壮婆子上前将箐箐捆得结结实实,箐箐知道大事不妙,惊慌失措:“小姐,您要惩罚奴婢,也得有个由头啊!”

    江小楼笑容依旧,却如冰封的湖泊没有半点温热,道:“箐箐,进了我的院子,我便把你当自己人,为什么要背叛我,这可真是太伤我的心了。”

    江小楼虽然和风细雨,笑意却不达眼底,声音里含着冰冷,字字句句戳人心口,箐箐原本就做了亏心事,早已心慌意乱,但这种情况下也只好抵死不认,立刻大呼道:“奴婢冤枉,奴婢冤枉啊!小姐,奴婢对您忠心耿耿,任劳任怨,您可不要听信了别人谗言就这样对待奴婢!”

    小蝶最恨这等背信弃义之人,不由凶巴巴地跑上去,啪地给了一个耳光,脸色沉沉地道:“小姐对你是何等的好,你纵然不说忠心耿耿,也不该跟着别人来谋害小姐!跟你一个屋子的丫头说半夜起来你总是不在,我且问你,最近这段时日每天夜里三更,你是不是穿了白衣到处装神弄鬼!”

    箐箐心中无比惊惶,从三小姐被泼了一身鸡血后她便有了警惕,谁知对方竟然真的查起此事,当下面如土色,把心一横,道:“小姐怀疑奴婢,原来是为了此事,奴婢从小便有夜游症的毛病,想是有时候噩梦魇着了才出去乱跑,若是小姐不信,大可以去问问守门的妈妈,看奴婢是不是撒谎!”

    她敢这么说,自然是和守门的妈妈串通好了,小蝶心头恼恨这丫头犯了错死不悔改,居然还言之凿凿,夜游症,亏她想得出!不由道:“小姐,这丫头一定再撒谎!”

    谁知江小楼却笑道:“哦,原来是夜游症,想不到你年纪不大,竟然得了这种毛病,一定很痛苦吧,说起来还是我这个小姐失察,错怪你了。”

    箐箐以为平安过关,厚颜无耻地道:“小姐言重了,奴婢素来一心为主子,只求主子不要摒弃奴婢就好。”

    小蝶急了,道:“小姐,您怎么能相信这丫头!”

    江小楼笑容如春日里的煦风,沁人心脾:“小蝶,瞧你说的,箐箐素来做事认真,我也是看在眼里的,昨天的事情想来是一场误会。”

    小蝶急得不行,眼睛都红了:“小姐!您……”她心里不免担心,小姐到底是心肠软,三言两语就信了这丫头的说辞。

    在无人要她起来的情况下,箐箐便欢天喜地地爬了起来,笑嘻嘻地道:“小姐,您果真是蕙质兰心,聪明睿智,奴婢一定好好服侍,这就先退下了。”

    没有主子的吩咐,她竟然自动自发地起身退下,还真是个大胆妄为的丫头,想来是自己一向温和,让她以为有机可趁,蹬鼻子上脸,果然不知死活。江小楼明知道这一点,却是不动声色。

    箐箐还没走到门口,就已经被四个粗使妈妈拦住了,她吃了一惊,转头道:“小姐,您不是已经原谅奴婢了吗?”

    “这是自然的,你又没有犯错,何必要我原谅。”江小楼语态悠闲,一双眼睛漆黑如玉,却是淡淡闪着寒芒,“只是有病就要治,这夜游症可不是小毛病,我从前在太吴先生那儿学过一个方子,专门治疗夜游症的,今天给你试一试,也不枉费你对我一片忠心。”

    箐箐敏锐地察觉出了不对,连忙道:“小姐,不必,不必!奴婢自行回去看大夫吃药就是,怎好劳烦您……”

    谁知四名妈妈在小蝶示意下联手压住了箐箐,江小楼轻声细语道:“小蝶,都准备好了吧,这病不能拖,得好好治一治!”

    小蝶终于大为欢喜起来,清脆地应了一声是,立刻命四个妈妈绑住了箐箐的手脚,然后用绳索将她的袖口裤脚全部扎紧了。这四个妈妈并非谢家人,而是江小楼特意从外面买进来的,当然全听她的号令。箐箐惊骇不已,刚要开口却被一块帕子捂住了嘴巴,一个妈妈从早已备好的麻袋中用铁钩取出一条长长的蛇,在箐箐惊骇的目光中将蛇放入了她的领口,紧接着用铁钩在箐箐身上敲敲打打。

    那蛇因为疼痛开始在箐箐身上到处游走,不时咬上一口,直把她身上皮肤咬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箐箐拼命挣扎,在地上扭动着,碾压着,想要将蛇压死,可惜她的动作再快也没有蛇窜得快,不由痛得锥心裂肺,呜呜求饶。

    饶是四个妈妈见多识广,也不禁被江小楼的这一出辣手吓得面无人色。

    江小楼静静望着箐箐,软弱的人永远只会被人欺辱,自己并无伤人之心,对方就已经坐不住了,抢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那她也只好送点礼物回敬一下。有来有往,才更有趣。

    “先停下吧。”江小楼又等了半盏茶的功夫,直到箐箐几乎昏死过去,才淡淡开了口。

    一个妈妈立刻上前,用铁钩将箐箐身上的蛇勾了出来,暂且放进袋子里。箐箐奄奄一息倒在地上,眉眼生出无限恐惧,哀戚求饶:“小姐,奴婢知错了,求小姐手下留情!”

    江小楼笑了笑:“病好了吗?”

    箐箐有一种本能的恐惧升起,她没有想到一贯好糊弄的江小楼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当下叩头不止:“奴婢知错了,奴婢没有病,一切都是奴婢说谎!”

    江小楼不动声色,道:“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若是有半句谎话——刚才那一条可是无毒的菜蛇,最多不过伤些皮肉,若是你病还未好,我便让人换上七步蛇,想必药效更好。蛇吃了你的肉,我再把它拿来炖汤,你喝下去可是真正的大补。”

    那不等于是吃自己的肉!箐箐面无人色,浑身瑟瑟发抖,只觉得身上伤口痛彻心扉:“奴婢知错,奴婢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每天三更去了何处?”

    “奴婢……”箐箐支支吾吾,抬眼却瞧见那袋子里有物体鼓动了一下,她顿时浑身发毛,立刻道:“奴婢是……”剩余的话就哽在嗓子里。

    “哦,原来你还嫌菜蛇不够味,真是妙极。”江小楼笑着,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嘲讽。

    箐箐惊得浑身发抖,道:“奴婢知错!是三小姐让奴婢装成鬼魂……”

    江小楼一时忍住冷笑,道:“你还真是个好丫头,如此矜矜业业。”

    箐箐强忍住心头恐惧,道:“是……三小姐许了奴婢一百两银子。”

    当时箐箐左思右想,终究忍不住诱惑还是答应了,可是她万万没想到江小楼竟然没能被赶出去,惊惧之余立刻去和守门的妈妈套了口供,千方百计想好了对策。所谓夜游症一说,换了旁人未必相信,可江小楼这种和气的主子骗一骗又有何难!万万没想到她雷厉风行,手段毒辣,竟然三言两语就把她逼得无路可走,她惊恐不安地把头磕得震天响:“奴婢知错,求小姐看在初犯,饶奴婢一条性命!”

    江小楼恰好坐在阳光的暗影中,静静笑了,似一朵盛开的花,洁白而清艳:“是啊,我也很想饶了你……”

    她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对别人说话。这时候却有人进来禀报:“江小姐,老爷请您立刻去花厅。”

    江小楼看了箐箐一眼,淡淡道:“现在就是你表忠心的机会了,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箐箐低下头去,忍不住牙齿害怕得格格作响:“是。”

    来到大厅,谢康河满面寒霜地坐着,王宝珍在一旁柔声劝慰,谢月谢柔几人坐在一边默然不语,谢瑜柔柔弱弱地陪着,眼神极为平静。

    江小楼上前行礼:“谢伯父,你回来了。”

    谢康河看见她才收敛了怒气,和颜悦色道:“小楼,坐下吧。”

    谢瑜眼神带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等江小楼看过去的时候,她却别过了脸。

    谢康河冷冷地看着谢瑜道:“瑜儿,你可知道错?”

    谢瑜心头一颤,咬住嘴唇,眼泪潸然落下。

    王宝珍连忙道:“老爷,四小姐已经知道错了,您也别过于——”

    谢康河却严厉地道:“她身为府上的四小姐,身边的丫头仆妇竟然做出这等事,被别人知道要议论说我家没有管教女儿,平白无故坏了名声,本该重重惩罚,但我怜惜你原本并不知情,罚你禁足一月,其他暂且记着,容后再罚,你可服了!”

    王宝珍眼神一闪,柔声劝慰:“老爷,四小姐毕竟是女儿家,禁足一月不好听……”

    岂止是不好听,传出去别人都会以为自己犯下了什么大错,所以闭门不出。在谢康河而言,这是极重的惩罚了……谢瑜面上无比愧疚,眼神哀婉动人:“父亲说得在理,女儿无不听从。”

    这事实上是谢家的家务事,江小楼并不想参与其中,可谢康河却坚持认为,她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必须参与所有的事务决断。

    等到这桩案子断完了,江小楼主动站起身来,向谢康河道:“谢伯父,既然您今天已经回来,小楼便正式向您辞行了。”

    谢康河脸色一怔,随即立刻站了起来,惊讶道:“小楼,你这是为什么,我才刚回来,是不是哪里照顾得不周到?”

    江小楼神色略略一松,勉强一笑:“伯父,一切都和旁人无关,只是小楼自己住不下去了。”

    谢康河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的目光如钢刀一般在每个人的面上划过,此刻他已经意识到,一定是有人在他离开的时候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他咬牙切齿地瞪着这群妾室子女,恨不得把她们当场斥骂一顿,连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孩子都容不下,这种小家子气的家庭,简直叫人心里憋屈!他强压住愤怒,柔声道:“小楼,伯父是不会让你走的,任何人欺负你,都请你老实和伯父说,如果你走了,会让我这一辈子良心不安,你忍心吗?”

    他神色诚恳,语气极为认真。

    江小楼缓缓摇头,道:“伯父,从我来到谢家开始,就打破了您原本平静的生活。这个家里没有人真正喜欢我、欢迎我,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也许我这样说您会生气,但这是事实。三小姐担心我篡夺谢家的财产,甚至不惜蛊惑院子里的丫头装神弄鬼吓唬我,借机挑拨我和四小姐的关系,我如果继续住下去,只怕家里永远不得太平,您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谢康河一愣,整个人都呆住了。

    谢香一惊,面色发白,眼睛顿时蓄满泪水:“小楼,你说的这是什么?我好端端的又怎么惹到了你,我什么时候收买你院子里的丫头?”随后又转头看向谢康河,委屈十足:“父亲,女儿真的不知哪里做错了,女儿一直小心翼翼做人,生怕惹得贵客不高兴,现在她还这样百般针对,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她知道东窗事发,却一直心存侥幸,希望江小楼手上没有切实的把柄!

    江小楼见她惺惺作态也不言语,拍了拍手,外面自然有两个妈妈押着箐箐进来,箐箐扑倒在地的一瞬间,谢香勃然色变。

    “箐箐,把你所做的事情向谢伯父说一遍,可要记得,好好说。”

    箐箐浑身的伤口都疼得要命,却不敢有丝毫违背,小蝶早已警告过她,菜蛇虽然无毒,牙齿上却抹了药,若是有半点谎言,小心她的狗命,当下战战兢兢将事情发生经过说了一遍,还不忘补上一句:“一切都是三小姐的吩咐,奴婢实在是受人胁迫,求老爷饶命!”

    谢香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被扯出来,一张俏脸惊得雪白,嘴唇也开始发青。

    谢康河气得胸口一窒,板着脸看向谢香:“这丫头所言可是真的,说!”

    谢香眼睛在王宝珍的脸上打转,却不敢公然求情,只是抽泣着:“我……我没有,父亲要相信我……”

    王宝珍收到她的求救信号,盯着箐箐冷冷道:“箐箐,你可要想仔细了,三小姐是什么人,岂能容你胡乱攀扯。明明是你自己疏忽,居然扯到三小姐身上,再胡说八道,仔细你的皮!”

    她面目美丽高贵,眼神却是无比凶狠,箐箐吓得更恐惧,大声道:“老爷,奴婢所说的都是真的啊!”

    谢康河脸上是急怒的神色:“香儿,你怎么解释!”

    谢香忽然一阵脸色发青,猛地上前打了箐箐一巴掌,旋即转身跪倒在地,嘤嘤哭泣:“父亲,四妹妹素来心眼多,箐箐一定是被她收买了,却又被小楼抓到,非要找个替罪羔羊……女儿好生冤枉啊!”

    谢瑜猛然站了起来,可是看了一眼谢康河的神情,却又慢慢坐了回去,唇畔不觉勾起一抹舒畅的淡笑。想要扯到她头上,谈何容易!

    箐箐吃了一惊,连忙叩头不止:“老爷,奴婢句句属实,绝不敢有半句谎言!的确是三小姐吩咐奴婢做的——”

    王宝珍从未见过谢康河如此暴怒,急忙插话:“老爷,三小姐一向贤良懂事,万没有和老爷顶撞的道理,只她年纪小,一时之间许是转不过弯来。”

    谢康河眼神一冷:“我这一去,家里上上下下都乱了套,这是什么规矩!”他指着箐箐道:“这丫头直接灌了哑药打发了。至于香儿,就罚她去祠堂呆三个月,什么时候改好什么时候回来!”

    这一打发不知道要将自己卖到什么地方去了,箐箐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谢香一下子吓傻了,眼中的绝望和哀求交织。去祠堂反省……一旦父亲想不起她,她就再也回不来了!

    江小楼嘴角微微翘着,眼皮眨也不眨:“伯父,如果你这样做,就是逼着我再也不来谢家。”

    谢康河眼底有着深深的歉疚:“一切都是我教女不严,小楼,你不要走,这女儿我宁愿不认!”

    谢香原本是假哭,现在却不得不哭,哭得肝肠寸断。旁边的人见状,这才知道谢康河是动了真怒,一时谁都不敢求情。

    江小楼却道:“谢伯父,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但你这样做,只会加重我的歉疚之感,叫我不能安心。”言谈之间,分明是在为谢香求情。

    谢康河转头盯着谢香,眼底满是愤怒,最后他只能转过头,咬牙道:“除非小楼原谅你,否则你就再也不用回来!”

    谢香只觉得自己连血液都在颤抖,愧疚、悔恨、害怕一下子全都涌上心头,她扑倒在江小楼的脚底下,涕泪纵横:“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小楼,你留下来,以后我再也不敢了!你原谅我吧,如果被父亲赶出去,我能去哪里——小楼,小楼!”

    江小楼主动将她搀扶了起来,温柔地替她擦掉眼泪:“三小姐,你多想了,我没有怪过你,只是怕我长久住下去,反而引得谢家不和。”随后,她向着谢康河道:“伯父,小楼在这里向每一位谢家人说明,我绝对不会拿您一分钱财产,也不会给谢家招惹任何麻烦。我来,只是希望见一见父亲生死相托的朋友,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接受您的任何馈赠。”

    她说得斩钉截铁,每个人都愣住了。她们看着江小楼,一时觉得迷惑,她可知道自己这一申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如果将来反悔,就是食言而肥,被人耻笑,意味着她是真的放弃谢家的财产。

    天底下有这样傻的人吗?

    王宝珍看着她,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为了钱来的,那就没什么好争夺的。

    谢月有些恼恨,心道你要是早点说,我们何必自找麻烦。

    谢柔对江小楼却有了点佩服,当众直言不讳地说自己压根不在乎谢家的钱,以后再也没必要担心被其他人为难,这是真正釜底抽薪的法子,妙计。只是她明明都已经决定这样做了,却还要狠狠收拾老三一次,绝对是个睚眦必较的人。得罪这样的人,实在是太愚蠢了。

    谢康河慢慢地坐回了椅子上,他看着江小楼,眼底浮现出悲哀的神色,自己的女儿在这短短数日内已经暴露出了原本的真面目,她们平日里温柔亲热,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却是互相争夺、怀疑,压根不复从前的可*。现在他还活着,若是有一日他死了,这笔家产便会成为争夺的祸患。

    江小楼像是一个引子,引出了每个人心底最深刻的欲望。他叹了口气,道:“好,既然这是小楼你的愿望,那我满足,只要能让你安心留下来。不管如何,我是不会让你离开谢家的。”

    江小楼只是微笑:“谢伯父,你真的想让我安心,就原谅三小小姐吧。”

    毫不留情地给一巴掌,再给一颗甜枣,谢香完全蒙住了。

    有了江小楼的求情,好不容易逃脱惩罚的谢香跟着王宝珍进了屋子。丫头连忙上茶,王宝珍接了茶却将所有人都打发出去,盯着谢香,怒喝道:“跪下!”

    谢香吃了一惊,却仍旧面色发白地跪下了。她表面上是这府里的小姐,实际上她的亲生母亲不过是王宝珍的婢女,王宝珍平日里给她颜面,叫一声三小姐,她可不敢真的把这小姐架子摆下去。

    王宝珍目光里要冒出火来:“谁让你收买箐箐作出这等事情的!”

    谢香心里委屈得不得了,她平时骄纵惯了,经常背地里耍坏主意,刚才被父亲责备一通,现在素来向着她的姨娘也这样严厉,不由红了眼圈,泪水扑簌簌地流下来,口中却道:“姨娘,那丫头最近这些日子这么得宠,我为什么不能对她动手,不过箐箐是个蠢笨的没能得手罢了,我也全都是为了咱们着想……”

    谢月刚好掀开帘子进来,听了这话,脸上露出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王宝珍砰地一声将茶杯磕在桌子上,溅出了碧青色的茶汁,她声音透着一丝冰冷:“你这个蠢笨的丫头!对那江小楼,难道我不忌惮?但这么多天来我无时不刻不敬着她、让着她,都是为了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谢香一怔,讷讷地道:“是……因为父亲。”

    王宝珍微微吁出一口气:“对,有你父亲在一天,你纵然再不喜欢江小楼,也得给我忍着!”

    谢香眼泪更加扑簌簌地往下落。

    王宝珍见谢香浑身发抖,不由叹息一声,对谢月使了个眼色,谢月立刻盈盈上前将她扶起,擦了一把她的眼泪,才放缓了语气道:“傻丫头,今天江小楼的话听见没有,她不会要谢家的财产,你何必做出头鸟。”

    谢香泪眼朦胧,听了这话眼底眸光乍亮:“可……她的话能信吗?”

    王宝珍娇媚的面容上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既然当众宣布,就没有再反悔的道理。”

    谢香立刻欢喜起来。

    谢月却抚着她一头青丝,神色嗔怪:“你呀,这回惩罚你且记着,再有下一次连姨娘都不帮你。”

    谢香连连点头,却又有些忧心:“父亲那里……”

    王宝珍微微一笑,纤长细指戳了戳对方额头:“我会想方设法替你周转,放心吧。”

    谢香闻言,终究露出劫后余生的笑容。

    江小楼当众宣布过不需要谢家财产之后,谢家重新恢复了平静。刚开始谢月等人还有几分尴尬,可渐渐的她们也放开来了。在没有利益冲突之后,所有人对江小楼也变得可有可无起来,不再每天监视她,也不在乎她去了哪里。

    日子飞逝,很快到了十月初十。

    秦思陪着秦夫人来上香,有些同来上香的女眷都远远盯着这位探花郎。虽然他已经是有妇之夫,却仍是俊眉修目,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轮廓分明。他身形极为高挑,腰板笔直,脸上始终挂着一缕轻松自在的微笑,仿佛自画中走出的仙人一般,风雅之极,让所有人都看得呆了。

    秦思见到这一幕,便主动提出到后院去走走。当小沙弥带着他,一路分花拂柳,参观景色的时候,他的神情突然顿住了。

    一个年轻的紫衣女子坐在凉亭之下,面前摆放着一只棋盘,本是低头凝思,瞧不见面目,唯独露出半截修长洁白的脖颈,叫人生出遐思。她的裙摆铺展开来,如同海棠初绽,偏腰间盈盈一束,别有一番风情,低垂着一双美目,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线深藏的记忆从脑海中浮现了出来,源源不断的,盘旋、缭绕、交缠,最终交汇出一个女孩美丽的面影,明明灭灭,在他的眼前轻漾着……

    “小楼——”他吟哦般地叹息出来。

    只是远远盯着她,便手心微微渗出汗珠,二十年来他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竟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激动。

    不假思索的,他快步走上前,一把握住女子的肩膀,声音发颤:“小楼!”

    女子震惊地转过身来,秦思看见了一张陌生的脸,虽然同样都是花容月貌、锦绣朱颜,却完完全全是陌生的。他心头猛然一阵失望,赶紧后退半步,充满歉意地笑道:“对不住这位姑娘,是我认错了人——”

    年轻女子站起身,惊骇地看着他,见他形容风雅,态度温文,似才松了一口气,道:“公子,你下次切莫如此莽撞,会吓坏人的。”

    秦思心底叹气,面上却微笑着再度道歉:“很对不住。”

    女子笑了笑,刚要说什么,却突然听见一道清亮的女声响起:“姐姐,原来你在这里!”

    那声音清悦、好听,有如铃铛在风中的叩响,温柔而且妩媚,叫他心里莫名一动。

    一个粉衣女子翩翩而来,尖尖下巴,秋水杏眸,笑容温柔,容色绝丽,精致得无可挑剔。不经意间,黑发粉裳,眼波流转,并没有刻意的媚惑众生,却是无可比拟的绝代风华——秦思看得呆了,乃至目眩神迷。

    这花园里已经是满园春色,然而她的艳色却硬生生将这一切都压了下去,

    粉衣女子从他身边走过,明眸一瞬,透出些许陌生和惊讶来。那种完全是看陌生人的目光,犹如刀片一样冷薄地斜削进秦思的心里,隐隐作痛,却又带着一种古怪的甜。

    一刹那,过去一对小儿女的诸多往事,像海浪扑打上心头,他的心里顿时涨满柔情,只想一把将女子抱入怀里。但他一走近,粉衣女子却已经径直向另一女子走去,笑着道:“姐姐,终于轮到你请大师看相了,快去吧。”

    “真的?”郦雪凝的面上露出欢喜,道,“小蝶,你在这里好好照顾,我马上就回来。”说完,她便微笑着向秦思一点头,翩然离去了。

    秦思站在原地,脑海中只有粉衣女子那秋波般敛滟的美眸,是她吗,是她吧!明明容貌那般相似,可气质上却完全判若两人。江小楼虽然美貌,可她身上却没有这等妩媚到让人心动神摇的魅力。更何况,江小楼已经死了,死人怎么会复生?难道说眼前这个女子只是形容酷似,可天底下会有长相如此相似的人吗?

    见到对方已经坐下,他左思右想,实在忍不住,强行压着眼底剧烈的情绪,上前微笑道:“小姐有此雅兴,怎不叫我一同对弈?”

    江小楼心头冷冷一笑,面上却十分平静,稳稳地坐在凳子上,只是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便又垂下眼落了一子。

    此刻,她心底不由想起从前。秦思每天早起习惯先喝一杯极品铁观音,自己便天不亮起身去花园里采集露水;秦思喜欢饮食清淡,自己便不顾身份亲自下厨,熬些绿豆粥、白玉粥、黑米粥,甚至特地去京都名店定下美味小菜;秦思犯了头痛症,自己就想方设法去为他解忧……自己一心一意、掏心掏肺,换来的却是一个如何绝情的男人。秦思啊秦思,我才是你堂堂正正的未婚妻,你若不喜欢我,事先说明就好,何故要把一切都做绝了!

    秦思没想到她如此冷淡,却也不生气,只是在她对面坐下,语气带着探寻:“这位小姐,我们是不是从前认识?”他的目光幽深,俊美的面容也显露出一种异样的温柔。

    江小楼终于停下手中棋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前这个男子,发如宣墨,鬓若刀裁,星目朗眉,贵气逼人,平心而论,他是一个世间少见的美男子。他轻轻一笑,能够让无数少女面红心跳。可惜在如今的她看来,此人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了。

    对上江小楼从容淡漠的眼神,秦思禁不住道:“我真的觉得,你像是我的一位故人。”

    他的神情带着温柔,语气含着怜*,那深不见底的眸光中似乎荡漾着情意,他在讨好她,小意温柔,这在从前是没有过的。

    江小楼不由自觉可笑,有情义的那才叫故人,仇深似海的叫仇人才对。然而,她不过淡淡一笑,神色漠然:“公子误会了,我从未见过你。”

    这话说得非常冷漠,秦思当然不肯相信,他的目光笔直地望着她,神色慢慢变冷:“不,你是江小楼。”

    江小楼轻轻蹙起眉头:“你这是何意?”

    秦思郑重地看着她,慢慢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不会忘记——”他一边说话,一边在她的眉眼寻找,终究找到了那一种熟悉的感觉。

    江小楼丢下棋子,眼底泛起冷光:“这位公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见这一张清丽的面孔冷得毫无感情,把他当成一个陌生人,他不由强行压下胸口涌出的无名怒火,直直地盯着她,忍不住道:“小楼,任何人都可能认错,可我绝对不会!”

    江小楼面上露出嘲讽的神情,只是静静捧起旁边的茶杯,完全置若罔闻。

    秦思脸色一沉,但他是何等的心机,心念转了又转,轻巧地伸出手,竟突然按上了江小楼的左手。

    这个动作极为亲昵,江小楼神色瞬间冰冷,眼底满是疏离地望着他。

    秦思一愣,自己的未婚妻或许美貌,却从来没有这样妩媚中混着冷漠的神情,仿佛是高高在上的神女,用漠然无情的眼神俯视着他。从来都是她费尽心思让他开怀,曾几何时一切颠倒,他要匍匐在她的脚下求取她的青睐。

    他以为自己会发怒,但他没有,甚至被那眼神看得心头猛然砰砰直跳。下意识地裹住她的手,柔声道:“小楼,你真的是小楼,你是小楼对不对?求求你告诉我,你是我的未婚妻,是我的小楼。”

    素来心高气傲的探花郎竟然向她如此低头,若叫别人瞧见眼睛恐怕都要脱框。

    向满面怒容的小蝶使了个眼色,示意对方稍安勿躁,她不动声色地试图抽出手,站起身后退一步,将眼底的厌恶全都掩饰,只是语气冰凉:“公子你真的误会了,我不认识你。”

    秦思却死死握住,同样站起身,走近一步:“小楼,你完全装作不认识我,你的确变了,真的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你了!”

    他不认识她?仔细想来,她又何尝认识过他呢……

    江小楼明眸朱唇,容光慑人:“公子,你若是再这样无礼,我会叫护卫来赶你出去!”

    秦思沉迷于那眼底激起的微谰,却不知道其中的漩涡有多深。他有一瞬间的失神,喃喃道:“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你究竟是谁……”

    秦思是一个本性高傲的人,从来不曾在人前失态过。可是江小楼是一个特殊的女人,很特殊……

    江小楼淡淡看了一眼对方充满困惑的眼眸,激动的面部表情,却是轻声道:“公子,请你放手,若是让人知道堂堂探花郎在这里调戏民女,小心你的仕途!”

    秦思听了这一句话瞬间面色大变,然而力道却陡然松了,小蝶再也忍不住,上来就是大力一推,秦思一时没有防备,竟然倒退了半步,冷笑着道:“好,你真好,竟然连我都威胁上了!”

    江小楼漫不经心地看着他:“那是因为你无礼在先。”

    从来没有过,从来没有人能这样触怒他,她的一个不屑的眼神竟然让他暴怒。

    秦思感觉到胸闷难当,他喘了一口粗气,直直地瞪着她,她越是从容,他脸上的肌肉便越是频繁的抽动,心底的愤怒也越是蒸腾。

    “你知道我是谁,你一定是小楼!”他牙齿中蹦出几个字。

    “原本听说探花郎在后园,还想要一睹风采,却不料竟然是这等不知廉耻之辈。”江小楼表现出对他十分厌恶的模样,淡淡对小蝶道:“走吧。”

    然而秦思却再一次拦在她的面前。

    “为什么?”

    他吐出的字像是从心肺中挤压而出,一字字刺骨。

    江小楼盯着他,美丽的眼眸,如有刀光闪动:“因为我从不认识你。”

    秦思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还是坚持:“不,你是江小楼,你是我的未婚妻。”

    江小楼一声轻笑,转身就走,毫无留恋。

    秦思盯着她的背影,几乎忘记了言语。

    江小楼是一个特别的人,她成就了他生命中十分凄美的梦境。

    他是发自内心怜惜过江小楼的,她是个美丽温柔而且聪慧的人,不管是琴棋书画,还是心智谈吐,都不曾辱没了他。所有人都说他和她是一对璧人,于是他也这样认为,她是足够匹配他的。

    可是后来,他中了探花郎,从一届商户之子跃身官阶。他心底藏着骄傲,一定要在仕途上大展宏图。然而现实让他失望,那些人压根不在意他的才华,他们只是在背后轻蔑地说,那是一个出身商户的贱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贱民,商户之子,这个烙印他一辈子也甩不脱。渐渐的,他开始憎恨自己的这个身份,憎恨这个阻碍自己的烙印。可他无法选择父母,只能选择另外一条进身之阶,迎娶显贵之女。原本他可以放过江小楼,完全不必做到那样狠,可是——既然要往上爬,就要不顾一切,这个女人美丽温柔,胜过那些庸脂俗粉千百倍,她是一个极好的礼物。

    冷静判断形势,毫不犹豫利用,狠心绝情将她推入深渊,他抓紧身边一切可用的助力,往上爬。

    后来,他经常从梦中惊醒,逐渐开始怀念起当初那个眼睛黑亮善良天真的单纯女子。她是*他的,真诚的热*着他,期盼着成为他的新娘,可他却将她反绑着送入紫衣侯府。依她的个性,熬不了多久,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了。所以他才肆无忌惮地怀念着她,他怀念的,甚至也不是当初的江小楼。或许,他只是怀念生命中曾经有过的一抹率真。

    难以置信的是,她竟然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唇角讥诮眼神妩媚,对他的态度冷酷如岩石,脱胎换骨的她,早已换了另外一个人。

    强烈的恐惧涌上心头,一瞬间变得无比清晰。然而他却清晰的知道,与恐惧相伴而生的竟然有一种隐隐的兴奋,那兴奋在他的心中疯狂起来,直至熊熊燃烧。

    她回来了,她终于回来了,这是他绝对想不到的。既让人恐怖,又让人无比狂乱的事实——

    ------题外话------

    我是默默无闻的存稿箱君,今天又是新的一天,小秦在苏州,有事请留言。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